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感言─神魔不分的政界/林維熊

108

曾把我們的好些東西攔路搶劫,用我們的武器攻擊我們,同是魔鬼,卻偽裝成好人 ——浮士德 埋葬 (歌德 著)

去年一整年是台灣群魔亂舞的一年,姑妄稱之為魔年。如果大家仔細觀察自馬英九總統以降的台灣民主選舉,候選人的政策講不清楚,如何執行也不知道,他們都採用各種非理性政治口號,誇下海口的政治空頭支票,來騙取選票。那些候選人為了權力無所不用其極,賣台的高喊偉大的台灣人民,貪污的詭辯自己是清白,維護現狀的大張旗鼓宣示改革,無能的誇耀自己的神奇效率,他們都在混淆民心,不讓選民有空間來思考候選人的過去敗績及未來政見的可行性。當民主選舉效率所需要的理性辯論蕩然無存,只剩下網路與媒體造「神」的精密手段,台灣政界已淪落至神鬼不分的魔界!

Illustration from 19th century–from getty image

從幼年到高中,每逢週日跟著母親上教會,高中畢業之後就很少上教堂。我排斥崇拜「神」的態度越來越強烈,特別是要憑感覺與「神」溝通,我難以體會其他信徒所感受到的神跡;那些神像作品的確莊嚴美麗,但要去跪拜或向神像喃喃自語祈求,對我來說實在憋扭。

2018年最後一個週日,走進教會參與聚會,突然領悟禮拜中常常聽到的「公義」,公平正義才是信仰的核心,崇拜萬能的「神」是陷阱。「不要崇拜偶像」是聖經中的警語,可是如果你到梵蒂岡參觀,處處是聖人的偶像,甚至傳說摸聖人偶像腳趾頭會得到好運;好運是什麼?不就是奢望貪慾的另一個代名詞。

選民不應憑感覺判案、投票,神與理性是不可分的,然而常人以其直覺經驗去看神,想靠感覺認識神,反而掉進魔鬼的幻象魔掌。歐洲中世紀天主教會的宗教裁判所,用他們主觀的好惡來判案,鋪天蓋地的執行各種獵巫酷刑和火刑,這些狂熱的信徒與神職人員藉上帝的名義,行魔鬼的惡行。同理,台灣選民只靠觀看政客剃頭直播和繞口令政見的好惡感覺來投票,沒有理性的思辨做為投票選擇的依據,當選的候選人註定只會有裝模作樣與貪婪權位的魔性,不可能有真善美與公平正義的神性。

在一個充滿風險與慾望的紅塵,崇拜萬能的偶像,是人類趨吉避凶的心理反應,亦可能造就成為魔鬼的沃土。政治瘋子和野心家早就看到人類這種心理所隱藏的政治機會,他們最喜歡塑造自己成為萬能的神,有神奇能力滿足大眾的需求,這些假神以經濟利益為誘餌,愚弄各式各樣慾望人類,加入魔鬼大軍,殘殺人類。沒有公義心的「神」,權慾附身,它們其實是魔鬼。

台灣傳統宗教盛行,求神問卜,寺廟香火鼎盛,信徒們都在尋找趨吉避凶的捷徑。但是一些尋求慰藉、心靈軟弱的信徒,卻容易成為騙子覬覦的對象。神棍詐財、騙色新聞不斷。如今政客的手也深入寺廟,操縱信徒的這種心理需求,以謀求政治利益,如雲林的政治世家顏姓家族拿著神符,呼風喚雨,各方政治勢力都爭相獲得政治神棍的加持。

政教合一的可怕就在神棍操縱非理性的信徒,非理性信徒效忠神棍,民主制度高效率運作所需要的理性辯論便不復存在,缺乏理性群眾導致民主制度的多數決乃變成多數暴力。這就是西方民主國家嚴厲禁止政教合一的原因。中國獨裁政權的台灣代理人也正積極介入台灣宮廟活動,愚弄信徒,企圖在未來機會出現的時候,及時掀起一波又一波非理性的政治暴風,以擊垮台灣民主政治運作效率,這是他們併吞台灣的策略之一。

當前台灣那些萬人簇擁的紅白藍綠政客,為了謀求權位,他們狡辯、說謊、愚弄人民、操縱網軍,無所不用其極,公義之心蕩然無存,他們都是魔鬼。因此魔鬼不滅,台灣不會好!驅魔最關鍵的方法,就是用理性辯論的照妖鏡照亮魔鬼狡辯與說謊的黑暗世界。

如浮士德寓言的啟示:曾把我們的好些東西 ─ 理性思辨的社會無形資產,攔路搶劫走,用我們的民主自由制度攻擊我們,這些魔鬼,卻偽裝成好人。大家不要忘記魔鬼都擅長在人心慾望浮動的期間,拿經濟利益,交換你的政治理性思辨,最後將你劫到地獄去;呼籲選民不要忘記經濟與政治是不可能分開的,當你接受魔鬼政客的要求 ─不問政治,放棄人類天生的理性質疑能力時,你也摧毀了經濟長期競爭力的堅固磐石 ─理性質疑習性孕育出來的創新文化,你換來的將是一場子孫的大災難!

作者:林維熊
策略經濟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