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時隔30年才出現蓬佩奧的六四聲明/白丁

446

      蓬佩奧的6·4聲明,前所未有。這是繼彭斯副總統去年10月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冷戰宣言以來,一個新的重大發展,而且是針對30年前的一次具體事件,直接表彰對抗中共政府的中國人民,向英雄致敬。我不知道那些口口聲聲要「懺悔六·四」的周孝正們,將何地自容。

      上次彭斯的冷戰宣言,直接或間接地導致阿根廷峰會上習老大的45分鐘獨白,全面讓步,於是有了3個月(後追加2個月)「緩刑」和中美11輪貿易談判。這次,談判已經破裂,雖然川習還可能在大阪會晤,但中國商務部的白皮書,又提前把話說死,我們只能在怎樣怎樣的原則下談,而對如何解決美方的關切,——談了11輪,幾乎達成協議的諸多關切—— 隻字不提,那還談什麽呢?所以,我不確定,這次的蓬佩奧聲明,是美國方面的超出貿易戰範疇的持續「極限施壓」,還是美國回擊中國方面的「極限施壓」—— 中國覺得美股連跌,川普競選連任亮起紅燈,這個月大阪川習會,應該是美方讓步,至少維持雙邊關系不再繼續倒退。No,川普政府就是要讓它倒退,退到徹底切割。這樣看,白皮書錯判,自找著去吃老美的這記的悶棍。


(截圖自新唐人電視台

      川普上台之初,強調「美國優先」,放棄美國在自由世界的領導責任,說不做冤大頭了,退群。同時,他也宣布放棄以意識形態理由顛覆外國政府的政策,不當人權衛士,不為搭便車的受壓迫者包打天下了。美國的政治經濟軍事資源,加上他「交易的藝術」,只用來謀求美國的利益,不管以前是盟友還是敵人,現在按美國利益重新站隊。那是普世價值被質疑,右翼民粹主義在大西洋兩岸甚囂塵上的黑暗時期,只有地球另一邊的習老大在編造1000條理由彈冠相慶。事實證明,這樣敵我不分的重新洗牌,除了在西方陣營制造混亂,就是被獨裁者戲耍,說好的美國利益呢?除了大多由美國人支付的關稅,什麽也沒增加。川普4年來的外交成就是災難性的。大選臨近,共和黨建制派職業政客接管(take over),給川普補台,別讓大嘴巴在未來的競選中太沒面子。而重拾人權議題,重申對台灣對南海的擔當,既是兩黨共識,也是懲罰中共在貿易談判中徹底反悔。川普為沖淡他的自作聰明和一事無成,塑造「言必信,行必果」的形象,放行鷹派,談判談不下來就冷戰,反正要讓貿易赤字減下來。

      把貿易戰打成冷戰,形勢反轉,美國的制度優勢,道義優勢開始發力,而中國舉國體制的優勢越來越吃不上勁,處於全面守勢。冷戰意味著人家不和你玩了,把生產線移出中國;你拿市場準許卡人家,卡不住了,人家幹脆不入了;美國的技術封鎖,更讓全球化的產業鏈,不得不小心規避中國,不定哪個被中國用於侵犯人權的專利技術或元器件,就踩上了被制裁的紅線。以前只需考慮賺錢,現在想賺錢也要先衡量2大國較量的地緣政治風險。

      一旦中美移師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域,中國的民族主義就再不是美國「普世主義」的對手。最近上線的一檔時事類脫口秀,女主持人蕭茗說,美國的建立不是基於軍事征服、經濟霸權或民族統一,而是基於一個理念,人生而平等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它代表了人類共同的終極訴求,失去這個理念美國就不成其為美國。我深表認同。憑這一理念,美國已高高在上。而你再看中國,2000年的專制,在中華民族這個「想象的共同體」中,被放入了太多的階級壓迫,太多的身份等級,太多的以權謀私,太多的社會不公,太多的「以天下奉一人」、奉習的「共產黨家業」,你讓正經歷失業、通脹、被割韭菜、被維穩的民眾從哪去激發覺悟,維護這個想象的共同體?

