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滿是傷痕的里加:倫巴拉大屠殺/蔡嘉凌

364

文/蔡嘉凌

在里加的某個午后,逛到了百貨公司,上了二樓,看到書店,自然反應就走了過去。不過,先生與我根本看不懂拉脫維亞文或俄文,怎麼逛呢?還好,書店裡有些英文書和繪本可以翻閱欣賞。最後我們買了一本介紹里加的薄書,滿足地離開。

介紹里加的薄書?需要嗎?人已在里加,網路上也有各種資訊,何必買書?老實說,還真得買啊!書中許多美麗的圖片是很難拍得出來的,再則,書裡提供了一些網路上沒有的資訊,委實珍貴。愛讀書的先生,當晚就把書讀完了。兩天後,當我們走到Stabu iela(街),先生指著Stabu這個字,說是有行刑的意涵。過去中古時代,犯罪被判死之有錢有勢有名望的人,是在城裡的廣場被處死,一般大眾則是送到城外邊界處的這條街(Stabu iela)吊死。後來,我翻書來看,Stabu是柱子的意思,想必當時這條街上有執行吊刑的柱子。

Stabu這條街有1872公尺長,就我有限的了解,就有兩棟深具歷史意義的樓房。一棟是惡名昭彰的「轉角屋」(The Corner House,也稱KGB building),另一棟則是充滿痛苦血淚的猶太教會堂(synagogue)。在納粹和蘇聯共產黨都滾出拉脫維亞後,轉角屋裡不再有痛苦的吶喊和滿地的鮮血,燒紅的猶太教會堂也冷卻下來了。現在,轉角屋成了述說悲慘歷史的博物館,猶太教會堂的那棟樓房裡則有倡導人權的基金會(Association “Shamir”),和一所幼兒園。


Stabu街的猶太教會堂

德國納粹部隊在1941年7月1日進入里加,7月4日就燒了在Stabu街的猶太教會堂,由非常著名的拉脫維亞空軍飛行官赫柏茨‧希庫爾斯(Herberts Cukurs)主導這個泯滅人性的暴行。希庫爾斯是阿拉斯突擊隊(Arajs Kommando)的成員。納粹在1941年占領拉脫維亞,立刻就建立「拉脫維亞輔助警察」(Latvian Auxiliary Police),阿拉斯突擊隊則是其中一個單位。為什麼稱作阿拉斯突擊隊呢?因為這個突擊隊的領導者為維克托斯‧阿拉斯(Viktors Arājs),是以他的名字來命名的。阿拉斯突擊隊的任務是屠殺猶太人、羅姆人(Roma,吉普賽人)、精神病患,以及接鄰蘇聯之拉脫維亞邊界的拉脫維亞人。這個單位原本有300到500的成員,到1942年就成長到1,500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結束時,此單位就解散。

1941年7月4日,希庫爾斯和其他阿拉斯突擊隊的成員,捉了附近的猶太人,將他們都關進在Stabu街的猶太教會堂, 然後放火燒。許多人打破窗子,企圖逃出來,希庫爾斯就射殺他們。這是非常典型的一種納粹虐殺猶太人的方法,不論在哪個國家哪個城,他們總是這樣施暴。在拉脫維亞,所有的猶太教會堂都被燒或摧毀,約有400名猶太人被殺。另一種施暴的方式,則有一整套的流程計畫。在烏克蘭有最悲慘而著名的「娘子古大屠殺」(Babi Yar massacres,1941年9月29-30日),在拉脫維亞則有「倫巴拉大屠殺」(Rumbula massacres,1941年11月30日和12月8日)。

1941年7月,納粹佔領拉脫維亞,首先,禁止猶太人出現在公共場所,如:公園、游泳池等等。接著,所有的猶太人都要戴上黃色星星,違規未戴星星者,處死。分配到的食物只有一般拉脫維亞人的一半。

7月底,納粹為了集中猶太人在一個區域,成立了「猶太人議會」(Jewish council),指派一些猶太人當議員,他們戴著有一個藍色星星的白色臂章,有走人行道和開車的特權。這些人是納粹的魁儡,要執行納粹的命令,拒絕者就被處死。他們的工作一開始是計算、報告猶太人的人口總數,然後,把所有的猶太人交給納粹,將有能力工作的人送交做奴工,沒收整理有價值的東西,交給納粹。還有,幫助納粹執行遣送猶太人到集中營。所以,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於《艾希曼在耶路撒冷》(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中提到,如果「猶太人議會」沒有那麼有效率地和納粹合作,被殺死的猶太人總數則會少了很多。沒有道理嗎?

