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吃緊弄破碗/潘啟生

421

文/潘啟生

台灣地方選舉結束,網路、媒體上的激越言語稍歇,或許這時候大家可以心平氣和地討論一些被誤導甚至被扭曲的有關國家前途議題。選前,在韓國瑜三山造勢大會上,有熱情民眾擎著國旗激情呼喊,很久沒看見國旗了,國家快亡了;一定要支持韓國瑜,教訓民進黨。這樣的畫面連續在電視新聞台強力放送,讓這次地方選舉在部分縣市儼然成了中華民國保衛戰。

中華民國能不能亡?會不會亡?在討論這個命題前,我們有必要先釐清一個觀念,「國家存在的目的是什麼?」

1776年一份歷史文件對國家之所以存在,提供了一種極富價值的闡釋。它說「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 :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其賴以奠基的原則,其組織權力的方式,必須使人民認為唯有這樣才最可能獲得他們的安全和幸福。……但是,當一連串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發生,證明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這份文件就是美國獨立宣言。宣言提到為了保障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人類才建立政府,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另建一個新的政府。宣言在結論部分講得更清楚,大陸會議代表所要變更、推翻的不只是政府,而是國家––大不列顛帝國對北美13州的統治權力。

獨立宣言所主張的觀念,在其後的二百多年間逐漸蔚為風潮,對西方社會乃至全世界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國家除了強國強種、自我防衛、追求獨立自主尊嚴之外,另一重要功能就是保障造物者賦予人民的不可剝奪權利。如果國家無法做到這些,人民利用武力或是選票變更政府甚至國家,就具有絕對的正當性。

在這個前提下,政府、國家可不可以被變更、推翻?我們應該可以輕易找到答案。

2000年之後,台灣經歷了三次的政黨輪替,此即是人民利用選票變更政府的最佳例證。2008年,民進黨提出了第五號公投案–「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案,則是意圖以公民投票變更國家名稱的一次嘗試。不過由於國民黨的技術杯葛,公投案闖關失利。而此次喜樂島聯盟力推的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案,則是一次擦邊球式獨立公投,也是以失敗告終。儘管獲得了476萬贊成票,反對票卻達577萬,未能通過。東奧台灣正名公投被視為台灣獨立公投的先聲,台灣聯合國協進會UN宣達團、台中市醫界聯盟、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台中公義行動教會、908台灣國總部、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等團體本想利用此次東京奧運正名機會,為未來的台灣獨立建國運動舖基奠石,結果卻事與願違。

儘管東奧正名公投失利,喜樂島聯盟郭倍宏仍然持續鼓吹台灣應該儘快「獨立公投,正名入聯」,並依循喜樂島行動綱領落實台灣獨立目標。喜樂島的行動綱領包括:督促蔡政府修正《公投法》,讓人民可以公投決定自己國家的國號及領土範圍,以期能趕在明年4月6日、也就是鄭南榕自焚三十周年的前一天舉行「獨立公投」;最終目標則是制定新憲法。

追求國家主權的獨立,在國際上取得獨立國格,應該是現階段絕大部分國人的共同企望。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3月間所公布的台灣人統獨傾向調查,38.3%民眾支持台灣獨立,24.1%支持維持現狀,20.1%支持兩岸統一。數據顯示台灣獨立依然是未來多數台灣人的選擇。然而在現實的情境上,我們國家所面臨的處境遠較統計數據所指涉的情況更為複雜。

在國際環境上,面對中國的層層壓抑、圍堵,美國近期雖然釋出部分善意法案,但實際上我們運用外交手段取得突破性成就的機會,仍然不大。在此大環境下,透過公民投票、制定新憲或是大規模的人民運動以行使確認主權歸屬或分割國家領土,並藉以向中國宣示台灣的主權地位,或向世界說明台灣的困境與成為正常國家的願望,任何人都不能排除其正當性與必要性。只是現階段海峽風雲密布,鄰邦在對岸虎視眈眈,不只文攻武赫,甚至還運用各種商業、傳播力量潛遁滲透,企圖入島、入戶、入腦、入心,鬆懈人民意志,營造統一氛圍。加以台灣內部本來就存在著嚴重對抗、互不信任政黨陣營據壘對峙。此際,我們有無迫切之必要將獨立公投議題再次推上火線,值得深思。

在國際強權縱橫俾闔的夾縫中,我們面對極不平衡的台中美三邊關係,民進黨改變以往試探、衝撞的策略,以維持國家現狀作為施政主軸。在美中強權之間,一方面爭取美國的安全承諾;另一方面釋出善意,呼籲中國政府應該「盡快坐下來與台灣溝通,才能排除不必要的誤解」。同時也利用美中貿易戰爭炙烈之際,採取既合乎美國利益又有助於我國存續發展的作法,強化自己全球性的經貿與科技實力,增加中國武力犯台的機會成本與難度。台美關係也才有可能在東西強權爭衡情勢下再次提昇,建構、增強我國國家安全的支持網絡。在此關鍵時刻,切不能因為個人的理念,而把台灣前途再次豪賭在一場從經驗上看來勝算難以掌握的公投上。東奧正名公投不管從甚麼角度看,都是一場成本、風險不高的公投案,然而事實驗證,這一主張卻未能獲得人民青睞。此際如果再貿然提出台灣獨立公投,其結果可以預見。恐怕只是徒然灼傷台灣人民追求獨立的決心與士氣。吃緊反而弄破碗,如此舉措與暴虎馮河何異。

民進黨建黨之後,為維護台灣主權,有關國家前途主張曾多次轉換調整,但我們相信這些變換迴旋應該都是基於台灣人民主權確認,國家永續存在所做的努力。這幾年來,我們目睹民進黨以些微差距贏得總統大選,卻因為主政者施政失慮、個人失檢,馴至政黨全面潰敗。經過八年蟄伏,終能再起,搏取高位,同時控制國會。然此次地方選舉重挫,尤其中南部縣市的翻盤,略顯人心之所向。值此危急之際,希望民進黨中央能廣邀諸獨派先輩,摒棄歧見,協調步伐,建立台灣前途的共識, 共同維繫國家主權,以祈島國屹立於世。

作者:潘啟生
大華科技大學退休教師、曾任中央日報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