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社會裡的一股野蠻黑暗勢力/林維熊

1417

動物沒有理性 ─ 我們所謂的理性,意指那種能夠穿透感官所攫得事物表層現象而透視到潛藏在事物表層之下的本質之能力;因此,動物雖然可能具有什麼東西是有用的觀念,卻沒有真理的概念。

─  精神健全的社會(The Sane Society),弗洛姆(Erich Fromm 1900- 1980)著

中央研究院前院長李遠哲最近指出台大校長遴選風波,並非挺管派教授所控訴的干涉學術自由,而是遴選過程背後有很不好的事。作者比較台大校務會議與遴選委員會的決策,管中閔從台大校務會議校長選舉排序第四名且反對票票多於贊成票的台大師生投票結果,到了二十三人組成的遴選委員會卻逆轉勝出,成為唯一的台大校長當選人,這種從多數決到少數決的突變顯示遴選委員決策背後不可告人黑暗操縱力量。對照龍應台挺管,並以煽動的口吻,指責不讓管中閔擔任校長者為野蠻人,這顯示挺管派教授的言行已非台灣民主社會的理性之辯,那是一股不問是非的野蠻黑暗勢力潛伏在台灣社會內部。正如研究精神病理學者弗洛姆所提出的問題:我們的社會健全嗎?作者也提出相同的問題:台灣社會健全嗎?

台灣從國民黨獨裁統治轉變成民主社會不過短短三十多年,獨裁文化的遺毒仍然隱藏在台灣學術、司法、政治與文化媒體界的各個角落,成為干擾台灣民主社會的一股黑暗勢力。獨裁文化的特徵就是非理性的效忠文化,它以各種不同的偶像崇拜形式出現。這些偶像崇拜的對象可以是具體的形象,例如:死去的獨裁偶像蔣介石,或者正在崛起的新神像管神、馬神、龍神;也可以是無生命的偶像,例如:神聖的中華種族、國旗和國家等等不容質疑的神聖名詞。不論是那一種偶像形式,它們都和具體的人類生命無關,反而成為阻礙台灣邁向理性與人本社會的無形黑暗障礙。

大家回想一下:三十多年來最常看到的政治紛爭,不就是那些昔日蔣家獨裁時代的貴族,他們千方百計想要靠上述那些獨裁時代偶像再回到貴族統治的「光榮年代」。我們想要透過理性的辯論來喚醒他們內心的靈魂,他們卻閉眼遮耳,宛如一群崇拜獨裁偶像的殭屍,活躍在民主台灣各個領域。這半年來仔細閱讀所謂台大遴選委員會的各種聲明及挺管派教授在電視節目上的言論,這些言論毫無邏輯可言,繞來繞去就是以下幾句空洞的高貴名詞:捍衛學術自由、捍衛校園民主、反對政治黑手,再加上龍應台的野蠻用詞。問這些挺管派教授,什麼叫做學術自由、校園民主、政治黑手?他們的回答一概是:「不讓管中閔當校長就是學術不自由,就是校園不民主,就是政治黑手。」這些挺管派教授沒有追求真理的理性思辨能力,更像精神病理學家弗洛姆筆下一群大學校園裡的真理白痴動物!他們為何會出現這些荒腔走板的行徑?

對照作者以經濟理性評論台大校長選舉風暴的文章(【綠色逗陣】大學自治?還是派系自治?─從經濟尋租理論來看台大校長選舉紛爭),似乎不及龍應台在其臉書上煽情言詞來得一呼四應,她的影響力正反映台灣社會的危機:黑暗的煽情力量勝過理性的思辨力量。我們再以理性來剖析龍應台在其臉書上發表的野蠻說,有思考力的讀者應該可以發現她承襲獨裁政權一貫的移花接木奸詐手段:拿納粹帝國野蠻獨裁政權的不講理現象,來否定台灣民主政府教育部監管公立大學學閥的勾結問題,龍應台混淆視聽的目的就在掩飾台大管理階層與台大遴選委員會的隱性勾結(Implicit Collusion)行為。如果讀者熟悉歷史上的各個獨裁政權,包括我們親身經歷過的蔣家國民黨及毛澤東共產黨的獨裁政權,凡是獨裁政權都不是講道理的政權,他們都對不屈服的人民任意踐踏蹂躪、動刀動槍,這兩大中國獨裁政黨才是名符其實的野蠻政權。

龍應台迴避中國這兩大獨裁野蠻暴力政權的本質,卻指鹿為馬指責台灣民主政府是野蠻政權。龍應台的挺管行為其實就是中華獨裁文化現象:黨同伐異,不分是非,只問效忠虛幻的中華種族,它正是獨裁文化不講道理的野蠻行為遺毒,也是他們變成弗洛姆筆下真理白痴動物的原因。

台灣選民們!不要被這些中華政客與文人煽情言論操縱。適逢台灣民主社會再造的關鍵時刻,無感性的理性缺乏改變的動力,但是聽信無理性的煽情更容易步入歧途。觀看近日蔡英文及其新任教育部長葉俊榮的言行,他們是否也正在步入無理性的黑暗歧途,成為弗洛姆筆下的真理白痴動物?

作者:林維熊

經濟學博士,台科大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