8月,規定猶太人要在背後正中間戴上第二個黃色星星,所以在人群中就非常容易被認出來,而且,不能走人行道。夫妻有一方是猶太人,就要離婚,如果拒絕離婚,若女方是猶太人,就會被強迫作節育手術。猶太人醫生不能看診治療非猶太人,非猶太人醫生則不能看診治療猶太人。8月23日,納粹宣布成立里加猶太人區(Jewish ghetto),要將猶太人集中在城市裡最破舊的區域裡,以有刺鐵絲網或牆圍住,派人看守。

10月25日,所有的里加猶太人都被迫住進猶太人區,任何猶太人要是太靠近鐵絲網,就會被警衛射殺。依拘禁的人數多寡,波蘭華沙的猶太人區是最大的,里加的猶太人區則是排名第四。華沙的猶太人區在1943年時,被徹底破壞,而後原地建蓋了一般住宅。里加的猶太人區共有81棟房子,超過68棟都還保留著,現在,於此建立了「里加猶太人區和拉脫維亞大屠殺博物館」(Riga Ghetto and Latvian Holocaust Museum)。


「里加猶太人區和拉脫維亞大屠殺博物館」Riga Ghetto and Latvian Holocaust Museum

里加猶太人區,為16個街區大,卻住進了30,000人。所以,整個猶太人區是既擁擠又髒亂,食物也短缺,常有飢荒情況。許多房子沒有電、自來水和汙水系統、瓦斯和暖氣空調。當這些猶太人被迫遷居到這裡的時候,被限制只能帶一點點的東西,所有留在家裡的物品,德國佔領當局的託管辦公室(Trusteeship Office)全部沒收,以一列火車載送到德國。另外,納粹官員會要求猶太人議會的議員給為納粹做事的猶太人最好的公寓。


(這棟在猶太人區裡的屋子,曾住了13個人。)


(房子裡如小閣樓般的二樓)

(原本已毀壞成這般模樣,2010年修復。上頭那塊黑色牌子「獻給1941年6月7月死去的人」,是 Shamir基金會和里加猶太人區博物館〖Riga Ghetto museum〗的一個紀念最早被史達林和納粹迫害之受害者的方案。依據名單,在受難者的家或已改建的建築物外,掛上那塊黑牌子。)

在猶太人區裡,每個人都會被分配一份工作,孩子一到14歲,就會被送去做勞力工。猶太人區裡有學校,老師和技術工人會分到比較多的食物,且技術工人,如:水電工、油漆工、機械工、裁縫師等等,比較能夠保住他們的性命。勞力工作有各式各種,如:到甜菜田工作六個禮拜、剷雪、到港口卸貨、蓋集中營等等。在猶太人區,禁止生孩子,孩子一出生就會被打毒針,或一旦懷孕就被迫墮胎。另外,納粹官員會來猶太人區欣賞那些傑出猶太人音樂家的演奏表演。

不過,里加猶太人區只存在了37天,與三位納粹高階官員有關:

1. 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1929-1945),親衛隊頭子。
2. 弗里德里克‧耶克爾恩(Friedrich Jeckeln,1895-1946),親衛隊高階軍官,佔領蘇聯時的警察部隊總司令,掌管行刑隊(Einsatzgruppen)。
3. 辛瑞奇‧洛斯(Hinrich Lohse,1896-1964),掌管波羅的海三國。

耶克爾恩在烏克蘭組織執行過娘子古大屠殺,殺了30,000人。希姆萊要他帶著他的50人屠殺團隊和行政團隊到里加幫助洛斯策畫執行屠殺行動。耶克爾恩和助手到里加附近尋找屠殺地點,因為里加地勢低窪,所以必須找較高一點的地方,但不能距離猶太人區太遠。約11月18或19日,他開車前往正在建蓋的集中營,路途中,發現倫巴拉(Rumbula)就是他所要尋找的地方。

