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臨走馬系列(三)遇到爛公司?當然要快點跑啊/克勞德

549

文/克勞德

編按:本文為青年世代分享初出社會求職時之體驗,為職場臨走馬第三篇文章,請參考《職場臨走馬系列(一)》、《職場臨走馬系列(二)

經典戲曲裡有一齣劇本,名叫《宦門子弟錯立身》,故事大意是一名官家的弟子完顏壽馬,醉心於表演藝術,幾度潦倒無家可歸;最後追求本心跟愛情,跨越社會階級,追求夢想與佳人,最後獲得成就與家人冰釋前嫌,結局圓滿。

在今日的工作狀態中,一個人生命不同階段也很有可能橫跨數種不同的職場,在不同的社會角色上扮演自己的人生。不過父母「當初望你攻書,以後爲官」,或前半場佳人看財輕情,竟是跨越時代皆有的態勢?

「千日在泥,不如一日在世。」不管對哪一個時代來說,工作都是為了生活;望子女成龍鳳,而不要每天只能吃水餃果腹,也是為人父母對子女展業最深的期許。唯與父執輩不同之處在於:戰後嬰兒潮世代那套在公司「效牛馬之力,終身貢獻」的做法,在近日由「社畜」這類自嘲取代,工作取代人格,成為生活的主調。踏入職場,不知為何我總想到了這齣劇碼的內容。有好幾次自己都想質問自己「啊哩咧,我怎麼會在這裡」?標準是一個「錯立身」的概念。

出社會前就風聞青年轉職比率之高,本人也曾歷經了數次轉職,而且是在短短6個月之內。或許不妨就在此,借重平台提供自己的職場見聞。因為馬不停蹄跑來跑去,所以這個系列作,我自己想戲稱為「職場臨走馬」。

希望拋磚引玉能有更多青年出來分享自己的求職見聞。

第三齣:好公司帶你展望未來,爛公司帶你謁見法官。

回提到自己在零售業慘痛的經驗。在那次經驗過後,我深刻體悟在求職期間資訊不對等,而讓求職者吃悶虧的情狀。秉持著:「只要肯認真打拼,沒有不通的路」這項理念。離職不過數日,重啟履歷,火速展開嶄新求職里程。我想當個不會天花亂墜,而是能幫助他人求職時能掌握對等資訊的人資工作者,應該會不錯吧?

新的開始,奇奇怪怪工作邀約依然層出不窮,沒完沒了!大概又像是這樣:


(圖片來源:本人這個月新收到的工作邀請。)

然後晚上會有來路不明的來電,多到讓你再度懷疑人生。到底是哪種工作連工作內容都能不講清楚,我是真不想知道。

陸續投了許多的履歷嘗試,最後投遞某家承攬人力的派遣業職缺,其中一項是太平山上的工作、另一項則是文化部裡的行政缺。

很意外最後周日接到公司通知,說有看到我的履歷,想邀請我到該公司參加內部正職企劃面試,雖無對職業的預期,但因為自己覺得可以試試看人資工作,就入了行。

結果才剛到第一個禮拜,公司就上了新聞大紅大紫,因為欠薪跟欠保,在新聞版面占了不小的篇幅。

新聞業的從業學長問我說哪裡高就,我只默默貼了個新聞,跟他說:「自己看,就這邊。」我所謂被邀約的企劃職缺,是種大雜燴整合。而且畢竟是中小企體質,組織下,一栽就是開一堆報表。公司新創不到五年,前期形象佳,我進去時卻已經開始承受負評了。面對外界的批評聲浪,公司始終明白,而我相信公司對外形象不差,又是新創公司,應當是正派經營。畢竟,一般的好公司會重視名聲,掛著名、掛著招牌就是掛住一份責任吧?

不過就職期間越看越清楚,公司並不打算玩體制內的。而每當跟主管或公司老闆反映不合理的現狀時,得到的回應都只是:「那是你不懂我們這行的遊戲規則。」(我心OS:我只懂你現在作為非法。)

當中有許多詳情,不太方便在公開場域表述。但在派遣業工作,當看清楚產業結構後,天天都有種為虎作倀的焦慮感,而且深刻體悟了以下這套共犯結構:

臺灣之所以有很多人資被視為:「低薪的幫兇 /削人血的怪手 / 拉低勞務成本之禍首」,這實在跟相關產業的屬性有關,尤其是在派遣業!

