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志鵬與林益世案看司法天平/黃帝穎

618

文/黃帝穎

過去一年,最高法院分別將前民進黨立委高志鵬及前國民黨立委林益世貪瀆案件部分確定,紛紛入監服刑,看似公平。但如探究最高法院在同樣是立委涉及貪瀆案件的適用法律選擇上,仍可見其中差別待遇 。

前馬政府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在擔任國民黨立委期間收賄6300萬元,幫業者喬中鋼爐渣,但最高法院僅就林益世財產來源不明罪部分(較輕刑度)判決定讞,卻就涉及貪污治罪條例收賄罪的法定職權說或實質影響力說爭議,最高法院選擇「不下判斷」, 將此部分發回高等法院更審。簡單來說,林益世涉嫌較重刑責的貪污犯罪部分,最高法院選擇不處理。

相對的,前民進黨立委高志鵬被控藉關說國有非公用市場用地承租價購案,收取業者50萬元政治獻金,高志鵬一審遭判刑5年6月,案經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二審,法官認為國有地讓售、租賃非立委職權,就算拿到錢,只構成品德非議,改判無罪,但更二審依圖利罪判刑4年6月,褫奪公權4年,最高法院對高志鵬案,同樣在歷審有法定職權說或實質影響力說爭議,但最高法院仍駁回上訴讓高志鵬全案定讞。


(圖/政經看民視Youtube頻道

最高法院認為,高志鵬利用擔任立法委員的職權機會及身分請託關說,干預管理國有財產機關對於土地承租價購案是否同意出租讓售的決定,圖東豐閣取得土地的租購權利及己身報酬,在東豐閣順利承租後,獲得以政治捐獻名義捐款新台幣50萬元。因此,最高法院維持更二審見解認為,高志鵬利用立委職務上機會,圖東豐閣與自身利益,依圖利罪判4年6月徒刑,褫奪公權4年,追繳不法所得50萬元。

最高法院在高志鵬收50萬元依圖利罪判決定讞,除了凸顯最高法院在林益世收6300萬元貪污收賄部分竟選擇拒絕判斷,兩者有差別待遇的問題外,還有兩大後續爭議,值得關注。

其一,高志鵬案曾判過「無罪」,也判過「重罪」,後來最高法院似折衷採取4年6個月的徒刑定讞。司法確實會受到很多人民的質疑,同一個事實,有判無罪也判有重罪,司法見解「莫衷一是」,人民到底該相信哪個法官所判的?

其二,最高法院對立委高志鵬依「圖利罪」判刑確定,此罪對民意代表影響很大,似擴張了民意代表的職務範圍。像是立委的「主管或監督範圍」,在法律上有審預算、法案等,不過此案下恐變成民代開個協調會,因為都是處理個案與政府間問題,都有可能涉及「圖利罪」。

尤其是高志鵬案中這位選民最後「讓售未成功」,高志鵬沒有幫到「圖利結果」,還是被判「圖利罪」。最高法院此案的「圖利罪」見解 ,把立委的職務範圍定義在哪?「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有無明確判 準?

且依據最高法院的圖利罪標準,高志鵬案中「收不收賄」並不重要,重要是協調會圖利私人,所以立委往後開協調會,行政機關有相關配合,皆有造成犯罪可能。因此,最高法院在高志鵬案立下的圖利罪標準,往後各級民代在做選民服務時,恐怕都有被法辦得風險。

社會與最高法院要思考的是,究竟是貪污治罪條例的圖利罪在規範目的上,真的對民意代表處理選民服務有包山包海的制裁意旨?還是法官獨獨在高志鵬案立下了歪曲的法律標準?

作者:黃帝穎律師
綠逗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