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給台灣人的啟示/李昌華

4766

文/李昌華

弱冠時聽李鴻禧老師說希望台灣成為「東方的瑞士」,做為後代子孫安身立命的好所在,他說出設計的藍圖,我聽了熱淚盈眶,幾十年過去了,我希望台灣真的是流著牛奶與蜜汁之地,但今天真的幸福無憂嗎?

陳師孟監委最近說前部長郭瑤琪保外就醫,她怕國民黨復辟成功,她要先回監獄服完刑期,聽了內心很沈重,台灣需要上下努力從歷史啟示中學會多做對的事,使邦國高舉公義,頑夫廉,懦夫有立志,才有可能成為「應許幸福之國」。

台灣人(含民進黨高官)被中國文化毒害多了久了而不自知,中國人(尤其政客)欺善怕、趕盡殺絕、軟土深掘等,統治者要人民接受儒家教育,用四書五經愚化人民。史家早就指出漢武帝獨尊儒術,只是「內多慾,外飾以仁義」,統治者搞鬥爭絕不手軟,中國五大黨爭那個不是拼個你死我才能活,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卻要被統治者要包容、尊重、謙卑再謙卑,台灣人被教育要如此為人處事。唉!對自己人如此可能是對的,對異己或敵人如此下場一定慘,像聖嚴告訴阿扁「智慧沒有煩惱,慈悲沒有敵人」,問題是「煩惱沒有智慧」,更可怕的是「敵人沒有慈悲」,阿扁身陷囹圄,就是不知敵人可怕造成的。

十四世紀義大利馬基維利的經典政治學名著《君王論》所說「統治者要像獅子那麼凶猛,要像狐狸那麼狡猾」,對付善良人民不需如此,對付敵人或異己,公權力的運用絕對是必要的。阿扁執政時公權力不彰,或許是經驗不足,或許國會未過半,今日完全執政了,連公信力都不彰,就是執政者不懂適度伸張公權力。年金改革民氣可用,結果一拖再拖,兩年多過了,對軍方還退讓提高樓地板等。請問現在八百壯士如何?看中時新聞網〉、〈聯合新聞網〉還在變本加厲醜化羞辱年改!台大校長遴選管案,徐國勇前發言人公開說管明顯違法了,請問司法公權力到那裡去了?讓一撮人鬧到現在,已損失兩位部長,吳部長其實可不離開,有人告訴我現任葉俊榮部長(法學專家台大教授)可依法律告訴台大不要再鬧了。我對台大和統派的瞭解這是緣木求魚的,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是人治,那管法不法,習馬一丘之貉,徒子徒孫擁管看網路媒體狂妄痴言,就知胡亂者要我們包容理性,他們可不必,如今執政者還能再縱容下去嗎?我的意思是不需對他們太多真誠、厚道、善良、尊重與包容,因為他們根本不想和我們手牽手、心連心。

我繼續聽到自由萬歲啦!選民無罪啦!我知道這在台灣被濫用太久了,選錯人一定是幫兇,法律制裁不了,天理昭昭一定逃不了上天的譴責;1933年德國大選,一個原本想當畫家的阿道夫.希特勒憑他煽動群眾的天份,選民瘋狂投票給他,讓希特勒合法掌權,後來他做了太多慘絕人寰的事,不但屠殺同性戀等,還從事種族淨化,猶太人被以殘酷手段屠殺600萬人以上,引發第二次大戰歐戰,德國幫兇選民付出極慘痛的代價,誰說選民無罪?

世界大戰以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自由真是是非對錯不分嗎?五星旗在台北市飄揚,台灣旗被拆下,因為五星旗有申請?就可以到處招搖?台灣如果是正常國家,邪惡中國如尊重台灣主權,那言論自由或可接受。中國目前是台灣敵國,那有台灣任何政府官員用言論自由來包庇共匪的道理,他們如不是中共同路人,就像「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的可恨可悲。自由選錯了,會亡國滅種的,我記得法國大革命時有一羅蘭夫人(Manon Jeanne Roland)先支持羅伯斯比爾(Robespierre)取得政權,後來羅伯斯比爾竟然實行「恐怖統治」,大肆株連殺人,羅蘭夫人也被送上斷頭台,她臨死前覺悟的說出「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幾多之罪惡,假汝之名以行!」,自由在台灣真的那麼容易就讓敵人享用嗎?對自己同胞就非嚴格執不一定對的法嗎?

我總是告訴學生為人處事,尤其從政時務必清白自持,不貪圖非份之權位、錢財或情色,不然輕者被握有把柄成為惹人討厭的變色蟲(非龍),重者身敗名裂可不慎哉!

民主國家也有利用把柄來掌控人的,最有名的是美國聯邦調查局長胡佛(J. E. Hoover1895-1972),在位48年,歷任八位總統,胡佛用把柄恐嚇總統,沒人敢換掉他。政治本來就不是聖人的志業,台灣綠營人被國民黨用儒家「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中國統治者說說而已的大學之道洗腦,國民黨貪贓枉法無惡不做,民進黨竟標榜道德治國?結果國民黨復辟了,阿扁總統被程序不正義的送進監獄遭到恐怖的折磨,情報首長號稱智多星的也入獄,出獄後務農,朋友送來他種的水果說好甜,我總覺得好苦澀好辛酸。後來聽到副總統說我們不用歪道,早把國民黨人的黑資料燒光光了,唉!可憐的台灣人,和邪惡中國人玩政治是這麼憨厚,被羞辱夫復何言?

