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軍公教退休金與台灣政府組織再造-理性思辨不可缺,效忠權貴必須改/林維熊

3175

文/林維熊

最近清大退休教授李家同為文感嘆退休所得因為公部門退休制度改變,落得晚年經濟生活左支右絀。這是台灣高等教育界許多畢生投入教育,不阿諛權貴,不入朝為官,不當企業獨立董事,不覬覦橫財,兩袖清風教授晚年的困境寫照。利用李家同教授的感嘆文章,龍應台前文化部長在其臉書上,指責台灣社會寡情刻薄。龍部長的言論感性有餘,理性卻不足。在台灣人心思變的時代,無感性的理性缺乏改變的動力,但是無理性的感性更容易步入歧途。

龍應台文章中舉例李家同教授催生的清大盲友社,冗長敘述源起,再加上幾張愛心照片,這既不能證明台灣社會寡情刻薄,也和她神諭式的結論「薪資多少,要看你曾經付出多少,有能力貢獻多少。」沒有任何關係。只為了對照她口中所謂台灣社會的寡情刻薄,這樣的強烈對比,煽動力十足。但是,清大資助盲友的義行其實是兩個力量匯集的結果:李教授的愛心力量與台灣社會的善心文化力量,這兩個力量的結合才能成其善良志業。台灣社會的人心是寡情刻薄嗎?一篇高舉「大愛與平等」旗幟,又充滿「刻薄、輕佻、踐踏」等情緒性字眼,卻沒有任何邏輯,甚至自相矛盾的文章,竟然能得到近4千位讀者的贊同回應,且被親中共媒體廣為散布,我們得承認龍應台文章的煽動力十足。但是用這種無理性的煽情方式來談論國家制度,完全不合適,最後只會將台灣推向與中共文化大革命相同的,毛神治國黑暗歷史。

談論國家大事,理性不可缺。從龍應台那一段有關薪資如何決定的看法,可見她無知識的程度。首先,她如何獲取資訊及如何考核任何一位公部門員工的付出水準?舉例來說,在台灣這個民主社會,人民是主人,總統是公僕,她如何評估過去四位總統的付出水準?相對於績效評估理論,龍應台提出這種評估員工付出多少來決定薪資,根本是自由心證的荒唐可笑看法,那一位總統會說他付出比別人少?「付出」不是績效,做出成果才是績效!至於龍應台以能力貢獻決定薪資,也是隨口胡說的看法,能力與貢獻根本是兩碼子事,有能力不一定有貢獻;有貢獻不一定是對台灣選民有貢獻,更可能是對自己的口袋有貢獻,或者對中共統一台灣有貢獻。一個對如何決定薪資水準的基本觀念都錯誤,卻高談闊論、恣意批評的人,我們應該如何稱呼她呢?

奉勸龍應台等理性知識不足的評論者在噴口水之前,先看懂經濟學家窮畢生研究累積出來的理性知識,例如:史丹福大學教授 Milgrom & Robers 的著作 Economics, Organization and Management,再來談論軍公教人員退休金改革的國家制度問題,否則只是譁眾取寵,不符合龍應台曾經高唱過的類似論調:「評論者名聲有多少,要看她曾經付出多少,有能力貢獻多少。」付出心力了解談論問題所需的理性知識,才具有相關知識能力去評論公部門退休金的複雜問題。

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公部門退休金改變草案及其各種政治口號,例如:世代公平、職業別公平等等,都被蔡英文拿來執行,當做自己的「業績」,並且用來酸缺乏魄力的前總統馬英九。然而,這個草案無視於政府組織改革的四大關鍵問題:一、政府各種功能性策略如何與國內外經營環境互相搭配的問題?二、如何處理政府的各種功能性任務與各部門權力分派架構相搭配的問題?三、如何處理各部門權力分派架構與公務人員績效考核相搭配的問題?以及四、如何處理公務人員績效考核與薪資、退休金獎賞相搭配的問題?這些環環相扣的策略性搭配(Strategic Fit)四大問題,攸關台灣政府組織競爭力的提升。馬蔡政府投機取巧砍退休金的作法,連這四大政府組織再造問題的邊邊都沒碰到,政府的運作效率永遠沒有辦法得到改善。這些政府領導者反而更像企業界的三流總經理,沒有能力領導員工以創造出更高的經營價值,只能藉由無腦的降薪手段來美化企業財務報表上的財務數字。當這些三流的總統不曉得這四大關鍵改革政策環環相扣,改革缺乏全面考慮,不但改革不了公部門的惰性,更會導致人才反淘汰,重創台灣公部門的良才招募與工作意願。長期下來,公部門的效率節節敗退,台灣私人企業的運作效率也難逃被拖累的命運。

