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台灣最近之怪現狀/李昌華

651

文/李昌華

這兩天有位認識幾十年,一起遊行多少次抗議藍色暴政的朋友,叫我以後不要line政治的資訊給他,他要健康,耳根清淨;昨天有一群絕對深綠的朋友來電說:他們一群人這次選舉要出國拒絕投票,我勸到後來真的有點茫茫然,不知台灣人怎麼這麼可憐。

我才知道邪惡痞子「外溢效應」真的有,不是智障年輕人被騙瘋狂當幫兇,而是原來認同台灣的中老年人的要自我放逐,那是哀莫大於心死的苦。當年「惜其為吳湯興、徐驤所笑爾」,後以滄海君自居的人寫的「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扁舟去做鴟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會真的嗎?

很多朋友支持綠色政權,不像有人說的是為政治利益;有人評論執政黨的錯失也不像有人說的被敵人分化,更不像有人說的是總統的「反叛軍」,大家反叛的是邪惡中國和沆瀣一氣的無藍力量。

我們年少被國民黨洗腦後覺醒,共同期望台灣永遠脫離中國,成為李鴻禧教授說的「東方瑞士」。我們知道沒有一個政府是完美的,但是要改革成廉能為人民謀最大福利,大家也知道台灣目前處境內外都很險峻,還好美國出了川普總統,他們深入瞭解中國的邪惡和赤化世界的野心,對中國全方位的制裁,台灣才出現曙光,如現今美總統是歐巴馬或柯林頓夫人,請問能維持現狀嗎?

維持現狀當然比馬承認九二共識好,但美國朝野上下釋出那麼多善意了,台灣連稍微突破一下都不敢,政府官員在國際場合都被訓令不准講「台灣」,這種唾面自乾的做法,讓許多支持者失望,這算政績嗎?政府要大家體諒政府的苦衷,要無條件的支持,請問政府有聽到支持者卑微的要求嗎?

台灣獨立建國不是一蹴而幾的,是要深耕教育的,當年「牽手護台灣」凝聚台灣人的心,使台灣往前進了一大步;現在民間推動反併吞公投,執政黨中央避之惟恐不及,還快速決議黨員不可參加。一個民進黨員朋友暴跳說:民進黨有苦衷為何不事先派人找主事者溝通,鬧到支持者分裂。一個自稱最會溝通的政府是這樣對付自己人?還說:《民視》每天罵政府,怕遊行到總統府大罵,民進黨就不好選舉。請問不讓他們罵就好選舉嗎?政府真的沒缺失嗎?把同志變成敵人好奇怪!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讓我百思不得解的事真的多,當年研究國共鬥爭史,共產黨出身的郭任教授等告訴我們共產的許多秘辛,教授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們:「你們想為台灣多做好事,中國人的非法之錢絕不可拿;中國的男人女人不可玩,拿了玩了,你們一生會被操控,會背叛你們的理想,做出對不起台灣的事。」史書記載,國民黨許多高官和將領為了貪圖錢財和女色,被共產黨掌控成變節的可憐蟲,毀了國家害了百姓,也讓號稱研究曾國藩(被國民黨神化)面相學名著《冰鑑》超有心得的蔣介石知人之明破功,殷鑒不遠。

可惜國民黨的反共教育沒把這一頁頁丟臉的往事教育台灣人,台灣人瘋狂的跑去中國釣魚台賓館享受被釣的滋味,台灣的政商名流等去中國一定被監控,住進賓館全程錄音錄影。台聯黨吳立委曾講出他被跟蹤偷拍的往事,台灣人去爽快後變節的太多了;前部長郭女士去中國開會,高人指點她在旅館洗澡一定要關燈,不然會被拍到不雅畫面,可能會被剪接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郭部長照做了。高人呀真是高人!台灣到底有幾個高人?

有一次教授告訴我們:「台灣政府要不被中國掌控,絕不能重用常去中國的政客學者等」,年輕時認為教授太偏激,歲月增長我終於知道個中道理了。有認識的台大教授絕不去中國講學旅遊,拒絕登入中國名人錄是何等的高人呀!大學時讀中國《論語》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何等正確。阿扁總統執政時,前中央銀行陳副總裁提出,去中國要抽國安捐,現在想想還真的有道理,因為那裡是危邦。

痞子「花名冊」事件,一年多前我已聽與呂副熟識的名政論家談過,現場痞子講得洋洋得意,提到「花名冊」時,痞子太太勃然大怒,夫婦大吵而結束飯局。天下最可憐的時常是女人,丈夫做缺德事,老婆還要幫夫圓謊,說飯局吃得很愉快,問題是飯局現場其他四個人都是白痴或鄉愿嗎?真相易明都敢說謊,唉!中國《三字經》真的要改成「人之初,性本惡」了。

我瞭解台灣男人去中國不嘗鮮的太少了,我常勸親友學生絕不可讓丈夫或男友單獨常去中國或長住,因為撒旦的誘惑太恐怖了。像浮士德能拒絕誘惑的是聖人,問題連孔子都有外遇了,台灣有聖人嗎?