倫巴拉在里加南方約10公里處,是個小火車站,也連結一條公路,所以運輸方便。另外,倫巴拉有一大片的森林和沼澤,加上土壤是砂質土,容易挖埋屍體。於是,動用了200到300的蘇聯戰犯來挖坑,一共挖了6個大坑,可以埋25,000人,花了3天時間完成。

要清空里加猶太人區,耶克爾恩計算,一次要殺掉12,000人,需要兩天。11月的里加,只有8小時的日光,所以必須在 中午12點以前把人送出去。約10公里的路程,一路上兩側都要有警衛,所以一共需要1,700人來執行整個行動。他們稱此行動為「大行動」(The Big Action)或「倫巴拉行動」(Rumbula Action)。另外,要以10到12輛汽車和6到8台機車運送執行屠殺人員和一些見證官員。有一些生病、殘障和無法走十公里路的猶太人,則需要運送他們的交通工具。加上,步行到屠殺預定地的時候,一定會殺掉許多人,耶克爾恩估計,約需要25輛運送屍體的卡車。

以下是耶克爾恩之非常著名的屠殺計畫程序:

1. 祕密警察將在猶太人區的人喊出屋子外;
2. 1,000人為一列,走路到屠殺場地;
3. 便衣警察帶隊到倫巴拉;
4. 三個屠殺坑已挖好;
5. 所有人拿下身上有價值的物品和脫光衣服;
6. 跑過兩排警衛到屠殺坑;
7. 為了不必搬屍體,所以要他們直接進去坑裡,站在已經死的人上面;
8. 用俄國衝鋒槍射殺,因為彈匣可以放50顆子彈;
9. 殺手要求猶太人面朝地躺在坑裡或死人身上。為了節省子彈,都只朝後腦射一槍。沒被射死的人最後就是被活埋。

11月27日,將猶太人區裡的四個街區圍成小猶太人區(Little Ghetto)。11月28日,納粹對猶太人宣布,要將那些有能力工作的男性挑出來,送到小猶太人區,並且,11月30日早上6點,要將他們遷移到別的地方做一些輕鬆工作,不能帶超過20公斤的行李。要猶太人攜帶行李是為了讓他們以為是真的要搬遷到別的地方。

11月29日,屠殺的前一天,那些具有工作能力的男性都搬進小猶太人區。下午,召開會議,耶克爾恩說,沒有參與屠殺行動就等同逃兵,沒有執行屠殺行動的人,要到場見證。為了要嚴格保密屠殺計畫,這個會議沒有拉脫維亞人參加,而低階的德國軍人警察都是到了要屠殺時才知道整個計畫。

11月30日,屠殺當天,清晨4點,猶太人區的警察就從東邊的猶太人區開始把人從睡夢中叫醒,要他們在半小時內準備好。 6點,第一列的人出發。當天早上7點,攝氏零下7.5度,前晚下雪,積雪7公分。第一列出發的1,000人有50位警衛監督,任何人在路上脫隊或停下來休息,就會被射殺。約9點抵達倫巴拉,在進入森林前,先把行李交出來,接著是脫掉衣服,把所有的衣服、鞋子和有價值的東西都拿去放在指定的地方,然後卡車就把這些東西載回里加。一次10個人為一排,走到埋屍坑,一到埋屍坑就被射殺。還沒輪到的人就是在森林外等著。約傍晚5點結束屠殺。這一天,約殺了13,000人,但不是所有的人都死了,那些受傷的人,裸體度過一夜,試圖尋求幫忙,但在森林裡,有誰能幫助他們呢?還有,可記得,當天早晨7點是零下7.5度,夜裡呢?隔天,警衛回來確認所有人都死了。