中國人鬥爭絕不手軟,弒父君殺兄弟鬩牆之爭等極端殘酷,台灣人勿學中國人的無人性,但能不「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嗎?台灣人該看「雍正王朝」的故事,再看明朝錦衣衛、東廠、西廠、內廠等特務機構,栽贓羅織罪名株連滅族慘絕人寰的史事吧!在中國,說你有罪就是有罪,他們可造證據,這種情況仍是現在進行式。台灣多少人假裝不知被中國統治的恐怖,可憐復可悲呀。中國式的鬥爭是無惡不做的,兩蔣的白色恐怖屠殺,基隆施先生一定點滴在心頭,可惜他的兄弟還繼續當殺人黨的幫兇。就像民進黨某些前輩,蔣略施肋骨小惠給他,他們竟懷念比他父親更可怕的蔣經國,那些慘死的冤魂一定會說「你們是魔鬼的幫兇」,好不知是非的台灣人。馬英九學會中國的陰騺,但手段太差弊端百出,他絕不會善終,但台灣已被中國人折磨得夠多夠久了,轉型正義不能妥協退讓,不然萬一讓他們復辟,台灣的命運將不知伊于胡底?

我早年讀國共鬥爭史,國民黨四年內在中國兵敗潰逃來台灣,主因是這個黨太貪污腐敗外,共產黨用地下黨和權位錢財,尤其是女色誘導國民黨高官和將領叛逃,幫延安毀滅國民黨。國民黨後學會這一招,利用利慾薰心變節的民進黨員來反噬民進黨者多矣!對這種變節者大家應深惡痛絕,包容尊重是多餘的,這也該是轉型正義的一環吧!

有人會說「選舉是一時的,做人(朋友)是一輩子的」,真的嗎?那些背叛支持者的變色蟲們可曾想過這句話?請看筆者細數如下:

  1. 我多年前因同學邀約,到星月天空的餐廳晚宴,夜色很美,有一被國民黨列入黑名單記者出身的女士,回台後獨派縣長請她當局長,任滿後她竟然去另一國民黨縣市當高官,那晚她竟然與我激辯民進黨如何糟蹋媒體,國民黨會保護新聞公正,她敢在我面前胡說八道,我當然也言不及義;厲害的是國民黨失去政權後,她的文章竟出現在獨派醫生辦的刊物上;事後同學約餐,我說她在我絕不去,耳順之年的我過減法生活,不該有的朋友就當就她走了,何必吹皺一池春水!

  2. 當年支持從美國回台的民進黨醫生,聽說為了醫藥問題被國民黨抓住把柄,很快他在媒體上亂罵民進黨,有一次遇到他,我當場把當年他親自簽名,我珍藏他的帽子丟還他,對這種人客氣是多餘的。

  3. 負笈美國,在許主席時回台當民進黨的高層,後到大學任教,聽說與國民黨的女學生有了不倫之戀,又是把柄被握,從此走上了批判民進黨之路,與馬走得很近。我只有把他的論文集寫上「無恥」寄還他,真的「士大夫無恥,謂之國恥」。

  4. 當過民進黨的主席,會把在美國的兒子送到北京讀書,後來對阿扁總統做了好多比國民黨還不堪的事,有次在車上來要握手致意,我當場拒絕,真想吐個痰給他看,羞辱人者恆被羞辱之。

  5. 台灣人的良善該用在自己同類者身上,不需要被「非我族類」利用糟蹋,當年馬競選時,去拜訪民進黨前主席、客家大老等,大老等以「來者是客」見了面,馬上被炒作民進大老支持馬。真不需見面行禮如儀,中國人的可惡不只於此;綠營政論家還會把老家讓馬去Long Stay,唉!台灣人包容那種人可憐可悲,不知他何所求?他兒子是我學生,我只能說令尊好奇怪。

  6. 做人是一輩子的,可是有些台灣人可不管,年少的我看到號稱民進黨戰將的人,在蔣經國死時會從外面爬進靈堂,朋友看到了告訴我,我知道他只不過是蔣的埋伏棋子,會加入共產黨我都不意外,因為權位錢財和情色可以使芸芸眾生忘記他是誰了。所以,我們何忍苛責有人在電視上說「歷史可記錄因我支持柯,民進黨開除我黨籍」,權位是永遠的嗎?我尊敬的信介仙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

中國人很多很壞,但也有人堅守志節,我年少讀文文山的「正氣歌」,二十歲考上狀元的人,他當丞相被敵人俘虜了,甘願殉國不事二君,「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真的「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文天祥很笨嗎?中國人還有不少人做到孟子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台灣人不多嗎?我不信。

作者:李昌華

台灣南投人,曾任職中臺科技大學及各大補習班,現為半退休狀態。卡繆說:「幸福不是一切,人生還有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