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台獨工作者的叮嚀: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政治關係(上)/金守民

508

      先談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大多數的台灣人認為台灣,以功能上來說(functionally speaking),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有土地、有人民、有政府、有現代民主制度。除了中國以外,世界各國大多認為台灣是個國家,至少在現實面(經濟、文化、國土境界、跟人民交流等關係),只是沒有國際地位,聯合國沒有一席。台灣人、外國人都知道,要不是中國打壓,台灣就是正當的一個國家。

      可是,台灣作為主權獨立的國家,的確在許多方面面對大大的問題。雖然嚴格上來說,它有國家的功能,但是在運作上長期都不是很順、內部的國家意識不一致。很多台灣人同意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是這個國家的原則概念,許多台灣人講不出來,或者闡述時卻會顛覆不一,變來變去。當台灣人跟外國人談起「台灣」,會說台灣是不是中國,可是要解釋國家的歷史跟基本理念,並不是很清楚,有的人還是會講到中國去,從1949年談起,或著有的人以台灣土地為中心,可是講不出「建國」那一時刻,還是說,講不出國家意識建立的那一時刻。要是沒有「建國」,哪來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我讀過有一說 nation-state的概念,台灣有 state(實質的政府運作),但是沒有 nation,所以國際上沒有地位,它本身以 nation-state 運作其實卡卡的。很自然的一個聯想是「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 「nation」, 許多台灣人尚可接受「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號是中華民國」這句話。當然這種講法也問題多多,因為「中華民國」是指1949年在中國內戰失敗,已亡的中國政權,移到台灣來,雖說「中華民國」在台灣,但是當國號,卻不管用,無非是製造認知上的混淆(歷史上中國的政權),在國際上毫無地位,因為「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國號,不是台灣的國號。

      有的人認為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是中國一部分」;亦或,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所以「要建立自己的國家,叫台灣」;也有人認為台灣是一個國家,但是要正名台灣,要有自己的憲法。

      暫不談建國要什麼意識型態,國家基本價值、理想,以現實面的國家機器談起,我要提出一個看法:「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它其實是兩個『國家』,一個叫台灣,另一個叫中華民國」,所以它的運作有很多矛盾。這兩個國家結構上有很複雜的關係,它們有時候對立、有時候合作,兩個國度有些地方重疊、也有沒重疊之處,兩國各有領域跟管轄權 (jurisdiction)。結構上,當然,就有矛盾在:一個土地、人民,兩個國家。

      我對台獨工作者的建議:要建立台灣國,你要了解台灣是兩個國家的現狀,兩個國家互相複雜矛盾的政治關係。你要了解兩國的政治關係,要懂得玩政治遊戲,才能逐漸縮小中華民國的國界,或許有一天能完全除去「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腐敗現象,從而強而有力提升台灣的國際地位。一方面,「中華民國」在台灣可說是個 「寄生現象 parasitic phenomenon」—外來寄生蟲進蛀自己本土的國界。它跟台灣國有長期共生的關係,所以並不是你硬把它拔掉,台灣國就會健全。要了解台灣國跟中華民國間的矛盾關係,用政治方式對付它,台灣國才有良性成長,才會達到勝利。單單談台獨理想,或把中華民國講說是純粹的外來政權,我認為不去了解兩國的政治關係,其實會對台獨長期製造成不需要的干擾。

      台灣有兩個國界,怎麼說?運作上,台灣實質上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在台灣的建設、硬體機構、政府機關,大多認知為「台灣的」。台灣高鐵、台灣的水庫、台灣的教育制度、台灣的司法系統,等等,現在的人都有共識,土地是台灣,所以國度是台灣。但是另一方面,「中華民國」還是掛在許多政府機關的名字上。

      結構上,台灣國跟中華民國的關係:

  • 階級關係:中華民國為最高國號,它頂在台灣上面。

  • 重疊關係:政府機關把中華民國認定為台灣國度;最明顯的重疊是總統的職位,跟行政院內部不同部門。

  • 互不相關:兩個國度在實質運作上,有不同的管轄區、權勢分配、官場文化,以及絕不相同的政治意識型態。

  • 對立關係:不同族群擁護不同國,對台灣未來看法不同。

  • 競爭關係:藍綠改政府機關的名稱,例如台灣/中華郵政,中油/台灣中油,台灣/中華民國護照。

  • 政治關係:長年來,兩國的關係複雜且矛盾,所以不只是對立、競爭,相互也合作。了解兩國的政治關係,才能了解如何運作台灣國,超越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一直都是盤旋在台灣國的上空(R.O.C. “hovers over” Taiwan)。因為國號是「中華民國」,所以嚴格上來說,台灣是中華民國政府的管轄權 (jurisdiction)下的國家,中華民國在台灣國的上面。但是長年來,中華民國跟台灣這個階級關係蠻妙的,中華民國高高在上,可是它沒有很大的實權,真的掌權的是屬下的台灣國。台灣國管台灣的內政、法治、建設,運作的是台灣高鐵、台灣鐵路局、台灣高等法院。

