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庸禁書」談「誤國誤民的醫生」/李昌華

1560

文/李昌華

一、引言:

一九七○年代中蔣介石崩殂(當時國民黨用崩殂明褒暗貶羞辱他),毛澤東次年也去世,中國兩位獨裁者都走了。那天在史研所歐洲史的課堂上,年紀輕輕就得到劍橋博士的王教授意有所指的說:「歷史除了人名和地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小說除了人名和地名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這段話說得真有意思!

古今中外多少史家如中國正氣歌講的「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因求真不得善終者多矣!有的降官黜爵,有的身陷囹圄,更甚者滿門抄斬,故有史家轉用文學作品發舒心中塊壘,以前姚從吾教授說「歷史在求真,哲學在求善,文學在求美」,這藩籬早被打破了。

中國梁啟超認為傳統中國史學以帝王將相為主體,他說傳統史學敘述的不過是「人間一二有權力者興亡隆替之事」,西方也有這現象,所以庶民生活的點點滴滴,小說的描述沒有顧忌,反而更能表達真實的人生,是史實的呈現。

二、金庸禁書之最-鹿鼎記:

年少在國民黨白色恐怖統治下,很多書籍(含三十年代文學作品等).歌曲.電影都莫名其妙被查禁,國民黨不讓我們看,反而激起我們的好奇與興趣,偷看禁書是極大的樂趣,香港僑生返鄉時夾帶禁書回台灣滋潤我們飢渴的靈魂。查良鏞在香港辦明報,因「政治學台灣,貪污學台北」等言論得罪國民黨,他的武俠小說被列入禁書行列,書商只有把《射鵰英雄傳》改成《大漠英雄傳》,由司馬翎掛名上市。警總草包單位用《射鵰英雄傳》歌頌寫沁園春「只會彎弓射大鵰」的毛澤東,想消滅《射鵰英雄傳》。其實國民黨更該禁金庸的是《鹿鼎記》,因為金大俠借《鹿鼎記》指桑罵槐道出中國現代史上荒淫無道的陳年往事,真的是「知我者其惟鹿鼎記乎!罪我者其惟鹿鼎記乎!」

金庸作品文筆不如陳喆的愛情小說精鍊優雅,但瓊瑤遠離人間煙火的故事可看性低,金庸刻畫出欺親滅徒如馬騜的偽君子-岳不群,又塑造逢迎拍馬、欺善怕惡、胡言亂語、思想齷齪、歧視女性的登徒子-韋小寶,把人性七情六慾的扭曲寫得淋漓盡緻,讓人拍案叫絕。歷史上的清康熙精明絕不會如鹿鼎記中描述的無知,連沒淨身的韋小寶都能混進清宮胡鬧,他的妹妹竟成韋小寶七個老婆之一;又假借順治皇帝出家到五台山,宮廷中鬧出假太后與姘頭不可思議的故事,金庸故意用這些荒唐事影射民國史的光怪陸離;鹿鼎記中如韋小寶、假太后之流的在民國史上處處可見,可歎的是如韋小寶者在民國的造神運動中,成為英雄也誤國多年,使有識者浩嘆不已。

三、孫文不堪探究的神話:

孫文是個被神化過度的人物,鹿鼎記有不少地方描述他,台灣人應該把他從神壇請下來了。國民黨長期逼台灣學子讀三民主義,大一還必修國父思想,終於讓台灣大學學生認為大學最沒意義的一門課是《國父思想》。台大在黨國嚴控下,學生都能明辨好壞是非,只有冥頑不靈的國民黨抱殘守闕等待壽終!我們姑且不論孫逸仙人格瑕疵、出賣國權、以怨報德、所託非人等嚴重缺陷,就從三民主義、五權憲法說起吧!

