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香如故/顧邦猷

531

      2019年2月28日,再一次參加今年的「追思活動」。

      在三十九年前,林游阿妹女士和兩個孫女亮均、亭均橫遭不幸,只有奐均倖免,是誰會如此殘忍的屠戮老人及幼女呢?更何況,當時的林家,是被監視著的。如今的轉型正義被誣指為「東廠」,但曾經的加害者、製造恐怖者呢?領著豐厚的退休金,還庇蔭了子孫。天道,何曾「仁」?

      但林義雄先生選擇了寬恕!

      墓園前的刻字是:我應如日,普照一切,不求恩報。太陽將光芒遍照大地,何曾要求回報?

      林先生長期為台灣社會付出,他何曾想過因此而得富、得貴?我永遠記得在協助陳水扁總統當選後,林先生選擇了「未走之路」,繼續從事社會運動。

      他是一個單純的人,不與人爭,卻亟力為台灣找出正確的道路,所以能感動許多人,並為台灣社會帶來正面力量。就以「追思活動」來說,無論是早上的追思禮拜,或下午的「傳唱愛與和平之歌」,完全不談仇恨,只有滿滿的愛與思念。

      大約早上八點來到義光教會,追思禮拜是九點開始,為何要這麼早進場呢?因為有一年過了八點半才到,就被擋在門外了,聽不到司禮者及主禮者的講道,更不能跟唱〈我的邦妮〉,那時心中又悔又急,從那時起就決定要早到一小時了。

      今年的司禮者是李勝雄長老,24日在228紀念行動聽到他以宏亮的聲音要求罪人的後代子孫應出面懺悔,那時我的心情是複雜的,一方面是暗道怎麼會有人自承先人的不是?一方面卻又高興於李長老仍充滿元氣,因為,就在今年,高俊明牧師在2月14日已經離我們而去了,曾經的先行者,已逐漸凋零。

      林先生和夫人來了,臉上是溫煦的笑容,親切的向在座的人點頭招呼。蔡總統來了,向林先生擁抱致意。

      李長老宣召後,全體起立高唱〈台灣翠青〉,接著是李長老主講詩篇23篇,「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邊聽著,邊想起奐均的故事:她在遭難生還後被送往美國,一開始,心中充滿了恨,想找出凶手制裁!但在認識耶穌後,被耶穌的愛融化了僵硬的心,學習如何去饒恕人。

      是的,追求轉型正義,並不是要以「恨」來制裁,而是讓真相公布,讓社會認知事實,那該接受法律審判的仍必須承擔罪責,至於「愛與寬恕」,只能由當事人來表現。林先生一家人信奉的,表現在外的即是「慈林精神」,亦即:「用感謝和慈悲心所做的事,一定會成功的。」慈林,就是聚集一大群有慈心的人,來發揚慈悲喜捨精神的所在。他及家人選擇了原諒,但並不是就此「遺忘」!追思活動,並不是要去聲討罪人,而是要讓台灣人深刻認知曾經的歷史悲劇,更是讓參加者的心靈再一次得到洗滌。

      唱起了〈我的邦妮〉,眼淚仍不爭氣的流下,這是亮均亭均生前最愛彈唱的歌。為什麼會有那麼殘忍的人,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

      追思禮拜結束後,便集結上車,前往林家墓園。因為是連假的第一天,高速公路滿滿的車潮,台灣人快快樂樂的「慶祝」二二八,有多少人會由衷的悼念呢?去年選舉的結果,讓我深深體認:我國國民,仍容易受媒體操控,許多人獨立思考的能力還是有待加強的。但這不會讓我悲觀,在民主化的過程中,台灣人的進步是可觀的。而且,快樂,永遠比悲傷更令人容易接納!

      由於塞車,改由北宜公路蜿蜒而上。櫻花多已凋謝,是啊!二月底了呢!但偶而還是可看到殘紅,零落化泥,被碾為塵。我想起林先生的一本書名:《只有香如故》,這是出自陸遊的詞〈卜算子•詠梅〉:「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林先生很喜歡這這闋詞的意境,努力了,去做了,並不一定要得到什麼;就算是被誤解了,被輕視了,仍有馨香滿路。

      所以,林先生不喜歡與人爭辯,只努力做著那認定該做的事!

  下午的「追思紀念會」,仍是唱歌、獻花。每年不同的是:獻文及之後的音樂演出、詩文朗誦、來賓代表致詞。獻文是李敏勇先生的作品〈二二八對台灣的最大傷害在於台灣文化的破壞〉,接下來每個與會的人在〈我愛台灣〉的歌聲中將黃、白菊花插在墓前。

      每年的紀念活動,不哭不嘆:歌者、演奏家的節目,在場的人都陶醉在美好的樂音中;邀請中、小學的學子來朗誦詩歌,顯示了年輕一代的接棒。來賓致詞後,所有的人手牽手,在〈天佑台灣〉及〈福爾摩莎頌〉的歌聲中結束了今年的活動。詩與音樂,是慈林精神的展現,也是「人民作主志工團」一向以來必學必唱必欣賞聆聽的,它,有莫大的能量。

      紀念,但不悲情!

      歸家後,由電子媒體看到:重啟核四,林義雄怒批!等等的報導,心中暗笑:林先生哪會發怒?「直言」則是對的,他一向堅持的理念,他就明白說出來。「人民作主」四字,是希望台灣人早點學會當自己國家的主人,那如果人民做的決定不符預期呢?例如去年的公投結果,人民做了決定,第16案: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之後經濟部隨即廢除此項,林先生也表示尊重。「人民作主志工團」一直以來在街頭宣揚理念,希望能讓台灣人早日成為國家的主人,以公投來呈現人民的權利,終於出現一部可以成案的公投法,這就是人民的勝利!只要再多投幾次,人民會越來越清楚該如何選擇的。

      花兒零落成泥,被碾成塵,馨香還是在的。

      對的事,就該去做!至於別人的毀、辱,又何必在乎呢?

      明天的台灣,一定是更好的,我如此相信著。

      再一次,輕輕唱起了〈我的邦妮〉:想汝,想汝,想汝著來念歌詩……

        晚安,台灣!

作者:顧邦猷
中文教師,只要是好的文章都會閱讀,一天沒有看幾萬字會不舒服。大學時期開始寫詩,或悲或歡,文字是迷人的,組合文字是終身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