      沒有台灣國家實質的運作,中華民國不存在。台灣能沒有中華民國高高在上當國號,還是台灣,有政府、人民、土地。可是中華民國的存在依賴在台灣,沒有台灣,中華民國不存在。

      順便說一下:我認為我的看法其實是來自於研究西方歷史學術上的經驗,因為西方的國界會有這種管轄權、國界重疊、矛盾、複雜的現象。中國歷史上可能比較難了解(但是我不是讀中國歷史,無法精確說明),中國歷史上有同一個時代兩、三個朝代存在的事實,但是中國人歷史上都只有一個朝代一個國家的概念,台灣的處境其實某方面像西方國家。

      西方一個類似的案例是英國。這個比喻(analogy)不夠貼切及適當,但可以借用來了解台灣自己的處境。英國是一個皇室家族跟英國國家的關係。在台灣,中華民國是一個機構(institution),所以它跟台灣國家的關係不完全一樣。

      要是你到英國,國家機器,有的東西是「皇家」屬下、有的是「不列顛」機構。 Royal, British, English, United Kingdom,這些的管轄區跟管轄權都不一定同一個國度。英國(England)是國度、不列顛 (Britain)是超國度管轄權,但是有很多小地方,尤其一些靠近法國的小島,是皇室直接統治的國土。皇室主要管社交,他們的功能就是以外交名義招待國賓、辦國宴,再來是軍事,有的軍隊是屬於個人(女王、威爾斯親王家族有自己屬下的軍隊),而且軍隊都是「皇家」軍隊,不是「不列顛」軍隊。

      英國政權現象:最重禮儀、最高尚、榮華富貴以及享受納稅人的錢卻不在系統裡被監督,沒有政治權,連投票都不能,單純是皇室;而皇室辦婚禮,那些穿著運動鞋在路邊揮國旗,大喊女王萬歲的納稅平民,才是政權最核心,因為他們是選民。民主國家大可不用皇室,選民才是國家的主人,可是皇室是高高在上的。整個政權的階級結構顛覆了傳統社會階級。換句話說,英國的政治體系裡,「權」和「貴」是分開的。越重禮儀、榮華富貴,就代表越沒有政治實力,而政權的核心就要最靠近平民老百姓的生活和思維。

      這個說法還是不夠正確,因為皇室跟英國貴族在社會上還是有他的政治勢力,有些地方他們還是有管轄權。而且,留個皇室表示英國沒有完全民主化,他們可以用納稅人的錢但不用被監督,在民主國家還是一種腐敗。英國皇室甚至比歐洲其他的皇室還有權勢。例如:西班牙皇室純粹是人民公僕,所以幾年前才會有皇室貪汙的醜聞。英國皇室有自己的祖產,也享受納稅人的錢,但是他們不是公務人員。卡蜜拉當年當查爾斯親王的情婦很稱職,她的老公在部隊裡升將官。在一個正當,有國會監督、法治系統的民主國家,一位高級公務員提拔情婦的老公,這至少有觀感的問題,不要談政治緋聞、被移送法辦。查爾斯從小就封為威爾斯親王,年紀輕輕的就可以用到納稅人的錢。諷刺的是,這種貪汙罪辦不到的,才是真正的墮落腐敗。

      為什麼沒有廢除皇室?到了十七世紀,英國經歷一系列革命,他們不採取君王統治制度,可是,還有一部分的人民認為,沒有國王,國家的政權就不正當,他們不能想像沒有君王的英國。為了穩定政局,最後還是決定再次邀請皇室回國,這樣子才能安撫人心。事實上,皇室回國了,但是他們失去政權,大局已去,君王只是擺著好看,讓人民看的順眼而已。因為失去政權,其實英國人隨時要廢除皇室都可以,但是時機很重要。有時候皇室的聲望很弱,英國人卻沒有廢除皇室,那算皇室幸運。皇室聲望高的時候,要廢除就不可能。今天的英國皇族也是有政治嗅覺,他們其實也知道怎麼政治操作,提高自己的聲望,讓廢除皇室的勢力沒有辦法打敗他們。今天要廢除皇室,幾乎不可能。皇室在英國可以生存到現在,一方面是幸運,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懂得玩政治遊戲來確保後代的榮華富貴。

      「中華民國」也是一種在民主國家的墮落意識型態、一種腐敗的現象。它管理大多的「區域」、「權」,都是錢多、對納稅人民責任少、宮廷詭異多、功能模糊、對歷史事實沒有交代的。回過頭來看中華民國,它最大的權力也是在外交與國防,因此藉以英國皇室與國家政權間的關係,來比喻「中華民國與台灣」間的矛盾關係。《對台獨工作者的叮嚀》下篇將延伸分析為什麼「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有政治能量?而台灣要建國,一定要過「中華民國」這一關。礙於篇幅,留待下篇繼續與各位一起探討。

作者:金守民
老台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