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臨走馬系列(二)遇到爛公司?當然要快點跑啊/克勞德

771

文/克勞德

編按:本文為青年世代分享初出社會求職時之體驗,為職場臨走馬第二篇文章,請參考職場臨走馬系列(一)

經典戲曲裡有一齣劇本,名叫《宦門子弟錯立身》,故事大意是一名官家的弟子完顏壽馬,醉心於表演藝術,幾度潦倒無家可歸;最後追求本心跟愛情,跨越社會階級,追求夢想與佳人,最後獲得成就與家人冰釋前嫌,結局圓滿。

在今日的工作狀態中,一個人生命不同階段也很有可能橫跨數種不同的職場,在不同的社會角色上扮演自己的人生。不過父母「當初望你攻書,以後爲官」,或前半場佳人看財輕情,竟是跨越時代皆有的態勢?

「千日在泥,不如一日在世。」不管對哪一個時代來說,工作都是為了生活;望子女成龍鳳,而不要每天只能吃水餃果腹,也是為人父母對子女展業最深的期許。唯與父執輩不同之處在於:戰後嬰兒潮世代那套在公司「效牛馬之力,終身貢獻」的做法,在近日由「社畜」這類自嘲取代,工作取代人格,成為生活的主調。踏入職場,不知為何我總想到了這齣劇碼的內容。有好幾次自己都想質問自己「啊哩咧,我怎麼會在這裡」?標準是一個「錯立身」的概念。

出社會前就風聞青年轉職比率之高,本人也曾歷經了數次轉職,而且是在短短6個月之內。或許不妨就在此,借重平台提供自己的職場見聞。因為馬不停蹄跑來跑去,所以這個系列作,我自己想戲稱為「職場臨走馬」。

希望拋磚引玉能有更多青年出來分享自己的求職見聞。

第二齣:服務道中業障重

「往年臺灣經濟奇蹟,是在中小企業茁壯的根基上塑造的!」這種說法卻無法撫慰職場青年的心——當每天工作超時,拿到薪水條穩紮紮不滿三萬元時;只能說,奇蹟跟童話故事都是騙人的!

臺灣教科書裡各種「奇蹟」,常是政治宣傳產物,而從學子踏出社會開始,就是破除「奇蹟」認知「現實」之始源。只有苦幹實幹拿的「真薪」不騙。碩士班階段,學校的老師跟單位都多方設想,讓研究生能在學繼續工作,自己賺取生活費;但博士班換到另一間學校時,卻開始面臨研究金費緊縮與教育預算重整的問題,感覺再下去當計畫助理並非長治久安之計,於是踏出了舒適圈,開始了職場道路探索。

而我的求職第一站,落在服務業。

(圖片來源:筆者拍攝於2017年,說明:這張照片為筆者離職數月後,終究經不起市場摧殘而關門大吉的某知名零售店面。)

由於學生時代曾任餐廳內、外場與展場、會議的計時工讀,為就近選擇計議,也相信企業不會過分虧待員工,更相信一般企業均守法恪度,為了延續語言學習,所以找了個中午開班的工作。於是心懷期待應徵了某分店的店員,最初應徵上時,還滿心期待著職涯的展開:

不到兩週,我就被迫放棄了日文課,因為出勤時段完全超出表定,而且不可如實打卡。實際情形如此:

1.工作內容:各種調櫃、收銀機使用、管帳對帳、拆貨點貨調貨、喊口號

2.出勤時間:10:30~22:30 (徵才頁面寫12:00-22:00,是營業時間)

除了自我實現語言進修的理想火速幻滅外,從此開啟天天工作12小時以上的夢靨(雖然比在學校當兼任助理時那總工時還要短)。

表定12:00-22:00工作時間,排班制,事實上12:00開店,基於各種理由,分管各店點的主管區經理不開心,可以叫你提早到11:00開店,或一通電話到22:30才准打烊,等同收班點完帳已經23:00或更晚。這是常態。

「不是有《勞基法》嗎?」當我知道狀況直接問時,店裡的老鳥只慘慘呵呵笑。最初以為只是誇飾法,或是出於百般無奈才偶爾為之,不會真有公司慣性違法的!以我後見之明來看,公司確實《勞基法》沒在怕的,休假突然排班假不會補給你,連六天上班只會說請多擔待。

而先不論「討假還假」的排班問題了,這家公司常態是單人或雙人顧店,人力同時段配置三位以精算的立場,認為嫌多;補貨、上架、收銀、待客,一人搞定要習慣,該吃飯的時間吃飯會被罵。實際上也不太敢去吃飯,畢竟單人顧店時,沒人手根本不敢離櫃台!況且POS收銀系統還會時不時表演故障,當客群波濤洶湧的假日,只能在心中祈禱別出太多問題,讓營業額持住就好啊!