在應徵者心中,一定不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怎麼有這麼扯,都通知都要錄取了,害人浪費心力,才姍姍來遲通知職缺已關閉的事。

但在承攬人力這端,卻要習慣於種種狀況。這過程,好聽叫適應、難聽叫麻木:就是會有用人單位自己開個自己也不明白的條件,要人很急,你也如實找到了,結果用人單位或其上頭突然要求改約、或職缺調整的狀態。這時你怎麼辦呢?只好說很多違心之論,好好謳歌放出需求人力缺額的廠商一番,然後打個電話把等著到職的人打發掉。大不了就給人罵,也不能挽回什麼。

至於為求職者的生路思考?想太多,還有其他項目代招等缺,很沒空。這時不可能被人好言對待的!因為換成是我遭受如此待遇,我也覺得這招募我的王八蛋很機歪啊(淚目)。

一旦進入工作,很多時候並不能依照自己的心意決策。如果能控制全局,廠商改需求,要不爽做就不爽做,我能憑自己心意處理,我想我就不是個小職員了,是個一條龍大企業主!!!

最基層的人資助理 / 招募管理大概就是上面這麼回事。

領得大概是起薪低於3萬以下的薪水,日復一日兼營業務、客服與行政庶務操手的基礎工作。有些人過幾年會換晉升、被挖角或換職場,也有些人就這樣死活撐了數十年,產業光景如此,或許哪天企業解體、裁員、整併,小公司高掛的董事長職缺也會化作泡沫;又或者,同班人馬,東山再起,名目換頭。所以人力仲介、派遣、顧問公司在歸類下是「其他服務業」。

在職期間,我幫公司創建了一個臉書社團跟兩個粉絲頁,配合其他求才介面同步更新資訊跟回應個別應徵者、員工各種工作上的聯絡。但後來我晚上都不太敢開公司FB頁面:每天晚上都會被些很可怕的自拍照攻擊,說要應徵工作還應徵不出自己要啥;然後自己開著人力銀行的履歷想觀察別人如何招募,會收到一堆跨國詐騙集團跟博弈創投和空頭顧問公司,問你願不願意去當電話客服。

久了也覺得自己做的事情跟詐騙和幫賭徒作嫁差不多,因為越看越清楚,舉凡派遣的職缺對人都無保障可言,而且,允諾給應徵者的條件,隨時可能跳票。無論多少年的青春與能力,都比不上公議論價的那個標案條件。就算面對非正職資深員工被無預警不續聘的淚水,或是標案突然流標的場面,面對自己公司的派遣工,再怎麼感到抱歉,充其量也能說:

「我很抱歉」

但你的抱歉並不值錢,他們工作的價值才是。然而這是我給不起的。

在職期間,接觸的人面廣,後續基於某些奇特的原因,看穿人資同業(有派遣、非派遣,也有大公司的)運作的方式大概都是這樣:

【通常一般求職者都會預期】
1.應徵後立刻/或一定得到回音。
2.不管錄用與否肯定都要通知。
3.我剛好不想面試了,干你屁事。

【而用人的單位會希望】
1.提供人力的顧問本來就有義務滿足其一切條件。
2.最低成本,最大利潤,最優回饋。
3.責歸管理,有究必討!

長此以往的回饋機制,對轉到最後,作為窗口的基層人資,不管心理怎麼想,cost down 別人,自己也越來越沒審核跟把關人才的價值。這恐怕是層層環節挾制下的必然!!

必須說自己根本不高尚,是放眼看著他人應徵派遣職缺的人。即便我知道很多事,也只能側面提醒求職者。所以有些人資滿口蠢話,恐怕不是真蠢——資深人資如果還有良知,他們會用迂迴的方式提醒比較聰明,又更有能耐的應試者——

這個缺有雷!!!

但良知不能當飯吃,所以人資不可能吃了誠實饅頭再來面試你!即便是對我這種渾身是菜的鳥人資,每個人頭都是業績,我當然恨不得天下英才狗才盡入彀中!

天下沒有輕鬆的工作,而在工作中人本來就沒有太多選項。那既然看清了產業屬性,難道我不該好好在自己分內繼續努力嗎?

⋯⋯⋯⋯

當然不要啊!

眼看公司給人如此差的派遣待遇,早就萌生退意。所以大概就職第2個月,也了解自己的職務萬年不升不降,又不是青春亮麗行政小妹,人生還有無限可能,都老娘了,還不小心很開心的學歷讀高到博士班,導致就業時間延後,如果不是想在人資領域深耕,待越,就是越浪費生命,幹嘛待這裡?就再半認真地開啟了履歷表。

離職前還發生了一小段插曲。

我曾跟公司老闆私下稍微報告一下招募的狀況,順便多說了一句,表明自己某些同事狀況不太好。(不是指能力,是當時幾個同事剛好人生有些難題)結果當天下午我就被抓去開會批鬥了:

老闆:「克勞德,你一個人把公司搞得人仰馬翻?」

我  :(眼睛睜大,心中只想:沙小)

搞半天,因為他以為其他同事跟我差不多時間提離職,是我遊說的。我也不知道哪裡吃了熊心豹子膽,還嘴硬回了他,我比較印象深的是這幾句對答:

老闆:「加班是你同事,人家加班究竟干你甚麼事?」
「你現在還這麼閒,是因為現在還不到旺季⋯⋯。」

(註:該公司同事加班到深夜是常態,還有人父親病危時公司不給請假。)

而且從我進公司就知道公司不給加班費,所以我從不加班。

但我每天都嘛幾乎自主多留一個小時,回家還會自修看人資的文章。只差還沒抽時間去上課。

我 :「同舟共濟。我是公司的一部分,我同事也是公司的一部分,我公司同事不好,我也不會好。因為會互相拖累。」

老闆:「⋯⋯(一堆豐功偉業略)。我待過鴻海,我根本不在乎人才來來去去。」

(我心中OS:那我溫和低調提離職,你這樣開大會威脅我是沙小!)

