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選哪一黨選哪一國,政黨統獨新光譜/早見憂

844

文/早見憂

2018縣市長9合1選舉即將在本週末進行投票並揭曉結果。選舉,對所有候選人或政黨而言,當然都不能輸或不願輸,儘管有少數的候選人或團體其實並不是這麼想,因為透過選舉一方面既可進行許多不同層級的訴求,設法拉出原本該受重視卻完全被漠視的議題──例如「終止代管」的建國派訴求。此外也可透過提名候選人數量多寡或區域資源配置,達成分化對手的票源或預作讓席。

光是投入「地方選舉」的動機就有這麼複雜的「輸/贏」理由,這真的是一個有著「正常國家」會有的選舉現在嗎──但在設法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不少抱著志不在當選的參選團體與個人,便已先否決這個問題的正當性,因為對不少人而言,他們會告訴你:醒醒吧!你沒有國家!

如果「你沒有國家」這句話是「假」的,那麼日前金馬獎紀錄片獲獎者傅榆導演發表的痛楚感言:「…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將顯得充滿弔詭與悖論。因為沒有國家,才會希望有個國家,然而在修辭上卻必須轉化成「有國家,但沒被當成是獨立個體」──沒被當成是獨立的個體,這到底是有國家?還是沒國家?

這個弔詭的修辭反映的恰是當今的台灣處境。若肯定「沒有國家」那怎麼需要繳稅、舉辦民代選舉,或選舉結果怎會有效力?但若肯定「有國家」那麽人盡皆知「中華民國」沒有被當成「獨立個體」看待,這又卻是事實──「個體」是個非常壓抑的用詞,傅導可能很辛苦地想了這個代用字,畢竟公開場合也不好意思直接說「沒有被當獨立國家看待」。

有個State(國家體制)支配著台灣島,但它沒被當成獨立的State(國家體制)這曾經是一種冷戰格局中的現實──在不久前有學者才宣告「新冷戰格局」到來,未來的「台灣」還要持續依賴這種特殊的現實而維持其形式上的主權嗎?「中華民國」到處碰壁的窘境,世界上只有17個「獨立個體」承認它的合法性,而且正在減少中,更窘的是「中華民國」的原本持有主「中國國民黨」在2004年後已鐵了心,想方設法要出脫變賣───當時的背景是總統大選二度敗給陳水扁,國民黨經歷李朝12年「為本土化」而清黨的政策後,主流與非主流與1990年以前屬非法的統派,結合成一股新勢力,這股新勢力雖然還是以國民黨與少數統派政黨為核心,但與1990年以前截然不同的是,新國民黨的形態與目的是以「取消」中華民國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併」為目的,而與昔日非主流或統派團體採取分進合擊的側翼戰術合作形態,這種新格局請參考下圖:

請注意,2000年後,中國國民黨與李朝或蔣朝時代有一根本性的差別

這個差別呈現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國共產黨」的親善態度,在2008年後,更從態度上轉為政策。甚至在不同的場合中,以國民黨主席、與代表中華民國的位格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國際宣布:「不能說中華民國,這樣就是兩國」──此語雖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在2015-07-02參加總統大選時對「一中同表」所提出的解釋,但事實上她只是重申了馬朝時代的態度與政策。馬在2008到2014年之間以不同經貿甚至文化合作形式,讓渡了「中華民國」在政治經濟上的自主權,只是國民黨始終阿Q地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會承認中國民國的主權,這就是所謂的「一中同表」───然而這種修辭只是礙於60年來已經被「中華民國」政治教育給生產出來的大批「中華民國認同者」的選票,因此做為原料加工生產上游的機器不能不露出妖尾馬腿。

一句話,支持中國國民黨就是支持取消中華民國,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收中華民國領土的政策。這是國民黨事實上的立場與態度,然而它卻不能明說,它最多只能說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完成和平統一。它得假裝否認在統一過程中「中華民國」是被消滅者,未免此麻煩,相關主張只能交由新黨或不同的統派政黨進行公開主張。因為在2004年第二度敗選後,國民黨已經清楚意識到,今後的「中華民國」可能無法再像過去60餘年一樣,完全任由其擺佈支配,與其「祖產」落到「外人」手裡───包含民進黨或其他勢力,不如親自處理掉「祖產」以便得繼續與中國聯手持續「代管」的位階,但與中國聯手也只是「親中者」一廂情願的自以為是,一向以武力強制改變認同的中國,何須假手一群連自己社群利益都會出賣的的蠢貨?

