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鐘下的孤影/李昌華

443

文/李昌華

那天早上十點,近「百年孤寂」的台大精神象徵——「二十一聲響鐘」下站者一排長者,大聲疾呼執政者絕不可讓違法亂紀的管就任台大校長,還有人指出葉放行管就是要為蘇貞昌接院長清除石頭,雖然這些話媒體都報導過了,正常人不相信;也有人說陳維昭和王金平還為管案去總統府見總統,我們寧可相信都是謠傳。可是越近就職日,政府毫無補救措施,連台大經濟系鄭教授為文呼籲賴院長阻止都沒人理,怪不得當天去現場響應者稀稀疏疏,主持人和記者都比聽眾多。我知道大家心都冷了,悲愴的台灣人只有自掃門前雪了,我敬重的大姊當場說「我們年輕時為台灣前途打拼那麼久,這種年紀了還擔心台灣,真苦!」,我讀過希臘西西弗斯徒勞無功的神話,難道是台灣人的宿命嗎?我不相信!


(圖:民視新聞

年幼時我們被教育做堂堂正正的人,要明是非辨善惡,後來受中國朱熹影響要「博學之」、「審問之」、「慎知之」、「明辨之」、「篤行之」。不惑之年時發現越明辨是非善惡越痛苦,因為存在的時常是荒謬的邪惡的,始體會「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苦痛,尤其對政治人物的託付支持,權位使很多人忘了初衷。當年有一出大錢大力的林大姊講到被綠色總統欺騙時深惡痛絕的表情,我記憶尤深;能在權力高峰時急流勇退的人,在這爭權奪利的時刻尤其讓人尊敬;「冠蓋滿京城,斯人獨憔悴」,好幾次在大安公園看到人格者,像他說要走一條不一樣的路,放棄名利踽踽獨行,我忍不住跑過去向他致謝;那天在五股遇到剛三連任的四十歲左右的里長,熱心里事,在工業區內竟然花草繽紛,成為模範社區,他說有長官多次叫他選市議員等,他說他生長在五股,他對生長的地方有感情,他終身的志業就是要童年孕育他的地方越來越好,其他泰山、新莊等地他沒感情,他不願意越區去服務,疏忽了故鄉-五股的進步。五股社區的人真有福分,我約好十年後再去看這位不忘初衷的好里長。

我告訴當年深綠的好友,卓榮泰當選民進黨主席,他冷冷冰冰的說這有什麼好說,如果腎上腺素或腦下垂體都管不好的能大破大立嗎?我諒解他當年被為女人錢財而糟蹋民進黨的兩個主席害慘的反應。黨一定要有正確的價值和理念,來凝聚支持者共同完成政見,時空改變可做適度的修正,但不能拋棄原來的理想,不管支持者的感受,很多政黨大敗都因背離理念,讓原來抬轎者不願再參與了,焉能不敗,主政者能不深思熟慮嗎!

最近選舉民進黨大輸,只因執政黨內政改革得罪太多族群,有人戲稱「教訓民進黨」成為台灣最大黨,尤其用人方式太多錯誤,四大老公開要求總統不要連任,被說逼宮,或說台派大分裂,甚至還有奪權之說,四大老心灰意冷說不再有下次了。唉!總統用葉俊榮真的沒錯嗎?不是李遠哲說了而已,中央研究院多少院士當面告訴總統,總統不認錯,放管案明天就結束了嗎?治絲愈棼不是這樣嗎?我們讀中國史稱讚唐太宗能聽人諍諫,不剛愎自用才能成就貞觀盛業,魏徵告訴唐太宗「我不要當忠臣,我要當能臣」,忠臣效忠統治者,上位者有錯不敢不能講,只能曲意奉承,國亡了以身殉國,魏徵當然不要當忠臣,他要勸阻皇上做錯事,使邦國高舉公義。

蔡總統如有知識份子的傲慢絕不是台灣之福,台灣「千人諾諾,不如一士諤諤」,珍惜願意講真心話的人,台灣不能讓給出賣糟蹋台灣的藍紅白色的邪惡人,找出最能贏的人不對嗎?同溫層的人惟一支持,沒擴大票源會贏嗎?蔡總統可能知道要改變了,所以對習進平強硬起來,她贏得台灣大多數人的掌聲,這是台灣之福,她對四大老也強硬回答,但我們更期待總統對國民黨、柯痞等亂台的人也能強硬起來,該法辦的就法辦,請勿「贏得了妥協(不是勝利),失去了尊嚴價值」,卓榮泰主席前幾天說「陳水扁的屈辱,未來『那個人』加倍奉還」,真的那是多少台灣人深深的期望,請總統對不對的人或事不要妥協或退讓,才會贏得更多台灣人的尊敬和支持,真的我相信中國韓非子說的「威勢可以禁暴,德厚不足以止亂」。

作者:李昌華
退休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