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台獨工作者的叮嚀: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政治關係(下)/金守民

655
編按:《對台獨工作者的叮嚀: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政治關係(上)》提到中華民國,它最大的權力在外交與國防,本篇繼續探討。

      國防是台灣最腐敗的機構,一堆軍將都跟敵國友善,長年國防預算高經費多多,向美國買的武器,是天文數字!我還是認為因為台灣是民主國家,軍訓比中國好,可是台灣的國防部是出名的腐敗,軍官的階級意識很重,對台灣國的忠誠卻是可疑。歷代的民選總統很寬待這些將官們,可是他們的權貴意識很重,對法治沒有理念,官僚卻沒有國家意識。

      台灣的外交官到了世界各地,雖然有些有括弧台灣,可是他們正式代表的是國號中華民國,舉的是中華民國國旗。因為中國的打壓,很多秘密運作外交的方式,造成台灣人很難了解,友邦國不多,都是些「小朋友」,卻要花很多納稅人的錢。中華民國的外交體系也是很官僚,外交官的權貴階級意識很重,但是普通台灣的納稅人對外交體系對國家的貢獻是有很大的質疑:拿很多錢去搞程序不公開的外交,對台灣國際地位沒有實質的影響,台灣國際沒有地位,導致民眾容易懷疑究竟中華民國外交體系有沒有功能。

      外交體系是台灣官僚體系最重禮儀的,它注重的是外表、中華民國一系列的象徵。在台灣,支持「中華民國」的族群認同國旗,談國家意識他們不一定講的出來,可是外表象徵確是讓「中華民國」國人有凝聚力:看國旗、唱國歌、痛恨台獨(而且還可以自稱愛台灣),許多「中華民國人」出身黨國體系,還有其他深深信仰大中國主義。「中華民國」族群生活的國界是族群歧視很重的國界,許多「中華民國人」今天還是嚮往黨國威權,崇拜偉大的民族救星,「台獨」都抓去關,討厭有本土意識、不認同黨國體系的時代。中華民國人非常懷舊(nostalgic),他的願景其實是退步看,回到過去假象的榮光——中華民國在中國執政的年代,蔣家王朝「金玉其外」的輝煌,還有它在中國內戰失敗那一時刻。

    「台灣國」,另一邊,代表民主人權,其執政風格,應該是盡量去官僚化,提升行政功能,對納稅人民負責任,接近本土意識,脫離黨國體系。「台灣國人」多話、注重平等相待、不拘重階級意識、官場禮儀,但是重視台灣民主化的過程與台灣的將來。

      但是,為什麼「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有政治能量?其實「中華民國」有很具體、肉眼看得到的國家的「化身」或「替身」:國旗,政府機關上都寫「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有憲法,憲法在台灣人解嚴後,修一修,馬上可以用。年輕人,沒有黨國意識,可以看到他們國家的國旗,他們沒有歷史經歷,願意接受這面旗子。

      台灣要建國,一定要過「中華民國」這一關,要廢除或徹底、重新改造(retool)「中華民國」的意識型態、它的憲法、國旗、官僚體系、官場文化、選舉文化等等。

「中華民國」擋著「台灣國」獨立自主之路,為什麼還有政治能量,還有許多選民支持?筆者意見如下:

  • 像我說的,它的國家制度已經有具體、可以看到的東西。許多民眾接受從小看到的中華民國國旗,很多台灣人對此有共識、國際上還是以國旗那個國民黨國的勳章為主,多年運作,有的人想像力不足,不能超越多年看到的中華民國象徵。

  • 中共的打壓,一方面讓許多台灣人討厭中國,嚮往自己主權獨立的國家,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承認,中共的打壓跟恐嚇具備效果,讓許多台灣人不願意積極表態,認為反正有國家,有國號,要是有什麼問題,自己內部修改就好,不要動怒對岸。中華民國在這樣的情況下獲利很大。

  • 面對統一的勢力,因為台灣國沒有自己的國旗跟紋章,現實上並不是台獨人士自己製造就可以,製造這些東西,它沒有歷史過程,沒有台灣人共識,也沒有用。所以當中共勢力侵入,台灣國反而會去保護「中華民國」。陳雲林來台灣,民進黨就是以舉中華民國國旗來做所謂「捍衛主權」的動作。