在催促猶太人集合的過程中,約殺了600到1,000人。猶太人區的中央街道上,全是屍體,血都流到了排水溝,到了隔天,街上仍有一攤攤的血,全都凍成血冰。

事實上,第一批里加猶太人被殺之前,在8:15到9:00之間,已有一批來自德國柏林的1,000名猶太人被處死了。下午1:30希姆萊致電給耶克爾恩的上司,要求保留這批猶太人,但為時已晚。11月29日,即屠殺的前一天,當這批德國猶太人抵達里加時,因為猶太人區太過擁擠,無法將他們安頓進去,所以把他們留在火車上,隔天早上,直接將火車開到倫巴拉車站,然後將他們帶到屠殺場地殺光。

本來,耶克爾恩想要隔天,12月1日,繼續屠殺,但有些狀況,所以延到12月8日進行第二次行動。

在催促猶太人集合的過程中,約殺了300人。這一次,猶太人不必提那個不能超過20公斤的行李走路,因為納粹騙說,會用卡車載到目的地。這天下著雪, 所以,攜帶幼童的媽媽和老人可以搭雪橇。這次,有兩名參與第一次屠殺的警察,拒絕參加。這次有12,000人被帶到倫巴拉森林裡射殺。隔天,12月2日,納粹到小猶太人區搜尋一些躲藏的人,約有500人被抓出來,然後帶到里加北方的Biķernieki森林射殺。

1943年,希姆萊下令把埋在倫巴拉森林的屍體挖出來燒掉,由猶太人奴隸工來執行這個任務。路經之火車上的人都聞得到味道。2001年的拉脫維亞總統Vaira Vike-Freiberga就談到他聞到燒屍味的這段過去。

所有的惡,終要受到懲罰。

1945年,德國投降後,希姆萊企圖以假身分逃亡,但被逮捕。在作體檢的時候,醫生要檢查他的口腔時,希姆萊閉口轉頭拒絕,然後,他咬破嘴裡的氰化物膠囊,立即倒在地上,15分鐘內死亡。2008年,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稱希姆萊是歷史上最殘忍的劊子手之一,也是集中營的建築師。

1946年,耶克爾恩在里加受審判後,公開被吊死。

1948年,洛斯受審,判十年徒刑,1951年因病獲釋,德國檢察官們對此兩度提出質疑。洛斯還企圖爭取退休金,但被駁回。1964年歿。

1979年,在德國西部躲藏多年之阿拉斯突擊隊的領導者阿拉斯,被判終身監禁,1988年死在牢裡。

另外,阿拉斯突擊隊的著名殘暴成員,有「拉脫維亞的屠夫」之稱的希庫爾斯,二戰結束,他逃到巴西,但他並沒有試著隱姓埋名,還在巴西大做生意。1965年,他被以色列特工槍殺死亡,《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報導他的罪刑,包括:放火燒里加猶太教會堂、把1,200位猶太人淹死在湖裡、參與1941年11月30日的倫巴拉大屠殺,殺了10,600人。然而,2004年,拉脫維亞的極右政黨「國家權力聯盟」(National Power Unity)竟發行希庫爾斯的郵戳信封。外交部長嚴厲斥責此舉:「這些人就是徹底不懂拉脫維亞和歐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悲慘歷史。」他還說,希庫爾斯實際參加了阿拉斯突擊隊,殺了無數的無辜公民,犯了戰爭罪。檢察總長兩次拒絕平反希庫爾斯為無罪。

台灣呢?與納粹幹過類似事情的蔣介石,和被美國稱為情報頭子的台灣白色恐怖主使者蔣經國,現在還躺在桃園大溪,有衛兵站崗著哪。到底,要到什麼時候,公平正義的價值才能飄落在台灣的土地上,然後,落地生根?對與錯,是那麼難以分辨嗎?我想,有良心,就不難。

姓名:蔡嘉凌

簡介:
花蓮人,東吳大學歷史學系與社會工作學系畢業。 曾任友緣基金會之附屬兒童托育中心老師, 台北市立婦幼醫院兒童心智科社工。婚後和先生住在紐約,曾任Re ach Out and Read之在醫療診所候診室陪孩子讀書的志工,因此之緣,成了A meriCorps的社區志工,進入幫助弱勢新移民家庭的Eve n Start Program,擔任家訪員。現在是很喜歡寫作的全職家庭主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