釜底抽薪之道,乃是節省政府人事支出的正確作法,必須遵守社會福利最大化的經濟原則─「使用者付費」原則。將許多冗員充斥的政府部門裁撤掉。政府各部門中,交通部是最需要被大幅度縮編的單位。各種交通建設,捷運、高速公路、橋樑、省道等都可以依使用者付費,以支付興建、維修與人事費用。例如:在美國各地方的捷運線要延長到另外一個城市,不但需要搭乘者付費(支付變動成本),更要提高該城市的房地產稅率(支付固定成本),該城市居民如果公投拒絕提高房屋稅率,該捷運線的興建計畫就被取消,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馬英九的愛台十二項建設蔡英文的跨城市捷運路線,證明這兩個總統關心國債危機根本是假的。

我們應體認到台灣是小政府國家,傳統思維上認為的「公共」設施、「公共」服務都需要政府提供,其實不然。私人的各種森林遊樂園、植物園、動物園等都有人願意付費,公立的公園、植物園、動物園為何就不能夠自負盈虧?台灣各級教育都有收費的私立學校,為何公立學校主要收入來源還須靠稅金呢?警察的功能有保全公司可以替代,甚至國外軍隊也有不必支付退休金的外籍傭兵。堅持大政府,看似享受到很多免費或低價的服務,所有隱藏的成本最後都由納稅人來支付;而在昔日獨裁政治效忠權貴的文化壟罩之下,無效率的龐大政府組織在各級政客的操縱之下,君不見:諸多法院審理後,將「查無主政者介入證據」的弊案草率結案,每一宗官商勾結案件讓國庫損失金額往往從億起跳,甚至近百億,最後當然都由你我付出的稅金來買單。小政府如何執行?如果政府部門的某種服務可以收付費,該服務項目就不應該佔用稅收,應該轉為自負盈虧的企業經營模式。透過這種小政府的政策可以達成三種私產權誘因的效率效果:一、私人投資者精密的評估計畫,不浪費社會資源;二、祛除公務服務的惰性,提高服務品質;三、提升經營成本效率,降低服務收費水準。同時也達到降低人民的稅賦負擔及政治貪腐問題。這樣的小政府政策讓台灣的軍公教人數減少五成以上,也非難事。軍公教人數大量減少,不但政府每年的人事薪資支出減少,退休金問題也消失了。然而,當年馬英九前總統的政府組織改革,愈改部長愈多,公務員人數更加膨脹。兩位前後任總統的無知,就是國民黨與民進黨在政府組織改革失敗的關鍵。無知與煽情的惡果,就是步入情緒對立的路上。對於這樣錯綜複雜的政府組織再造全貌,龍應台前文化部長理性不足,言論空洞,只剩下感性的煽情。台灣社會軍公教退休金亂改這把火,準備柴火的是馬英九,點火的是蔡英文;當社會各種情緒言論沸騰的時候,龍應台又出來煽火。從三十年前她的野火集,到近日台大校長選舉風暴她無知卻以帶攻擊性的野蠻用詞煽火(台大校長選舉風暴的本質問題,請看以下文章連結:大學自治?還是派系自治?),顯示她以文學作家的假面具,評論台灣社會問題與國政改革的一貫既守舊又煽動的風格,也顯示她只問效忠族群,不問是非的為文態度。當執政者無知,評論者煽情,無理性的雙方一起將政府再造與高等教育的龐大改革任務,推向情緒對立的路上。

台灣須有一個精簡的政府,以企業界頂尖的薪酬水準留用一流的正直事務官人才,以退休金當作變動的誘因薪資連結政府官員的在任績效,以適當的績效指標連結他的權責,同時以適當的組識內部權責分派架構有效率達成政府的策略目標。這樣的政府組織內部權責分派、績效考核與誘因報償結構,必須隨著國內外競爭環境,不斷階段性地調整台灣政府組織運作架構,才能讓政府的效率達到極致。

台灣政府組織再造更艱難的任務,在於官場文化的再造。我們看到美國川普總統上任之後,許多美國政府的事務官堅持自己的專業看法與理念,勇敢發言,不怕被解聘,更不惜自行辭職不幹。台灣的正直事務官在那裡?我們看到的是:台灣事務官為政務官長官喬事情,被揭發時,在媒體鏡頭前表演摔公文的「正義」怒火;甚至有愚昧至極的事務官願意為貪瀆的長官,入監服刑,宛如黑社會小弟,幫老大代罪入獄;而監督行政部門最重要的司法人員,面對貪瀆案件,仍然沿襲獨裁政治文化的效忠權貴傳統,司法公平正義精神蕩然無存。當台灣最後一道正義的防線崩潰時,「能力」一流的事務官只會暗助貪瀆一流的政務官,一切台灣政府組織再造都成空話!

作者:林維熊

策略經濟學家,堪薩斯大學經濟博士,台科大企管系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