  • 台灣歷代的民選總統,無論黨派,嚴格上來講,都是在維持、捍衛「中華民國」,因為國號是中華民國,他們是中華民國總統。阿扁想要推動台獨,他有,但是出國外交他是中華民國總統,僑民接待他,都拿國旗。中華民國雖然在國際沒地位,但只要是民主制度選出的總統能代表來提升中華民國的聲望。在外交上,實質提升「台灣國」的國際聲望的,大多都是民間團體、非政府組織。「台灣國」跟「中華民國」在外交上也是有長期合作的關係,因為外交官需要這些非政府組織來幫忙提升台灣的國際能見度,「中華民國」的外交官其實在國際上能做的不多。而非政府組織也樂意幫忙,而且它們要幫忙台灣這個國家也需要一個官方的國號來運作他們的工作。台灣要入聯合國,就是中華民國外交部和世界各地、尤其美國台僑組織合作。台僑也願意接受台灣政府叫「中華民國」,矛盾在這裡。

  • 「中華民國」很了解自己處境:它靠台灣生存,不能沒有台灣,但是台灣不需要中華民國。依賴「中華民國」而生存的官員與族群,知道這個「國家」是政治議題,不是國界定義,所以他們會玩政治遊戲求生存——提升國旗能見度,有危機意識、重官場禮儀,灌輸「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理念。以「捍衛中華民國」來打擊罪大惡極的「台獨」,提升自己官僚體系的正當性,擴張自己族群、政府機器的權勢。 因為它的意識型態是空虛的,要談起中華民國到底是什麼,它除了一面國旗跟一張過時、落伍的中國憲法,還有一群錢多責任少的官員,還有什麼呢?沒什麼,所以要鼓舞起崇拜神聖、絕對忠誠的氣氛來撐著自己的氣勢。「台灣國」呢,卻不太跟「中華民國」玩政治遊戲。台灣國人只是一直生氣,台灣是自己的家園,為什麼要叫中華民國?!必須了解這是政治議題,不是純粹道德觀、國家或民族意識。

      一個很成功,有政治能量,高人氣的民選總統,也會讓中華民國有好的形象。因為國號是中華民國,總統主打外交,提升台灣國際地位,也提升中華民國國際上的聲望。但是,無論總統的外交多成功,以中華民國當國號,最終仍是遇到一股阻力,中華民國永遠不能進入聯合國。所以你當總統,努力搞外交,多成功,只是好到中華民國,最終沒有好到台灣國。

      最矛盾的地方是,台灣國際上越被打壓,中華民國其實無所謂,甚至,中華民國越有繼續生存的機會。這是一個墮落的現象:R.O.C. in fact thrives on Taiwan’s international isolation and lack of international status. 換句話說,中華民國存在就正是因為「台灣國」不在聯合國,沒有國際地位,外交就越躲避正式官方管道,而這種沒有被監督的「秘密外交」,就正是中華民國最佳領域,中華民國官員就是最喜歡這味的,錢多責任少無實質功能。台灣沒有國際地位,就要靠「中華民國」外交,而越搞「中華民國」外交,聯合國就還是沒有台灣的一席。

      以提升威權意識來撐住自己的「國家」,當然,跟對岸會有好感。我讀過范疇先生的政治評論,他的主長是對外,在國際上,把「中華民國」以發音翻成 “Chung Hwa Min Kuo” 或其它本地腔語發音的拼音偕可,因為國際社會不承認的不是「中華民國」而是 “Republic of China”。可是,事實是「中華民國」一向堅持以 “China”為國號,不是國際社會。中華民國人愛護的就正是中國,中華民國的基本價值就是大中國主義。為什麼,離開了中國多年,卻還是念念不忘呢?因為是以「光榮、偉大」的中國人的身分來經營政治能量,來操作權勢。人家講台灣,咱們談中國,這種對立對多少的「中華民國人」長期以來支撐著一股氣。「毋忘中國」的懷舊情感,把中國想像成過去式(例如中華民國人喜歡談起的1949)的理想,不存在現在式的具體、多元、複雜及矛盾的世界,可以激動氣氛,卻不用受到當下現實的檢驗。「失樂園」(Paradise Lost)永遠最美好、無可替代,而且,只有自己說的算。

