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或成最大輸家/陳建志

1840

文/陳建志

許多事情,新時代的台灣人一定要懂得觀察國際的脈動,與事件發生的先後次序,試著爬梳出背後的脈絡,並放大格局來思考,特別是對居住在一個國際戰略地位如此重要的島國的你我。在網路如此發達,資訊如此氾濫的時代,訓練自己這樣的能力更是至關重要,而這樣的能力也可以用來協助自己在規劃投資理財以及商業經營做出較正確的判斷。

別的不談,就以從年初熱鬧到今日的美中貿易戰為例來說好了,若現在還有不懂得加速撤出中國的台商,大概只剩下一句「God bless you」可以送給他們。

眾所皆知,美國總統川普扮演的是「使美國再度強大」的總舵手,這點無關乎履行他當初的競選承諾,而是絕大部分美國人的共同心聲。或者我們也可以說,這樣的觀念已經內化成為一般美國人心中對大我實現的集體想像。1776 年建國的美國繼承來自歐洲的人文價值,帶著自新大陸孕育出的冒險性格與新教徒追求公義好打抱不平的國族特色,再加上他們的前人在上個世紀為這個世界曾付出無數年輕人的鮮血所打贏的兩次世界大戰。視這個世界的秩序維護者,與遊戲規則的制定者為己任,這樣的認知對美國的政治領袖與社會菁英而言,基本上是一種含著自信與驕傲的普遍信仰。

西歐的政治領袖,過去習慣將多元與共生奉為政治準則的圭臬,近年也開始驚覺到近二十多年來對中國的寬容,換來的卻是一個在國際上以金錢勢力四處惡意併購企業與媒體,在國內用維穩為藉口,以科技為工具,大肆迫害人權,並迅速成長的暗黑勢力。要知道,對歐洲的政治領袖而言,中國共產黨對人權的迫害,其嚴重性可能還大過於中國在經濟事務上吃歐洲的豆腐,或是剽竊歐洲的商標與創意。但中國對人權的迫害會因為歐洲政治領袖的苦口婆心而有所改變嗎?答案當然是不會。

至於日本,一個與台灣在各方面交流如此密切的國家,一個上個世紀的東亞區域霸主,其國家的命脈某種程度是和台灣的命運綁在一塊的。日本政府面對中國的態度,向來是一種混雜了各種情懷的複雜情緒,但基本上仍包含著優越感與不信任感兩大元素。歷史與地理位置使得日本不可能屈就在中國之下,而美日安保的同盟架構更不可能允許中國任意破壞東北亞的和平與穩定,甚至應該說,日本一直都是美國建構亞太新秩序的執行者與最重要的夥伴。

南亞的印度基本上和中國是處於全面競爭的關係,這兩個擁有悠久人類歷史,土地與人口不相上下的國家向來不缺乏提防彼此的心機與算計,但是印度知識分子所使用的主流語言,已經決定了這個國家會擁抱的文明價值體系,以及在美中的競爭中會選擇站到哪一方。華府與倫敦最新的政治思潮很容易透過相同的語言,與新德里的政治菁英無縫接軌。遑論一邊是承襲了老牌的英式民主制度,一邊則是源自馬列主義,但現在已成為對周遭懷有野心的極權獨裁國家。

最後再看看東南亞各國以及紐澳的態度。基本上東南亞各國他們就是跟著觀察老大哥的風向走,當美國疏於管理時,他們就各自發展與中國的關係(或說為了短期利益各自與北京合作),但其實他們心裡又很擔心中國在南海的軍事擴張行為,因此一旦美國決定了對抗中國的基本調性後,東南亞各國無不趕忙歸隊。菲律賓、馬來西亞與越南在對中國外交態度上的調整都是很好的觀察指標。至於紐西蘭與澳洲則更是直接與美歐的價值同調,只要在這兩個國家旅遊或居住過,你會發現他們的世界觀與美歐基本上是一模一樣的。

以上僅是對觀察當下國際態勢簡短的說明,有許多的例證可以從閱聽每日國際主流媒體的新聞裡得到印證。因此,當美國陸續與歐盟和日本重新談好了貿易秩序後,當東南亞主要國家開始轉向並提防中國時,當紐澳決定對中國的投資與移民收傘時,當英國皇家海軍決定要在南海保持常態化的軍事存在時,當美歐的政治與軍事領袖陸續地對台灣釋出前所未有的善意時,怎麼還會有人覺得川普對中國所實施的貿易制裁是玩假的呢?怎麼還會有人相信中國一定強這種獨厚維尼永久掌權的謬論呢?

貿易戰其實就是現代國家與國家之間戰爭的一種形式,這是當人類還有理性可做為控制機制下的一種對抗與競爭方式。但是當貿易戰的背後還混雜了對信仰價值與生活方式的選擇時,那麼貿易戰就不再只是貿易戰,它不僅是一個迫使對方在談判桌上讓步的工具,也可以是讓一個國家體制徹底崩解的前哨戰,以這樣的角度觀察,美中的貿易戰不無可能開啟另一起人類在21世紀對人權價值與生活方式選擇上的鬥爭。

因此,台灣的精明商人應該要認清這樣的國際情勢,並在這樣的國際情勢上尋找相對安全的出路,目前仍有選項,但就看有沒有決心脫離那個過去曾讓你發一筆橫財,但又漸漸吃定、剝削你,甚至開始霸凌,威脅到你身家性命的國家。

在可預見的未來,台灣應該以甚麼態度來面對中國呢?我個人認為有兩段八字箴言可以用來做為原則,那就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和「距離越遠,關係越好」。前八個字是適用於當中國處在獨裁專制的政體之下(目前的中國),後八個字則適用於中國有朝一日轉變成為一個民主國家之時(如果有那麼一天的話)。

至於中國共產黨建構的強國夢是否能實現呢?回顧人類的近代史,獨裁者的影響力是有其侷限性的。在自己國內,獨裁者也許可以透過全面監控手段與高壓統治來控制一切,但一但踏進了國際的場域,獨裁者想要成為區域的霸權勢必會遭來許多周邊國家的警覺與圍堵。若更進一步想要在全球稱霸,那麼招來的通常是毀滅性的結局,昔日納粹德國、日本帝國和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下場都是鮮活的例證。

中國領導人老愛自誇自己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世界各國,並以此論述要西方國家閉嘴。但殊不知這根本是畫錯重點,美歐日等國介意的是中國長年以來在國際貿易的領域,藉由操控匯率,剽竊智慧財權,大量複製與大量低價傾銷,以違法手段偷取商業機密,以及利用不公平的貿易手段來佔盡各國的便宜。當中國累積了龐大的財富後,中國社會不但沒有朝向西方所期待的尊重人權與建立民主體制的方向發展,北京政權反而是利用巨大的國家資本擴充軍事力量,遂行對外的擴張計畫,以及試圖改變亞太地區甚至全球的權力結構。更糟的是,當今的中國掌權者居然還透過修改中共黨章,創造出一位無任期限制的超級總書記。此舉不但為中國內部未來的權力鬥爭埋下一顆不定時炸彈,更加深了西方各國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

但時局變換的速度可能遠超過中共領導人的預測,所謂壓力必招致反彈,野心必招來對抗。北京似乎已經忘記了當前大國賽局的遊戲規則,也似乎忘記了中國與美歐日的總體實力差距,更忘記了在計算所謂文明國家的整體實力時,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價值所代表的權重。

有人說中國在 2025年將成為世界的領袖,我倒認為中國或成最大輸家的日子已經開始倒數計時。

作者:

陳建志,曾為野百合學運文宣組總召集人,長期參與公民運動,目前服務於資通訊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