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的假象/李昌華

588

文/李昌華

我景仰的莊萬壽教授要我寫「新貳臣傳」,我有興趣,只怕選舉輸了,可能增加許多篇幅,真的「時窮節乃現」;但教授要我說如何讀中國史,才學譾陋如我者絕不敢造次;今年台灣選舉從北到南處處造假,假消息、假政見、假抹黑、假推薦等等,讓我體會中國幾千年造假文化已在台灣集大成,尤其中共在台第一代理人更發揮得爐火純青,感恩師父,感恩中國,順口溜說得好「十億中國人九億騙,還有一億在學習」,有人說韓×瑜是習×平的私生子,誰敢說不可能?

中國人日常騙騙騙,史書也充滿假象,稗官野史可信度低,連官方修纂或認定的正史亦充滿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偏見,中國南宋文天祥曾感概說「一部十七史從何說起?」,我們就從中國和國民黨最喜歡說的「道統」說起吧!孫文說「中國有一道統,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前面近神話人物不論,從方中業師說第一個篡改歷史的周公說起吧!

中國西周重視長幼有序,演變成後來的宗法制度,史書說「武王死,周公攝政,兄弟管叔、蔡叔不服」,後來發生管蔡之亂,周公東征後殺管叔,放逐蔡叔等,請問為何不是兄長管叔攝政,鬩牆之爭不一定是周公對;後人歌頌周公,真的管叔真那麼萬惡嗎?有人說斷爛朝報的中國歷史是為成功的人寫,用來抹黑失敗者,不是嗎?讀中國史和讀中國文學感受不一樣,周公東征之事見於《詩經》〈鴟鴞〉、〈東山〉、〈破斧〉及《尚書》〈大誥〉等,看完我們會被周公謀國之深感動,但真的嗎?就像我們吟詠唐宋八大家的作品,其人真的如其文說的那麼「生平無不可告人者」(司馬光語)嗎?讀其文不知其人可乎?文史早該分家了!

時常聽說「中國人不殺中國人」,別傻了,中國春秋宋襄公和楚國泓水之戰,宋襄公說:「不重傷(不讓人二次受傷,就是不攻擊傷員),不禽二毛(不俘虜老年人),不鼓不成列(對方沒有排好隊列時,本方不能進攻)」,慘敗被譏為「宋襄公之仁」(婦人之人),從此中國人大殺中國人,且趕盡殺絕,不留下復仇的種子,中國孟子寫下了「殺人盈野」的沈痛故事,後面不是只有杜工部的「兵車行」等,歷代控訴殺人暴行的篇章一直到今日沒停過,且越來越變本加厲,今天還有人說中國愛好和平,真是他馬的!

正氣歌中的「在晉董狐筆」中的「趙盾弒其君」,史書紀載:「趙盾說人不是他殺的,史狐曰:『…君弒,反不討賊,則志同。志同則書重,非子而誰?』」,這種要臣民忠君而篡改歷史的事,到孔子春秋經「一字褒貶」「微言大義」,發揮到極點,孔子說「知我者其為春秋乎!罪我者其為春秋乎!」好多中國統治者用孔子忠君(不一定愛國)思想來愚民,中國批評儒家者歷代不絕,最後毛澤東利用文革「批孔揚秦」,批判孔子是「封建代言人」,又指出孔子私德有瑕疵言行不一,誰說不對?孔子對後世中國人大量篡改歷史不要負相當大的責任嗎?

被造假說得最不堪的是秦始皇,後世史家不敢批判當代統治的暴政,人云亦云的厚誣古人,請問秦築長城修馳道,役使民力,請問後代沒做這些事嗎?築長城漢朝不論,隋38年而亡亦不論,當今長城是明成祖時期完成的,以前長城用夯土,今日長城是磚築成,我們現在去八達嶺爬長城都累得要死,明朝築城者是真累死,為何沒有另一齣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的戲,明朝人不會「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嗎?有人勸清康熙再築長城才被拒絕;只因為秦朝短命15年不抹黑行嗎?也請勿忘記明朝的特務統治是共產黨之外最無人性的;教科書罵秦始皇最凶的是他的控制思想-焚書阬儒,史書說「焚書」,李斯建議「史書只保留秦國史書,其他國家的史書都焚毀,…醫藥、卜筮、農業之書民間可以保留;想學法律的人以官吏為師,當時只是限制民間藏書,官方書仍然保存完好」,項羽入關中後,火燒咸陽城,…國家圖書館原本僅存的孤本全部毀。後人說中國圖書有五厄、十厄等說,歷代不斷焚書,最可怕的是清乾隆為修「四庫全書」,用盡極端手段,毀壞明永樂大典等對滿清不利的大量圖書,史家吳晗說過「清人纂修《四庫全書》而古書亡矣!」;如滿清是中國人,中國人憑什麼罵秦始皇;再說「阬儒」,史書說「焚書第二年,兩名為始皇煉製長生不老之藥的術士煉藥未果,散布許多對始皇不利毀謗的言論,始皇將涉案者四百餘名在咸陽坑殺,依《儒林列傳》記載認為遭坑殺者的確不是儒生、而是當時涉案的術士」,用今天的說法就是把妖言惑眾的妖僧活埋,今日如把被李敖點名的妖僧那幾大道場,或斂財歛色的宗教團體法辦,讓云云眾生不再受騙還在感恩師父,大家不感激政府公權力的運用才怪。