      過去,中國以巨大的市場潛力和血汗工廠制度,吸走了西方的資金、技術、上下遊的產業鏈,以重商主義、國家主義碾壓自由市場經濟,快速崛起。舉國體制把西方資本改造成賺西方錢,偷西方技術,滲透西方社會、收買西方精英、以專制壓倒自由的幫兇。今天,時空切換,美國與中國切割,使西方資本依賴中國的血汗工廠和舉國體制牟利的機會大減。更有意義的是,美國在冷戰中重舉自由大旗,支持中國民眾爭取人權,反抗暴政,通過要求6·4真相,直接質疑一黨專政的合法性,不管你持續了多少年的經濟增長。和中國利誘西方資本比,這是更根本的反擊。當年武王伐紂,紂王的奴隸陣前倒戈,商殷遂亡。你中共要和美國爭霸,先想好怎麽安頓你的奴隸大軍,你若老得派坦克清場維穩,你還爭什麽霸?而你若壓不倒美國,你就壓不倒普世價值,你就壓不倒奴隸們心中的不甘。中共的第二代核心是意識到這個困境的,他留下話:韜光養晦,決不當頭。不肖子孫忘了嗎?喏,蓬佩奧來提醒你了。

      話說回來,咱沒出息的中國人也別想過頭了,《獨立宣言》代表美國人自己組建一個什麽樣國家的理念,不代表他們有包打天下,替你爭取自由的義務。所以千萬別以為蓬佩奧的6·4聲明是理所當然。半年前,川習在阿根廷哥倆好時,他們都絕對沒想到會有今天的對峙,會把30年前的舊賬都翻出來。

      我們不妨這樣問,為什麽六四10周年,20周年,都波瀾不驚地過去了,30周年就過不去了呢?10周年時,江澤民正在借爭取入世,提倡「悶聲發大財」,搞改制、權貴私有化,美國以為是和平演變,沒意見;20周年時,胡錦濤希望「不折騰」,外鬆內緊地維穩,保住和平演變的成果,準備到站下車,美國也沒在意;30周年時不對了,習近平挾紅二代的狂妄和顢頇,對內全面開倒車,反人民,什麽都姓黨,試圖控制社會的方方面面;對外則拋棄韜光養晦,高調宣示「中國方案」「人類命運共同體」,威脅武統台灣,南海造島並軍事化,以「一帶一路」全球布局,挑戰二戰後國際秩序。此時美國定睛一看,中國已非吳下阿蒙,需要從根本上,從它的崛起路徑上,阻斷它的野心,所以才有貿易戰,才有中美關係大變局,才有蓬佩奧的向六四英雄致敬。

      歷史有太多的偶然,甚至偶然之間都有太多可能的組合。如果中國的經濟形勢沒那麽糟,習老大咬著牙把貿易協議簽了,美國就未必會在六四事件上發飆;如果川普不是這麽自戀這麽不穩定的性格,誇張而多變,讓廠商對未來能有個大致靠譜的預期,中國的國際收支大概不至於壞到不得不自食其言;再往前,若不是俄國攪局,為川普助選,若不是希拉蕊無視民間疾苦和由此而起的右翼民粹主義情緒,川普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坐進白宮;更往前,若不是李銳念在和老習的交情,閉著眼睛把“文化水平太低”的小習選進梯隊,若不是江曾覺得不從紅二代裏選個無腦的狠角色來把舵,中共的腐敗家業就要崩盤,常用漢字都認不全的習老大根本當不上終身主席····

      不管怎麽說,這些偶然已經這樣組合到了一起。現在大選臨近,川普要對他的基本盤有所交代。這些信教、反精英的白人藍領,下層中產,擔心工作機會被移民搶走、被外包,相信他們的收入減少、機會減少,社區雕零,孩子不學好等所有的不爽,都是因為被中國偷走了美國的技術,美國的繁榮。川普曾許諾他會用關稅打得中國跪地求饒,結果什麽招都用了,習老大退無可退,還是犟頭倔腦。川普也沒轍了,才聽任手下放大招。

      推動歷史進步的事,並不因它是出於利己的動機,而減低它的意義。任何反專制獨裁的表達,都有棘輪效應,緊上一扣,就退不回去了。現在除了川普還給自己留有余地,好接著(在大阪)自作聰明,總統繼承第二第三第四順位的彭斯、佩洛茜、蓬佩奧都已表態,國會也作了決議,美中冷戰,借著六四,有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輝煌開局。

      下面要擔心的就是不爭氣的、被專制馴化腐蝕的、既愛抖機靈說自己N年早知道,又極會給自己找借口的中國人了。

作者:白丁
經過文革洗禮的中國異議人士。曾在上海一所大學教西方經濟學,赴美後轉行做了電腦程式員,現已在美退休,專事政治評論。白丁的部落格——「生命之輕」http://blog.creaders.net/u/10989/ 

他的自由化觀點,有時無法通過審檢,現於中國萬維讀者網新開一方天地。凡有網友關注中國動向、中美關係、及兩岸話題,歡迎上網參考白丁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