孫文一個戀童癖(對朋友未成年女兒都敢染指),又有草莽個性的人( 孫文折斷村內「北帝」廟中神像之手,被村人攻訐圍剿),國民黨告訴我們他學貫中西,他27歲畢業於香港野雞學校,香港、澳門政府沒給他醫師執照,他後來開藥局當密醫。這樣的人會像國民黨御用文人說的留下「俟諸百世而不惑的」思想,真在考驗我們的智商。他自己說他思想淵源有三:「因襲吾國固有之思想者,規撫歐洲之學說事蹟者,有吾獨見創獲者」,說白點就是東併西湊的大雜碎,光說獨見創獲者鄭竹園說是積極的民族主義、權能區分說、平等的理論、權的主張、國際關係、經濟制度六項,這哪是孫文獨創的卑之勿甚高論,國內外早有了。很多號稱孫文思想專家在台灣騙吃騙喝幾十年,最後連王昇政戰團隊掌控洗腦的首腦馬璧等都心虛逃到中國附匪去了,變成「三民主義必將統一中國」苦澀的笑談。


(1888年,孫中山〖左二〗在香港西醫書院)

中國孟子曾說:「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在人治的中國很多良法美制都會變樣,孫文的三民主義許多地方是國民黨用來愚民的,根本無意也無法實行,如「漲價歸公」,「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國家資本」,尤其讓毛共打垮國民黨的「土地改革」等,中國史上王莽實行「六筦」制度,真正節制私人資本、敢向有大批土地者抽空地稅等消除貧富懸殊的做法,胡適、錢穆等給王莽正面的評價。國民黨只會與財團土豪劣紳掛鉤,魚肉人民與知識份子等,在中國四年內被共產黨打敗,逃竄來台繼續亂搞,怪不得台大政治系教授笑說國民黨只會實行孫文的民生主義育樂兩篇而已!

歐美多少民主國家採行十八世紀法國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政府幾百年了,孫文把考試、監察權分出成五權政府,還說考試權和監察權是中國發明的。看這百年來民國史的演變,不能不說這是疊床架屋、勞民傷財的制度。台灣修憲前有國民大會、立法院、監察院三大國會,後來才把監察院定位為準司法機購,結果權責分不清,一個有效率的政府不該如此。

四、轉型正義的重要:

中國歷來司法不獨立,都由執政者掌控,國民黨培養一批專門打擊異己的鷹犬,所以有人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監察院本來職司官員違法亂紀之糾舉彈劾,可惜在黨國掌控下,如陶百川少數稍具古御史風骨外,其他人仰逢上意,只敢拍蒼蠅不敢打老虎。太多人認為監察院該廢掉,該廢而不廢的監察院最近反如陳師孟委員說的可用監察權來糾舉司法人員的不中立,多年來許多法官辦綠不辦藍,司法程序的不正義,使司法公信力蕩然無存,陳監委的努力該獲得肯定。只是我們不解的是執政當局為何放任司法不公而不處理,如陳前總統審判程序嚴重瑕疵,越方如唆使辜仲諒做偽證案等太多荒謬案件,司法單位早該快速處理做救濟或懲處法辦了,為何怠惰如此?政府公信力折損,絕非執政黨之福。

我們讀歷史知道轉型正義對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何等重要,民進黨人可能是史觀不夠或其他難言因素,出現親痛仇快之事,縱容做惡者逍遙法外氣燄囂張,阻礙社會正常理性的成長。台灣發生不少國民黨導演的血案,有的牽涉龐大利益共犯集團或許難破案,有的特務全天監視,或學者被約談,好幾個人被殺害,那一特務執班時發生血案真的查不出來嗎?連當時刑事警察局長都說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破案了,國民黨包庇殺手,民進黨執政了竟也不認真去找出元凶。年少時不懂中國老子說「治大國若小烹」,耳順之年體會出個中道理了,中國人會說「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國事如麻,治國者能不善用公權力,塑造公信力,讓「頑夫廉,懦夫有立志」嗎?難嗎?難在用人沒有大破大立的格局,促轉會成立,主事者竟然找一個妥協性高藍綠都肯定的人來當,這能真的正義轉型嗎?民進黨又錯失一次像中國最成功的商鞅變法「徙木示信」的好機會,可惜呀!