      有時候在課堂上,我會開玩笑,英國人也有「兩岸關係」,雖然跟台灣的「兩岸」不一樣。1807年以前,英國國王幾百年來的職稱,嚴格上來講包括法國——「英國、蘇格蘭、法國與愛爾蘭之王(King of England, Scotland, France and Ireland)」笑死人了,英國國王從來沒有以王職統治過「對岸」整個國家,可是他們堅稱自己是「法國之王」。說來話長,這個頭銜的起因在於中世紀封建階級的爭執跟外交勢力的操作。1649年查爾斯一世跟英國革命部隊打仗,國王跟人民內戰,國王不只輸了,還輸了兩次,最後共和勢力決定乾脆把他斬了。查爾斯一世的王儲逃亡法國,其實就是在法國長大,1660年英國政府決定復辟王位來穩定政局(Restoration),邀他回國,封為查爾斯二世。法國的國王在意他曾經包庇自稱「法國之王」的查爾斯二世嗎?他知道這只是政治口號,他不當一回事,他們也都有血緣關係。而且,面對英國共和國的崛起,法國皇室即包庇逃亡來的英國皇室,因為他們都是挺君王制度、反對人民當家,所以他們站在同一邊。查爾斯二世回到英國,登基自稱「法國之王」,動怒了法國的路易十四世嗎?怎麼會呢?路易十四世知道這是在唬攏老百姓的,顯示皇室至尊的口號,操作權勢而已,不用當真。

      真正要求撤銷英國國王「法國之王」的頭銜的不是法國歷代的君王,而是法國革命後的政府。一旦建立了共和政府,法國官方要求英國國王一定要放棄「法國王」之稱才能跟新的政府建立正當的外交關係。1802年英國皇室從此正式放棄他們「統治法國」的假象。「法國之王」是政治口號、權勢的宣稱,君王們都了解,可是到了一個對人民負責的共和政府,國與國的關係一定要清楚、合法,英國國王不能冠上無厘頭的「法國之王」頭銜。

      只要台灣在國際上沒有正當的地位,中華人民共和國怎麼會在意「中華民國」冠在台灣本地之上呢。威權國家了解這是一種內部對自己的人民表達權位至尊的口號:中國優先,本地永遠老二。台獨人質疑為什麼在台灣捍衛中華民國,而到了對岸就不敢講。對中華民國人這完全合理,因為「中華民國」不是真正的領土國界,而是政治勢力的宣稱。

      台獨工作者要了解這一切,台灣國跟中華民國有複雜矛盾的關係,你就是要會玩政治遊戲,可以合作的時候不得已合作,大局上盡量縮小中華民國的管轄權,尤其它法律上的權利跟正當性,時機對的話,要趁時機廢掉中華民國。無論是人還是政治機器,都求生存,長期都在社會上發展自己的勢力、還有精神上代代相傳。無論是修憲或建國,廢除中華民國一定困難,必須要有政治智慧,才懂得怎麼辦。

      英國是有一個活生生的家族在當國家的象徵,以皇室的金碧輝煌來顯示國家最高的尊嚴。他們以個人生活、結婚、生子來經營整個家族的社會形象。要廢除皇室的挑戰是:活生生的人,今天的世界裡是不可能硬強迫他們離開皇宮,去上班的。可是人的形象要是不好,社會大眾不支持,廢除就有可能。西班牙皇室短時間內不會被廢除,不過他們現在很不看好。西班牙國王的妹妹與妹婿貪汙,國王自己針對加泰隆尼亞獨立的事情對外講話好像個幾百年前的昏君,要這種皇室幹嘛?

      中華民國是統治機器,它長期徵募政府官員和軍隊來經營榮華富貴,維持與發展統治階級的意識型態。它不是個皇室家族,但是一旦有機器,就有人意願運作機器,投資取得利益。就好比大公司長年賠錢的部門:要把它關了,經理階層、董事會成員、小員工們都跟你拼了。他們對自己機構有利的報告、統計數據、經營圖表、營業資訊都搬出來了,收買董事會成員,操作其他部門的危機意識,講什麼,機器就是不讓你關。但是,即然是機器,不是家族血統,就可以從結構上拆解,把運作機器的人安排到別的單位。

      我不是政治圈內人,我只能以自己學術研究上的專業訓練——結構及系統性分析歷史與文化現象,嘗試以盡量客觀公平的觀點,寫文章分享我所觀察的台灣現況。因為我也不懂台灣政府體系上的運作,所以實際上要怎麼廢除中華民國,無法很明確地做出建議。但是,眼前有些可以做的,例如從憲法,一定要大幅的修改,要改造(retool)!

作者:金守民
老台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