人文

人文

粽子的滋味/難道

      小時候家住台灣南部,端午佳節家家戶戶都忙著包粽子,處處飄揚粽子的香味,最想念媽媽親手包的粽子。不似現在,家庭的廚房都設在外頭,今天吃Food Panda,明天吃Uber Eats,尤其 COVID-19病毒肆虐下,人們整日窩在家裡,幾乎不外出用餐,外賣送餐服務...

走在黃昏的路上/洪清雪

      根據國發會2018年的資料報導,台灣六十五歲的老人就佔了14%,估計到了2025就可能達到20%超越日本成為世界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國家,老化人口將成為政府最沉重的財政負擔。生為戰後嬰兒群不知不覺已走向生命的黃昏!不覺悽悽!「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水少魚,斯有何樂...

舊時記憶浮現,不是幻覺/許玉秀

那一晚媽媽早睡,晚上八點多吧!大約十一點左右,熟睡中的媽媽突然哭起來。我趨前看了一下,摟著媽媽問:哭甚麼? 媽媽哭著說:阿嬤走掉了。 問:走去哪裏? 媽媽:跑去拿她的私房錢。 很爆笑吧?這應該又是她小時候一個記憶浮現。媽媽睡夢中經常出現類似的情形。 ***** ...

二二八前夕省思台灣百年大課題/朱孟庠

      在藍營的臉書、網頁裡最普遍的言論是認為台獨思想者,「親日」、「背祖望宗」、「寧願被殖民」;他們稱日本統治下的台灣為「日據時期」,非「日治時期」;又認為中國是祖國。但對台灣人而言一樣都是被殖民,若要稱之為「日據時期」,那麼同理應稱國民黨政府統治下的台灣為「國據時...

在真相裡成為台灣人/蔡嘉凌

      記得,第一次和陳師孟老師見面的時候,聊著聊著,我心裡想說的是:「我們台灣人⋯⋯」,但,我卻脫口而出:「我們中國人⋯⋯」,聲音一出,我嚇了一跳,雖然馬上更正,但心中有懊惱的複雜滋味。       與陳老師見面的那年是2017年,算一算,距離我真正覺醒自覺是台灣...

當孩子聽不懂阿公阿嬤的語言/芬紛聊天

      Liv班上的好朋友小維是來自愛沙尼亞的移民,雖然是在芬蘭出生長大,但在家中爸爸媽媽和姊姊都是講俄語,因此她和Liv每個禮拜會一起上芬蘭語加強課。       她雖然是愛沙尼亞人,但卻完全不會愛沙尼亞語,原本我以為她是俄裔的愛沙尼亞人,因此家裡都講俄語,不過小...

好心的納粹,島嶼的光/蔡嘉凌

      納粹和好心放在一起?納粹,可能好心?在一個超級大犯罪系統裡工作的人,是好人?        「以色列的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所設立的「國際義人」獎(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截至 2019年,有 27,363人...

從蒙古護母語抗爭行動看台灣被消失的母語/潘美智

      最近在平面及電視媒體看到蒙古人護母語的抗爭行動,根據大紀元8月28日的報導:「中共內蒙古教育廳發文稱,9月1日新學期開始,內蒙古、甘肅、吉林、遼寧、青海、四川等六省民族地區的所有中、小學,在語文、政治、歷史三科目中,逐步統一使用統編的國語教材,並使用國家通用語...

我們真的自由了嗎?/蔡嘉凌

      記得,國小時,總是對於十月十日的到來很興奮,因為即使花蓮市很小,學校不多,仍有熱鬧的遊行。中華路的兩旁會擠滿了觀看遊行的人,不過,阿母總能帶我和妹妹站在可以清楚看到遊行隊伍的地方。我最喜歡看花蓮女中的隊伍,覺得那些姊姊們真漂亮、有氣質,心裡還因此默默立志要考上...

一位「外省第二代」的心聲/南義

      我是道地的外省第二代,但省籍情節對我來說並沒有那麼嚴重,小時候我父親在台南市南郊大林甘蔗田的旁邊開了一家小診所,周圍的鄰居全部是所謂「本省人」,中、小學的同學也大都是,和鄰居和同學間相處毫無區隔,下港人都是很溫厚純樸的!       那時台灣的經濟還沒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