漢武帝被推崇為大漢天威的偉大帝王,漢民族侵略邊族謂之天威,但結果是李陵和李廣利討伐匈奴皆失利,還害史家司馬遷下蠶室,晚年的武帝妻離子死孤單棄世,這就是天威的下場,我真怕這種天威;漢武帝被談更多的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汲黯當面批評漢武帝「內多欲,而外飾仁義」,史家發現他只是外儒而內法,後來建議獨尊儒術的董仲舒時儒家和陰陽家合流,出現讖緯符命的迷信,如今日台灣道場信徒瘋狂感恩奇怪師父一樣,影響西漢國運甚至滅亡,所以東漢學者大力批判儒家,尤以王充『論衡』中的問孔、刺孟篇最著,儒家衰落,迨唐朝韓愈想「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北宋儒家才又成思想的主流,謂之道學(理學、性理學、新儒學),強調「存天理,去人慾」,結果矯枉過正,落得「假道學」之譏,多少人「滿口仁義道德,卻男盜女娼」何等虛假,也使女性地位特別低落,士人重德行疏政事,意氣之爭特強,兩宋亡於外族豈是偶然,後世批評儒學到清季太平天國時焚毀孔孟之書,稱孔妖、孟妖為最激烈,民初新文化運動提出「打倒孔家店」、「把線裝書丟到茅廁」,儒家真有大問題?從歷史發展和檢討者的文獻中,我們知道統治者用儒學忠君思想治國有政治的考量,日本明治維新「脫亞入歐」的論述更加深我的想法,國民黨推動儒學更有愚民功能,袁世凱提倡儒學亦如是觀;國民黨逃到台灣後,還找一批特務去香江推動「新儒學」,他們寫了好多看和不看沒差的作品,這些號稱「新儒學」宗師行為猥褻不堪,儒學早該衰了;可惜台灣多少父母無知還強迫兒女去「查經班」讀儒家經典,讀這些書孩子怎能贏過韓×瑜、柯×哲這些怪異中國代理人!請讀中國韓非子或道德經等法家、道家之書,才知道如何對抗邪惡永保安康,會有處世的智慧。

王莽又是一個被抹黑的人,還說「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他的謙恭被說偽善,他到死時還在讀書被說食古不化,因他的新朝只有15年;他有心消除社會的貧富懸殊,中國最早向有錢人抽空地稅的是他,窮人死喪葬費由政府負擔,提高營業事業所得稅等,他不斷幫忙弱勢窮人,得罪有錢人,後世有人隨便說說「漲價歸公,節制私人資本」等都是說說而已,結果王莽被商人暗殺死掉,後世不斷謾罵他,胡適.錢穆等人為他辯護,可惜洗腦者繼續洗腦,有幾個人聽說王莽是中國惟一和平改朝換代者,他被殺後從此中國改朝換代一定大屠殺,中華民國 號稱民主共和國對滿人的殺戮一樣不手軟,學者說王莽後中國從此走進黑暗時代,有幾個台灣人體會中國文化歷史的惡質,繼續為虎作倀。

中國孟子說:「君子惡居下流,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短命王朝隋煬帝當然什麼都壞,連開鑿江南河溝通南北交通,都被說成是為了遊幸江南;歷代貪官污吏陷害忠良,民不聊生,官逼民反,失敗了一定叫什麼之亂,為政者的暴行視若無睹,這不是資治通鑑說的「國家之興衰,生民之休戚,皆加以選錄」吧!

