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對馬案與扁案的差別待遇/黃帝穎

997

文/黃帝穎

最高法院日前撤銷馬英九洩密案的高院有罪判決,發回更審,讓馬案繼續拖下去。同樣是前總統案件,最高法院當年卻罕見「自為判決」,並自創「實質影響力」,以史上最有迅速方式重判前總統陳水扁。

同樣是前總統涉及刑事案件,最高法院對馬案及扁案的差別待遇,將作實社會對司法不公的質疑。

「馬英九洩密案」為時任總統馬英九與檢察總長黃世銘之共犯洩密,介入特偵組偵查中個案,馬洩密的犯罪事實,不只在高等法院判馬有罪的判決書詳載,其共犯黃世銘歷經檢察官起訴,台北地院及高等法院也都判決有罪,判決理由對馬英九的角色也清楚記載,且事證明確。但最高法院竟認為馬英九洩密事實調查未明,撤銷原本有罪判決。

最高法院為撤銷馬案有罪判決,發回理由竟認,原審只以抽象標題性方式,籠統記載馬英九以口頭方式洩漏「陳榮和財產來源不明案」、「柯建銘之個人資料」等秘密,並未將馬轉述的具體內容詳加認定記載明白,不足成為論罪科刑及法律適用的依據。可見最高法院完全無視馬案(高院判決有罪)與黃世銘案(一審二審均判決有罪)之相同事實基礎,硬從原有罪判決挑出理由,採取對馬英九有利之認定,撤銷對馬的有罪判決。

兩相比較,陳水扁貪污案,程序中歷經「換法官」、特偵組教唆偽證、恐嚇證人等爭議,但最高法院無視程序爭議,仍是罕見「自為判決」,並自創「實質影響力」重判前總統陳水扁十一年有期徒刑。

然而,前總統馬英九洩密事證明確,甚曾引發國際媒體高度關注,美國華盛頓郵報以「台灣水門案」為報導;法新社更直指「司法濫權」,台灣法治瞬間成為國際醜聞。因此,2013年10月有28位國際學者包括:譚慎格(John Tkacik, Jr)、章家敦(Gordon G. Chang)、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家博(Bruce Jacobs)、林霨(Arthur Waldron)以及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等二十六位國際學者發表共同聲明,關切台灣民主。

當年,也有國內數十位法學者連署呼籲馬總統遵守民主憲政,更有者直指馬總統毀憲亂政。但可議的是,最高法院無視高等法院對黃世銘有罪確定判決及馬英九有罪的相同事實基礎,更蔑視國際學者及國內法界對馬介入偵查個案危及民主憲政的苦口婆心,最高法院宛如自絕於民主世界,執意發回護馬,公然拖延事實明確的馬案;而扁案程序爭議重大,最高法院卻未發回更審,自創實質影響力予以為重判。

最高法院對扁案和馬案的差別待遇,已然重傷人民對司法的信任。

黃帝穎律師
綠色逗陣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