老闆:「你是歷史系的人,應該很知道 blahblahblah (反正說了一堆講錯的歷史)⋯⋯不教胡馬渡陰山⋯⋯。」

(心中OS:沙小?)

「我告訴你!!!像你這種人沒有辦法在社會生存。」

(因為我學歷略高所以還有29K,那些加班到深夜沒加班費、大學學歷的同事有的還只有27K,是真的很想問老闆,他要怎麼能讓他員工生存?)

當時心想:「喔喔!搞了半天,原來是鴻海、富士康啊」拿這種不惜大舉裁員也要保住產值的公司當典範,那你聘我這種文科的屁股蛋幹嘛,我都要滾蛋了,威脅我幹嘛。(真心疑問)

我提離職數周後,他還說:「你再考慮清楚!你連下份工作在哪裡都不知道,不是嗎?」

我  :「沒有啊,我是離定了。」

其實在找到這份工作之前,我前後主投了五百多份履歷,要說這種威脅沒讓我怕,絕對是騙人的。但原來還對公司的好很糾結,從「被批鬥」當天開始,我原本開著的履歷,不再是為了觀察好公司的招募應答,而是動真格,又開始真的主動投遞了!!

這次進入「富士康」的經驗,也讓我第三次找正職小心很多,只投了五間,而且投之前都用人脈去探聽了好壞。

然後,我原定2/9離職,1月中旬卻收到了11月投履歷的某份工作的邀約面試。面試的時候,主考官不知道哪來的風聲。

問:「聽說你會為員工爭取權益是嗎」
「我們公司有工會喔,要不要加入」

(心想:陷阱題嗎?)

可是我的個性撒謊不得,我實答了,然後我得到了2018/2/1,大公司的報到offer。

自始自終,我都是同樣一個人:實力仍然跟博士班肄業、投500封以上履歷時根本一樣。離職的時候其實根本不知道未來在哪裡,心情就像當年畢業考碩士班一樣——感覺四圍都是強者,即便沒把握的人,也各自比我優秀還能討論。我卻一無所知。

而且那間派遣公司有些人就真的時間很多,會動不動把告人跟權限掛在嘴上。更會無聊到關切職員間下班或假日的相約吃飯。然後再跟你說:「現在公司都這樣,你才找不到更好的」。

但我心中就是這麼想的:「就算這世界上無法守住勞基法的公司很多,那相對地就證明,會有守法的公司存在。」

而且已經無關乎我的能力。「去任何地方都比待在這裡好!」最終我所得到的,就是試用期月薪比原待遇上加 8000元整、公司制度良善、工時正常的工作。

然後在我離職的好幾個月後,這家公司又上了新聞。不只欠薪、欠保,而且還告了我其中一位美麗大方不給性騷擾的前同事。誣告失敗。

耗費社會成本,讓我與其他作證的同事領了證人的車馬費,而且還當場看到法官與書記官聽完話後翻了無數白眼。

法官最後還跟我同事說:「那個非告訴乃論,妳可以考慮要不要提告喔。」

但大家根本再也不想見到那間公司的「高層」了,連告都懶。

以上,這絕對是臨走馬走過最奇幻也最不想回憶的求職歷程之一。


(資料來源:本人申請勞動檢查之結果,僅供作參考範例。)

工作要選好,但若不幸進入爛職場,請相信,天底下的職業百百種,你可以不要在這裡貶低自己的價值。而去尋覓認同你價值的地方。

離開那家公司後,未曾懷念過公司,只剩偶爾晚上噩夢裡會遇到。由衷希望他們好好看住自己的融資狀況跟投保狀況,更重要的是:員工資料不要隨便弄不見,正路多走些,沒事別來亂告了啊。畢竟,工作或出庭當證人、舉證某些公司聲稱不存在的資料,都很累人呢。(大打呵欠)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們、散、會!

<全系列完畢>

作者:克勞德
出生於臺北的澎湖人,近年幾因過勞駕鶴西歸,因此憂憤之餘秉持克苦、耐勞、德行高的自我期許,開始以筆名克勞德於網路論壇發表時評。以外祖父為馬公國寶廟宇繪師黃友謙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