五、孫文播下毀滅的種子:

孫文最可議的是權力慾太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民初為對付袁世凱,不惜出賣東北國權;為了擴大自己勢力,造出陳炯明叛變;更糟糕的是外國人支持北洋政府,他竟然接近紅色蘇聯,提出「聯俄容共」政策,允許共產黨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還在1923年說民生主義是共產主義,播下了國民黨分裂,後在中國毀滅的種子。黃埔軍校成立後由共產黨的不倒翁-周恩來當政治部副部長、部長,多少優秀學生被吸收為共產黨員,或讓許多共產黨地下黨員滲透入黃埔,爾後的國共內戰中,國民黨的黃埔學生看到周恩來還要叫老師,怪不得國民黨黃埔校友中有人以當「常敗將軍」為榮,這段史實國民黨人竟然不去瞭解?中國共產黨尊其為「中國近代民主革命的偉大先行者」是正確的,國民黨尊稱孫文為「中華民國國父」是不是頭殼壞得太嚴重?

六、無色聯盟終不得逞的騙術:

最近台北造神運動中也出現一個爭議性頗高的醫生,李筱峰教授說他人格特質有:忘恩負義、性別歧視、物化部屬、諂媚中國、誠信不足、推諉塞責等,直逼馬騜2.0升級版。我百思不解的是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人,說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在國民黨反共教育下成長的醫生竟然崇拜毛澤東,去中共聖地-延安朝聖,到中國18次以上。這種反常行徑,有權威好友說中國共產黨握有他的把柄,因他腦下垂體異常,又太愛「阿堵物」了,他非聽命中共不可。我寧可認為這是玩笑話,不然台灣多一個變色蟲,我為了台灣獨立建國又被醫生騙了,不!這種人一定會被歷史洪流吞噬的。


(華視新聞報導:雙城論壇 柯提「一五新觀點」:兩岸一家親

利用媒體造就自己的聲望不一定錯,但這個人組成網軍,利用無知又可悲的年輕人攻擊對他有意見者。我親自體驗到有一議員質詢他為何市場改建不用省錢方案,她的群組幾分鐘內出現幾十個謾罵者,我稍為聲援議員很快也引來一群圍攻者。還有人笑我臉書只有兩個朋友,我不客氣的告訴他們我不上臉書,我認真的工作進修,我才不要像可憐的走狗,不想成長還要糟蹋別人。這個醫生豈只邪惡而已!

我讀過希特勒如何煽動年輕人的故事,德國一次大戰戰敗,凡爾賽和約的屈辱,割地又巨額賠款,使德國嚴重通貨膨脹,威瑪共和國無法改善惡劣慘況。有演說天份的希特勒提出鮮明的口號「撕毀凡爾賽和約」、「大炮重於奶油」,凝聚德國人心。希特勒用選舉方式取得政權,和義大利莫索里尼政變奪權不一樣,這是民主政治的一大盲點。納粹帝國後來所作所為太獨裁,造成二十世紀人類大浩劫,但希特勒最少提出鮮明的政見,台北這個收割白色力量者東扯西扯,今日說的和明天說的不一樣,對的都是他做的,壞的全是別人幹的。

這個人內心充滿邪惡思想,從他批判離職的官員和對監督他的議員的連番攻訐,在在證明他人格的超瑕疵;他去中國多次是否與法輪功信徒器官被活體殘酷移植有關聯更該好好調查,怪不得連阿扁前總統看透他了,拒絕再與他見面;他還在中國共產黨加持下,說要超越藍綠,結果白色力量變成無色聯盟,台灣年輕人真無腦的那麼好騙嗎?更可笑的處處以中國馬首是瞻,仰共產黨鼻習,我真的很不齒這個人。英國大文豪蕭伯納說過:「凡是天才年輕時當左傾,到中年仍相信共產主義,則必是白癡。」;前法國總理「勝利之父」-克利蒙梭真言:「三十歲以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沒有良心;三十歲以後還相信共產主義,沒有大腦!」,這是何等的至理名言呀!中國古人太甲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應是斯人的最後寫照。

作者:李昌華

台灣南投人,曾任職中臺科技大學及各大補習班,現為半退休狀態。卡繆說:「幸福不是一切,人生還有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