我們時常被騙說人類其他古文明,都被外族征服過而中斷,只有中國歷史綿延不斷超過五千年,這種騙法害我同學到哈佛修歷史博士,在seminar時講出中國歷史不斷說,美國教授當場叫他離開教室,告訴他根本沒資格讀歷史,那種羞辱他永難忘記,還好他返回台灣修博士,後來當了歷史系主任和院長。

戰亂的中國,五胡亂華滅了西晉,使黃河流域的中國人流離失所,神州沈淪生靈塗炭,五胡是漢民族嗎?中國歷史不是以漢族為中心,其他都是蠻夷戎狄野蠻族群嗎?孫文有時說「五族共和」,有時說「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隨他去胡扯;漢民族攻打異族,滅人族群開疆拓土叫武功天威,好不過癮,歷史終於反撲,兩宋都被異族滅掉,開始江南半壁江山猶在,最後「只會彎弓射大鵰」的蒙古鐵騎部隊席捲全中國,漢民族不是亡國了嗎?史家說元朝九十年又亡了「因他們馬上得天下,馬上治天下,焉能不敗」,真的嗎?

元亡明來,又是漢人主政的中國,史家寫出了「伴君如伴虎」的恐怖,中國人大殺中國人的大戰場出現,史家吳晗「朱元璋大傳」輕描淡寫的說出朱元璋的可怕,文字獄的折磨士人,剝皮、挖腸等酷刑,梟首算是快樂刑了,後人該頒個諾貝爾殺人獎給朱元璋,不過這是中國人另一個苦難的開始而已,明朝290年 ,漫漫長夜還有得中國人痛苦哭嚎,錦衣衛、東廠、西廠、內廠等特務機購一個一個設立,絕無人性的太監把明朝當做他們的殺戮戰場,鬥爭殺人族滅絕不手軟,我們看了丁易「明代特務政治」,慶幸自己沒生為明朝中國人,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時代,如還有人再說中國愛好和平,我一定詛咒他投胎去當明朝人。

請問這樣的中國明代不該滅亡嗎?活該末代皇帝只有上吊殉國,大位不能以智取,取得大位有時是毀滅的開始,崇禎皇帝告訴女兒「何必生長在帝王之家」的遺言,世人有幾個參透 ,非爭權奪利到死還不罷休,可是害死了多少苦難的靈魂,中國老子說得好「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道家在亂世中要人「無為而後無不為」,真的消極不積極嗎?

末代王朝是異族建立的,中國早滅亡過了,再滅一次中國人反而較好過,孫文說的滿清入關的屠殺-揚州十日、嘉定屠城,中國人知道那是騙術,大部份改朝換代的中國人都會被屠殺,漢民族還是讓滿族統治268年,最大原因是滿清恩威併用手段的高明,先用棒子好好打你一頓,再給你蘿蔔吃吃,順治先廢除明代所有的特務機構,康熙下令永不加稅,雍正廢除賤民階級,還火耗歸公消除貪污(特支費只能用於公務,剩下的繳還國庫,馬英九特支費拿來買泳裝,剩餘的變私人的,好在他生在今日,如在雍正時一定滿門抄斬,我真希望他是雍正時的人),順康雍乾被稱大清盛世,除沿襲漢民族繼續侵略邊區民族有武功外,最重要是他們的改革是當時人民最需要的,且用最好的方法使人民有感,明末清初三夫子顧炎武等反清復明的呼籲只是呼籲而已,不要罵漢人笨漢人賤,因為滿清帝王認真讀書,他們知道「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為政之道其實就這麼簡單,多傾聽人民的聲音,不要與民意對抗,老子說「治大國若小烹」,可惜台灣人民託以重任的民進黨高層有幾個人體會這哲理?

近代中國的悲劇,鴉片戰爭揭開了序幕,有人罵這個罵那個,李鴻章何辜被罵「喪權辱國之能臣」,而忘了史家叫他「東方的俾斯麥」;慈禧倒霉被說「亡滿清者葉赫勒那氏也!」,我們讀歷史的如沒宏觀的視界,只是人云亦云,就是被洗腦,還要洗腦眾生,那罪惡大了;我年少被黨國洗腦而覺醒,國民黨史是我專攻的一部份,今宵酒醒才知曉風殘月一切都是騙,我在做贖罪的事,因我被騙還騙人;歷史的諒解讓我設身處地想說,我如果是李鴻章或慈禧,我該如何做,我一定會做得比他們好嗎?我知道我不會比他們好我不敢罵了,那像國民黨、共產黨做得比清朝壞多了,喪權辱國之事亦很多,請問李鴻章如何死的?國共兩黨還敢批評李鴻章嗎?清季的悲劇源自康熙小鎖國、雍正的大鎖國(國民黨罵阿扁鎖國,阿扁絕無鎖國,只是他不像國民黨投降中國),把傳播西洋科技入中國的傳教士驅離中國,從此中國故步自封,天朝傲慢心態不長進,遇到工業革命後的西方日進千里,不知改革的大清對付西方的船堅炮利和優良的制度等,那人去主政都會孤臣無力可回天,台灣的希望-民進黨能只維持現狀,瞻前顧後畏首畏尾,不大刀闊斧改革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