中華民國與台灣的關係,事實上只是戰後盟軍委託其「代管」,這是「事實」不是「論述」,不僅是1970年以前的國民黨文件檔案都這麼紀載,甚至就連蔣介石自己都非常清楚「台灣法律地位僅是託管」*(參見附圖)1949年蔣介石在南京電責陳誠有關中華民國與台灣關係,儘管1952年簽了台北和約作為舊金山和約之補充,但當時的外交部長1952年7月葉公超對照會第一號是否具有領土主權之法律效力,表示:「……換文所規範者,非和約之法律效力,而為和約之適用……其效力為臨時性……雙方換文中訂定的適用範圍是指我國政府控制下的一切領土,所謂控制是一種事實的狀態,並無任何法律意義,與法律上之主權,截然不同……」

〔圖說:國史館藏,《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002-070200-00024-058。
〈交擬稿件—民國三十七年一月至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請注意末三行字樣:台灣法律地位與主權,在對日和會未成以前,不過為我國一托管地之性質,何能明言做為剿共最後之堡壘與民族復興之根據也,(豈不令中外稍有常識者之輕笑其為狂囈乎。)」括號字樣在另一頁,礙於篇幅僅貼關鍵字。〕

綜觀中華民國代管下的台灣政治演變,從兩蔣朝,李朝、民進黨、馬朝⋯⋯至今,最意外的轉變是,中國國民黨從捍衛「中華民國」並以長達50年的三不「鎖國政策」與中國劍拔奴張對峙,但在2000年、2004年連續兩次喪失掌舵位置後,開始驚慌地發現,「選舉」與「中華民國」本土化的危險,如今的中國國民黨,已經完全走向「取消中華民國」簽訂和平條約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收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代管地台灣。

一心支持「中華民國」的選民們,真的願意繼續支持一個要將你們安居並於島上努力十數載的土地與社會,交給中國國民黨──一個堅持要取消中華民國,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收*(即「統一」的意思)的政黨嗎?

本文的目的當然不是要替民進黨拉票,儘管很可悲,一個在90年代初期尚有部分懷抱著「終止中華民國代管,建立台灣國家」的民進黨,在短短10年間,建國大志煙消雲散,戲劇化地變成了「堅決捍衛中華民國主權,維持台海現狀」的中華民國政黨,輕易地接受「本土化」理(李)論。

「中華民國的本土化」與「劇場式選舉」固然是中國國民黨與統派的裂解因素之一,但這是柄雙面刃。「中華民國的本土化」與「劇場式選舉」同樣造成了「建國派」遭到各種新舊形態的「次政治」──包含族群、性別、階級、農、商、工、漁、環、學等不同的社會要素「延異」其Tâioân Nation類以建立的中心,缺乏「台灣國民主義」視野的政經判斷,也增加了遭中國併吞的風險。

但兩相權衡下,暫時間,民進黨的政策,至少消極上還拖延遭到中國併吞的的時間,相對的,國民黨的政策是取消中華民國,落實中華民國憲法有關「統一」的條文──「統一」的意思就是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取代,高雄人也好、台南台中人也好、台北人也好,難道你們要選給一位替「中華人民共和國」鋪路的國民黨或親中國的首長與民意代表嗎?

無法分辨箇中的利害關係也無妨,11/24星期六,認明凡中國表態支持的候選人,絕不給票,即可。台灣的發展無須與中國合作或談判,台灣的長期發展只能由「終止中華民國代管,建立台灣新國家」進行「基礎性」工程。能使台灣續航的,並不是招睞中國觀光客後,商店街多開幾家麻糬店、多賣幾杯冷飲,這不是經濟建設,這叫持續第三世界化的殘景維持,經濟就是政治,沒有制度調控的經濟,必然導致財團分割自然與社會資源的政體。11/24的9合1選舉,雖是地方層級,但卻是國際媒體觀察,台灣基層社會政治經濟動向的最佳時機,若在本次選舉中,至少形式上反對「九二」,並堅持「兩國論」的民進黨,落敗,且深具宣告意義的「東奧正名」大敗,那在國際媒體的判斷下,將會認為「台灣人或許為了錢,更希望被中國所併吞」,選民們,這才是不則不扣的台灣之恥。

作者:早見憂
小時候在表演藝術圈搞種種劇像實驗,破產後靠寫廣告維生,2006年後躲起來做古東南亞史與海域亞洲研究,變成一個沒甚麼出息的普通大叔,現在不知道在幹甚麼,只好靠點翻譯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