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時局之我見/李昌華

536

      綠色群組有人批判郭倍宏、懷念蔡同榮,更有人看到賴清德出來挑戰蔡總統,對賴也懷疑起來了,我曾說過初選制度對民主不夠成熟的台灣人太沈重,幹嘛要一言堂又要搞個假民主,鬧得敵人還未到,自己人先撕殺,唉!民進黨又中中國文化的毒了,台灣要河清鳳集還真難。

      我在蔡同榮立委草創民視時即加入,開台之初的艱辛不言而喻,賺錢攤平成本為第一要務,宣傳理念好似次要。大家當然懷念董事長的奔走努力,只是他讓不少股東詬病的是找了華視大統派陳剛信當總經理,重用一大堆藍人,民視戲劇節目那一齣不是在糟蹋台灣 ,陳剛信說收視率越高,台灣被羞辱越嚴重,我絕不看民視戲劇,朋友有人一邊看一邊罵。

      早期民視新聞與統派新聞無異 ,到今日表面有點台灣意識,但怪力亂神、燒殺擄掠的報導與其他台有何差異?韓流亂聞每天污染我們的靈魂,民視報導一樣多;民視新聞一直不夠好,陳總找華視新聞記者,丈夫曾是統派大學校長的人當新聞部經理,她做台語錄音影帶,竟找馬英九台語很爛的統派背書,民視新聞對台灣意識的深耕大家有期望嗎?有人說民視是「為台灣人發聲的電視台」,這句我要打上問號「?」,有人怪郭倍宏,我要怪的是蔡同榮創辦人用錯人造成的。

      蔡董壯志未酬辭世,今日演變成郭倍宏、王明玉反目成仇之爭,有不少人因郭用彭文正夫妻開節目,對蔡政府批判很多,且不假辭色而恨郭,但請問蔡政府施政沒錯嗎?執政黨如沒大錯,民怨能因一個節目就挑撥離間成功嗎?蔡政府怪彭的節目,不如檢討為何縱容統派媒體一天二十四小時的抹黑謾罵而不處理?用人不當就是不聽不改可以嗎?國無諍友還成國嗎?

      最近媒體不斷說郭董挪用公款不還,還說彭文正節目太賠錢,又大開政論節目使民視近幾年虧損,唉!抹黑民進黨不夠,又來糟蹋民視,台灣造孽的人太多了;郭倍宏堅持主張開「台灣學堂」,教育台灣人台灣意識,這一系列節目廣告不多一定賠錢,但啟迪被國民黨騙了幾十年的台灣民心,不是我們民視成立的最大目標嗎?

      大家說台灣人只愛錢其他都不管,真的嗎?朋友告訴我與郭反目成仇的一群人,其兄弟媳婦等在中國有事業,與中國關係頗為密切,大家要台灣好,民視內部之爭與台灣未來沒關係嗎?

      有人說「不反共是混蛋,但反共的不一定是好人」,同樣的我們可以說「支持中國國民黨的是混球,但反國民黨的不一定是好人」,請勿告訴我們「曾列國民黨黑名單不怕被捕回台的,或敢參加美麗島遊行的都是愛台灣的」,兩個民進黨前主席許、施就是最鮮明的反例。這幾天看到一個解決了兩個黨主席的女人生病,竟有前主席帶著他年輕的太太,推著輪椅照料女病人的畫面。唉!對繳「稅」過的女人生病照顧她,或許可表現多情,但何苦找其他女人一起背書,難道「天道酬勤、地道酬善、人道酬誠、商道酬信、業道酬精」的古訓都是騙人的?

      郭倍宏最讓人詬病的是1993年在藍大於綠的台南市,脫黨與民進黨的蔡介雄競選市長,結果由國民黨後來官司纏身的施治明當選,郭當年會做這種事想來不意外,只祈禱往事不要重演,台灣不能再這樣玩下去。

      獨派人士對蔡總統的用人施政不滿由來已久,我忘不了林義雄前主席說「信良兄!國民黨的錢不能拿」的悲痛呼籲,好多人會說「總統!國民黨的人不能重用」。用新黨背景的當行政院長我們可諒解,因院長是總統長期好友,但明知李大維的背景還用他當外交部長,連吳澧培資政和晚輩吳釗燮鬧翻在所不惜,後來繼續重用李為國安局秘書長,掌控總統國安與外交兩大職權;陳添枝是馬政府時推動ECFA的最重要推手,竟然任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有多少人說政黨政治是責任政治,為何不用自己人,我們竟然聽到總統重要幕僚的太太在電視上說「民進黨沒人才」,唉!王小姐的話太看不起台灣人了,阿扁執政八年培養多少各方面優秀的人才,「寧用外人,勿與家奴」,其他紅藍到不可思議的柯等都被重用或禮遇,用中國話講「是可忍,孰不可忍」,請問大家只怪獨派大老公道嗎?說蔡總統政績多棒多好,為何11月24日民進黨大輸?痛罵別人不團結,自己都沒錯,團結就會到來嗎?

    法蘭西的「革命之子」拿破崙曾說:「一頭雄獅率領著的一群綿羊,會戰勝一隻綿羊率領的一群獅子」。拿破崙的字典沒有「impossible」(中文翻譯成「難」字),他像獅子似的攻城掠地,獨霸宰制歐洲,英姿不可一世,最後也因用人不當慘遭滑鐵盧敗役。盟軍怕他東山再起,用砒霜毒死這個軍事天才,歷史的教訓太殘酷,連拿破崙如萬獸之王都因用人不當含恨而亡。如只是綿羊而引進一群野狼在身邊,中國古人早就說過「吾未知其可也!」

      我和許多認同台灣不能被中國併滅的主筆、名嘴和朋友學生們接觸談過,好多人對時局憂心到要服藥,總統用蘇院長好好趕快接地氣改革非常對,但有些事有些人就是不快處理。有許多大家不一定知道的獨派人士,盤算要自推一組人來和總統對抗,四大老只是不忍台派分裂而提出警告,但被瘋狂羞辱,那種孤臣孽子的苦心付諸流水了。賴前院長當然知道這種情況,我早說過他是出來解決問題的也被罵,甚至就職時宣佈退出黨運作保持中立的大老,也迫不急待的召集效忠大會,這只能凝聚同溫層者的心,但對獨派人士加入團結行列可能適得其反,敬請大家恭請總統加速做對做好的改革,來挽回悲愴台灣人的心,共同和美國日本來消除中國的威脅吧!

作者:李昌華
退休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