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談判破局另有隱情/白丁

446

      上週五(5月17日),美國 25%關稅落地,劉鶴來解釋了一盤,無功而返。於是媒體和網上生出諸多猜測分析。無非是說中國反悔,全因習近平錯判形勢,導致他錯判的,或是中國一季度增長超預期;或是一帶一路峰會獲關注,或是川普比中國更需要達成協議,或是被哈巴狗一樣的金燦榮(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誤導,等等。

      可是詭異的是,如果中國全面反悔先前達成的讓步,為什麼美中雙方都說,談判沒有破局,還要繼續?美國給上週五前通關出港的中國貨物,留下了3~4周窗口期,而中國的反制措施要到6月1號才生效。最搞笑的是川普,不斷誇耀:1)美國經濟形勢大好,不是小好,中國耗不垮我們,他們耗不起;2)他和習國王關係多鐵,下月在大阪的 G20峰會上,他們 95%會達成一個很棒的協議。先前那個史詩級的怎麼沒達成呢?

      貿易戰是川普發動的,沒能制服對手,心虛,只能精神勝利法,也合理。兵凶戰危,總得收場,還得接著談。貿易戰拖久了,雙方都有風險,且川普的風險近在眼前——2020大選。可如果下個月就能談成很棒的協議,為什麼這個月談不成呢?這一個月裡會發生什麼奇蹟?川普在虛張聲勢,安撫美國的投資者和消費者嗎?不過,他可沒忘把美中貿易戰當成國內選戰來打——貿易赤字雖沒減下來,可你看我們國稅局多收了多少關稅啊,誰付的?加稅 25%,美國人只多付4%,中國人要多付21%——他拍拍自己的肩膀,「唐納,幹得漂亮。」

(資料照,來源/自由財經網

      有兩個觀念先要澄清:1)別對貿易戰的焦點,所謂「結構性改革」抱不切實際的幻想。川普沒有能力、更沒有意願倒逼中國面向自由化的經濟改革,簡單說,他根本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東,他要的是「美國第一」,只要你不再損害美國,你是好起來還是爛下去,不關我的事。萊特希澤和梅努欽辛辛苦苦談了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可見,以中國的抗拒,你就是按原協議簽了,將來也是種種花招、狡辯、翻來覆去地扯淡,什麼都不會改變,執行機制也沒用。唯一的好處是,中國贏得接著耍賴的時間,川普接著暢想他下一個「史詩級」假招數。2)川習個人之間的勾兌和默契很深。一般人納悶,川普對中國極限施壓,對習國王卻熱情似火,好像美國受到的損害都是奧巴馬造成的,習國王可是天下第一的好人。其實川普在向習隔空喊話「嗨老兄,讓步吧」,我連任對你有好處,因為我只認你,你的臣民愛屋及烏,你的黨內同志就不敢廢黜國王。習對川普也是深情款款,1000條理由數都數不清,這次川普 25%的關稅都加了,他還讓劉鶴帶來一封「美麗」的信。如果商人賺錢就靠人際關係、靠唬爛,那習國王對川大嘴巴的感激則是發自內心,川普(a)明確放棄了和平演變中國的圖謀;(b)退出TPP,咱倆單挑,越打越親近,越打越像夫妻,見過多少面,通過多少電話,帶過多少信,數都數不清了,手下人除了會談,簡直就不幹別的了。去年底才阿根廷一別,雙方又盼下一次大阪重逢。這種感情,這種解除習後顧之憂的貼心,習怎麼會想等著看下一屆換上民主黨的總統呢?就憑川普解中興於倒懸,行政干預司法要介入孟晚舟案,老哥爭連任,小弟也理當效犬馬之勞。

      那怎麼談判談崩了呢?鋪陳了這麼多,該揭曉隱情。我曾在談美國制度短文章的開頭說,川普對達成美中貿易協議的最大期望,就是通過中國的買買買,讓2019年的貿易赤字大幅下降,從而順利連任,這也是習近平在去年底阿根廷峰會上親口承諾的,並以此換得2次共5個月的緩衝期。我曾說,這一部分應該是協議中最容易落實的,也是川普的最低綱領,其它結構性改革只能談到哪算哪,落實到哪算哪。可是萬沒想到,中國對購買 $2000 億美國產品的承諾也反悔,說是美方理解錯了。這下川普輸的什麼都不剩了,情急之下,緊急止損,倉促上調關稅。以川習之間的親密默契,以美國都已鬆口將先前的關稅歸零,以兩國認真談了大半年,數次接近達成協議,功敗垂成,破局應該不是出於習的誤判,不是中國被逼修法而深感屈辱,也不是「文本不平衡」只單方面要求中國,要知道,這些都不是什麼突發情況,雙方半年來都是這麼談的,文本都已成型。而且習很可能全程追蹤,每次談判都要聽彙報,「悠悠萬事,惟此為大」,不會任由劉鶴談,他最後拍板。

      所以中國全面毀約只有一種可能,外匯儲備見底,實在拿不出額外$2000億來進口美國商品,是情非得已。連最低綱領都不能實現,當然全部交易都泡湯了。那中國早幹嗎去了,當初別忽悠人家啊?我們只能猜測,這半年來,外商紛紛把生產線移出中國,中國發生的資金外流超過預期。中國現在要靠這點外匯儲備,保人民幣匯率,也為刺激經濟、超發貨幣保底,不能為了川普連任,把什麼都豁出去吧。

      這個假說同時也解釋了,老賴皮習一尊給川普帶信訴說苦衷,川普覺得沒有破局,還有轉圜餘地,轉怒為喜,立馬又骨頭輕了。川普心想,「你舉國體制,全能政府,你真有心幫我也幫自己,這$2000億你定能湊出來,第四艘航母先緩建?一帶一路先放一放?找IMF或沙特、阿聯酋借?…你都第二大經濟體了,還能被這點錢難倒?下個月到大阪,給我一番說詞吧。大選要到2020年底呢。我呢,接著派萊特希澤和梅努欽去北京,同時對外放話,中國只是碰上資金周轉上的『小問題』,安撫市場,安撫人心,這對我好,也對你好。」看,都說圓了吧。

      話是說圓了,事情會怎麼演變,可保不齊。市面上淨是批習的文章,批他頑固批他蠢。可我相信「天有常情事有緣」,只說當事人的壞心惡意或愚不可及,文章就淺,就 low了。所以我試著從川普方面觀察到的怪象,另闢蹊徑,拾遺補缺。

作者:白丁
經過文革洗禮的中國異議人士。曾在上海一所大學教西方經濟學,赴美後轉行做了電腦程式員,現已在美退休,專事政治評論。白丁的部落格——「生命之輕」http://blog.creaders.net/u/10989/ 

他的自由化觀點,有時無法通過審檢,現於中國萬維讀者網新開一方天地。凡有網友關注中國動向、中美關係、及兩岸話題,歡迎上網參考白丁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