我還只是最最基層的服務員,就已經是天天12小時工作,回訊息到23:00;店長還更辛苦三更半夜還必須傳訊息回報業績等等啊雜事。最晚曾凌晨3點接到貼心的店務通知提醒,就知道一般常態員工都工作到幾點了。有些位置較高的工作人員脾氣不好,泰半同事都能體諒,大概沒人睡飽。曾兩天連續無法吃飯撐完全天班,顧店卻收到五六件傢俱要拆裝跟一堆小物要上架,客人卻一直來,真的會內心小崩潰,啊喊話術喊到沒聲,依然要奮鬥。感覺快成仙。

在公司期間,看到系統裡的員工工號不斷消失,自己前、後期的號碼逐漸清空。而新的員工號一直補上,再放空。區主管動不動就威脅把店面收掉,而且總要員工用電話回報些在雲端上就能看到的即時業績,通常她罵人時都是旁邊有顧客等結帳或急事要做的時段,店裡卻只有你一人,感覺很⋯⋯累⋯⋯。那種累不只是勞動上,還有心態上的。

由衷佩服能一直在公司久待的人。我在職一個半月而已,看到前後左右一堆員編逐漸變空號,是流動率特高、雜項多的工作。感覺這樣下去很快就會跟健康說掰,也不認為這是會照顧人的企業。畢竟,真正照顧員工的公司與制度,不必說甚麼光耀迫人的術語,而是穩健營運,拿出各層職員值得給予之等價薪俸。但這卻是我第一次就職時所沒得到的待遇。

當時我的薪水是24000元,而我離職後接觸到曾擔任該公司店長的人,表示她店長職的均薪為32000至35000元;但是待遇實在不佳,而且幾乎職場恆定了,她寧可重新跳到其他領域基層開始,再也不願回鍋擔任該公司的管理階層。

《工商時報》今年4月報導:「找不到人、流動率高、人員難管理,名列服務業徵才三大困境!」然而讓大批求職者對服務業望之卻步的本因究竟為何?第一線服務員是重要基層人力,第一線員工卻從缺,原因又在哪裡?

先不論心有沒有委屈,「薪」受委屈了,人自然不久待。服務業缺工的問題,跟不成比例的青年求職障礙,未必顯示年輕人求職心態好高騖遠,而更高程度反映出實際就業狀況之差,讓人寧缺職、勿為濫工。

離職前數日,我已經累到了假日返家探望親人時,疲憊致無法開口說話且雙手不自主顫抖的狀況。而父母更是氣到說出:「要這樣寧可妳別去工作了!父母養妳」這種話。

當我離職當天,店長警告我說:「區經理等一下可能會打電話來責罵妳」在此前我已經連續超時上班甚久,一股鳥氣上騰。當一樣在上班時段,接到來自區經理的電話時,一向不反駁而且態度溫和如我,開頭第一句話就是這句:

「妳知道妳這樣違反《勞基法》嗎?」

然後迎來了就職以來第一次區經理好聲好氣的回應,當晚火速逃離第一次的正職職場,程序完全流暢,未被刁難。

如果不是自己親身在本土連鎖量販零售服務業正職兩個月,還真會為服務業小門面光亮的配色、溫馨木質家居、窗明几淨、服務員的制式所蒙蔽。

我這次的短命職場經驗,讓我如實體悟:員工待遇或法制規範應該怎麼辦理,這些企業跟管理人當然知道,不是真沒有概念;但就是因為臺灣源源不絕的人力,仍會向各產業流動,放眼望去各家薪資比爛,還是有人願意接受,讓需用人才的主導方有恃無恐。(反正你不要,後面一堆人搶這飯碗;大概就是這種邏輯。)

比起等待企業主開始改變,倒不如期待求職個體戶擦亮眼睛,慎選職場。人生起伏,許多發展個人掌控不了,但至少能在境況中做出有利的選擇——舉個例子:遇到爛公司?當然要快點跑啊。

抵制低薪跟爛公司的唯一解,是找到更好的職場,跳過去!而不是在現狀裡抑鬱不安。願把我的經驗分享出來,讓求職者與在職者共勉之!直到今日,偶爾還是會質問自己為何第一次選擇進入了那樣的職場,唉,回想起來,只能說:哎呀!待遇、班表是假的,我眼睛業障重啊。

作者:克勞德
出生於臺北的澎湖人,近年幾因過勞駕鶴西歸,因此憂憤之餘秉持克苦、耐勞、德行高的自我期許,開始以筆名克勞德於網路論壇發表時評。以外祖父為馬公國寶廟宇繪師黃友謙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