我的綠色好友對民進黨最灰心的是總統府、行政院和民進黨對痞子被諾貝爾獎提名人葛特曼批判的態度。一個長期關懷中國非法摘取活體(法輪功)器官的美國人來台告訴台灣人:痞子有問題,黨府院在很多議題上都保持沈默,惟獨葛特曼來台,黨府院很快的一起表態支持痞子,置姚文智於何地?

葛特曼不是民進黨影響來台灣的,但活摘器官與民進黨、台灣人無關嗎?秘書長膽敢把他撇開。當年納粹屠殺人讓世人痛恨追訴到現在,活摘器官的罪行比納粹更嚴重幾百倍,國際特別關注,台灣執政黨的策略真的很奇怪。更怪的是府院都說:沒證據不要亂控訴醫生,目前太多證據都浮現了。黨秘書長、總統府的發言人就不論了,台灣人寄予厚望的賴院長說的話對他威望一定有大傷害。我如果是他,我會說:「政府一定好好調查,使事情水落石出,還人清白或法辦」,何必輕率為說謊成性的人背書。

我的好友很痛苦的告訴我,難道我們支持的現在民進黨也⋯⋯,所以會做親痛仇快的事嗎?天呀!我知道他已經痛心疾首到胡言亂語了,我請他趕快去看醫師,希望他早日康復,我也知道「解鈴還需繫鈴人」。

中國孟子曾說:「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這樣的人在現在太稀有了。有人罵民進黨議員為痞子搽脂抹粉,恐嚇民進黨,算了不論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原諒他們都是國民黨教育體系的產物,想要成功不擇手段。那個時力的立委不遑多讓,歷史洪流過了,他們全都了無痕了。

我們該檢討的是台灣人為何變得這麼急功好利,不管是非對錯就是要得到想得到的。我看過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也看過李喬的《醜陋的台灣人》(書的律師是謝長廷),台灣人的醜陋是中國傳來的嗎?如果台灣繼續被日本統治會變得好,我相信,但這一代(四十歲以上)的台灣人承先啟後保留一些良善的台灣個性,當下被藍色和號稱無色紅色聯盟破壞蠻多。

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被蠱惑的亂了人性,台灣又缺少像日本明治維新時的福澤諭吉認真辦「慶應義塾」(慶應大學),提出「脫亞入歐」論,引導日本走向成功之路。台灣新聞要走向正面良善內容才對,政論節目該減少,有些號稱名嘴什麼節目都敢上,他們好像無所不知的胡說八道,如當過台大哲學系主任的在電視上講的話語毫無邏輯,又背離事實,如果是我絕對藏拙,不敢糟蹋殷海光的招牌。我很早就告訴學生有些大學哲學系絕不能讀;看到那些背骨的年輕議員來自台大法律系,我要告訴學生該做正確的抉擇了。

台北帝國大學演變成台灣大學,可惜被蔣家父子尤其蔣經國糟蹋得很嚴重,經過四六事件、殷海光事件、哲學系事件……等,蔣經國派閻振興去台大當校長。大家都以為政治大學是黨校,但政大有些蛻變,有主張台獨的當歷史系主任,認同台灣向中國說 NO 的當校長,那像台大從閻校長後變得比政大更像黨校。國民黨惡勢力盤根錯節的佔領台大到今日,民進黨政府沒從歷史中得到啟示,不能大刀闊斧的改造台大,讓他最少回到傅斯年時期的自由學風。違法亂紀的人在中國包庇下一直要當校長,執政黨最終找個時常去中國講學的部長,唉!歹戲拖棚,民調如何高?那些亂來的如何不越來越囂張?!

五十年前業師李定一教授曾在北投復興崗政工幹校對國軍高級將領演講,他公開呼籲中華民國政府應該立法讓高級將領和高官可娶三妻四妾,原因是高官和將領時常有外遇。為了維護偷情者聖人形象,幫他們照顧情婦的奴才時常雞犬昇天派做大官,有人做到總政戰部主任,洗腦殘害台灣人;更有當上國立大學校長的,把高貴的祭酒名位隨便破壞送給走狗,台灣能不亂嗎?所以高官應該多妻,你說不對嗎?

才疏學淺的我也大膽的向政府提出一個良善的建議,請特別立法台灣人去中國嫖妓,從現在起自首者完全無罪,另一半都不可吵架、記恨或離婚,務必要像中國人說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因為這麼一來在中國有色情把柄被邪惡中國操控者可以重新做人,可以「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台灣可以減少變節者,台灣成為東方瑞士就會更近了,請問你贊同嗎?

我和好友一樣有點悲觀但不會絕望,就因為那句話「悲觀的人沒有絕望的權利」,天佑台灣這個應許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