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破敵,如何能天經地義/早見憂

293

      照理說,任何正常的主權國家都具有「主權最高性」不受其他權力限制在其國土內施行主權的基本原則,但怪奇的卻是「中華民國」缺乏這種主權,最近它才開始打算鞏固它在本島的「主權特性」,但更弔詭的是,一群聲稱擁護中華民國的「國民黨」與「統派」正醞釀以民主人權之類的論調,阻止這種能鞏固「主權」的立法。

      五月以來,立法院陸續三讀通過「國安五法」修正案,府院方面強調這些法案有助於強化台灣民主防衛機制,不過這些在「危樓內增建」的罰則條款,到底對台灣政治的自主性能防衛到何種程度,恐怕還有待檢驗。另方面,對部分學者與民間團體提出師法美、澳「外國代理人登記」的制度,總統蔡英文已在本月8日公開呼籲,希望立院下個會期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防止中國的Sharp power進一步滲透本島社會從事「危害社會」的活動。

      「民主防衛制度」早在六年前就已由少數有識者遙呼,新執政黨上任三年才對這「姍姍遲來」的防衛性制度,以《中共代理人》修法給予最高層級的回應,對本島社會的政治自主性之防衛,也算是堪慰的業績。不過一向以「聞媒體風候」判斷施政方針的執政黨,是否能將消極的防護網發揮最大效用,而能對早已沿著「本土統派」、「49後統派」與「地方利益網絡」而滲透在島嶼社會內部的五毛大軍所構成的「促統=被併吞」聲勢加以逆轉?

真正阻力「中華民國」,它本身確實是「國共遺緒」與國民黨遺產

      日前《德國之聲》主持人 Tim Sebastian 針對「兩岸關係與香港」為題,對代表國民黨立場的周錫瑋進行訪問,一段無疑是放棄抵抗卻不敢承認的詭辯,活生生上演在世人眼前。當 Sebastian 問周:「你怎麼愛中國?中國在言語、軍事上都威脅著台灣,就像『刀架在脖子上』你如何能愛它。」周錫瑋竟向外國記者神回「As long as you don’t support separation from China」──意思是,國民黨甚至認為現在的「中華民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才用separation from。這不是本文刻意去論述,而是馬、洪兩國民黨主席以來,就已設法要將「中華民國」這道形式上的疆界廢止,而方便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能統一管理。用「中華民國憲法」(包含自1991年以降的增修條文)規範的話語,它們稱那是「統一」,但無論就現象事實,還是就本島住民政經利益的法律事實而言,那叫「併吞」、「侵略」。

      周錫瑋的話術如同他所繼承與代表的「家業」、「黨業」一致,一個可任意挪用「恐中」與「親中」控制本島社會的所代表的利益集團。周書府家族的事蹟、家業、黨功,文獻檔案上俯拾皆是,本文不多贅述。當「中華民國」完全可以由國民黨予取予求時,這些「黨」所恩庇的鷹犬就是「中華民國」與「主義」的擁護者。當「中華民國」因年就失修而逐漸失靈後,便開始精打算盤,想要賣掉這部不堪使用的機器,一邊告訴你,「兩岸同屬中國人,統一才能永久和平」;另一面又透過扮黑臉的中國告訴你「休想獨立,不然就修理你」,而國民黨這位代理人(agent)兼買辦,他站在中間(笑著)告訴你「I don’t think it that’s serious──我不認為這麼嚴重」周錫瑋就是如此回答 Sebastian的質疑,他採取字面上的詭辯告訴 Sebastian,同時也告訴觀眾:「他們叫大陸,我們叫台灣,合在一起叫 China,one China」──當國民黨不再稱它們的遺產(中華民國)為「中華民國」而改稱「台灣」時,那意味著,他正「化身」為「本土」透過媒體代言他的「轉賣權」。這就像在中天或旺中集團的新聞或政論節目常常可以聽見的話術:「我們平民百姓…」、「這是社會大眾的一點點願望…」、「民意就是支持…」,誰的本土?誰是我們?誰屬大眾?誰算民意?全部都是「話語」聲稱者,為什麼他們要如此化身?


(圖片擷取自德國之聲報導影片)

當「中華民國=台灣」時,方掠奪者借「民意」之便代理「台灣」

      這個結果可能是李登輝始料未及的,因為這與西田式的哲學信仰剛好相反。「中華民國」與「國民黨」本土化──並非始於蔣經國,擺幾枚花瓶以示民主,實屬必要配置──對本島社會是一柄雙面刃。短期間固然讓國民黨裂解為「本土」與統派代表的「非主流」,但卻從表面上讓中華民國被看起來像是個已經「獨立」的國家。這並非本文的瞎慮,影響台灣現代史理解框架甚鉅的學者若林正丈,從1991年的《台湾海峡の政治―民主化と「国体」の相剋》、《蒋経国と李登輝―「大陸国家」からの離陸?》(岩波書店, 1997年)、到近期《台湾の政治―中華民国台湾化の戦後史》(東京大学出版会, 2008年)其觀察所代表的,恰好也符應了「天然獨」這個分類的確立。所謂的「天然獨」是2014年以後的新詞,但意思正如若林的看法―中華民國的台灣化(本土化)―若林本來就沒有要談「台獨」的企圖,所以30年來他用「脱内戦化」、「民主化」、「從大陸国家變成離陸国家」、用「中華民国台湾化」,相當程度上這也是自李登輝時代起,代表國民黨政府對台灣政治發展的標準答案,這個界定完全無關乎台灣「獨立建國」,而是一個「大陸国家」經歷「脫內戰化」、「民主化」、「台湾化」的轉型過程,主體都是「中華民國」。

      當「中華民國」也成了有「民意」基礎的政權,種種「殭屍」怪象具體現形。若以舊的人群分類法為例,道地的本省籍、或原住民屬政治菁英以鮮明的「統派」旗幟參選,並在國會或地方議會中佔有數席呢?這並非假設,事實上這些人與事已在本島政壇與各級意識形態機器生猛嚎哮。中國金流明暗挹注、中國的大學授予許多本島政治從業者碩博士學位,安排種種利益方便他們取得本島的意識形態機器(如大眾媒體、演藝娛樂、學校…等)與各級議會中,為中國利益發聲,為中國併吞台灣提出合理的說服或威嚇。反論者可能質疑,為何本文不指責那些替歐美日利益主張者,理由很簡單,本來就只有向好的學,豈有向毒販流氓人渣學的道理。就算生意場上,懂經商的人都知道先打聽(徵信)客戶有哪些不良素行、投資是否可以賺回。健全市場生態的道理就是讓債信好、品質佳的客戶數量增加,讓那些惡行惡狀吃人夠夠的奧客在業界得不到養分,消滅他們反而是健全經濟體質。對付中國理應如此,若不是在90年代民進黨決議以「強本西進」對抗「戒急用忍」──即使是類比徽商、晉商的「西進強本」論,就現實結果看來也是一樣的──歐美在90年代對中國的經濟制裁理應見效,但卻是本島政商的貪婪短視,壯大了這個兇殘無人性的亞洲毒瘤!

「國安五法」+「中共代理人法」vs.「習五條」,然而…

      敵人滲透本島並不是最近一兩年開始的。上述林林總總所要鋪陳與提醒的,正是要凸顯「敵人」不僅在海峽對面,而且早已瀰漫在本島的國會、地方議會、各級學校、媒體機構、行政機關、地方宮廟、地方農漁會……等。今年元月,習的「告台灣同胞書」雖然只提了非常抽象,看起來非常低階的五條原則,但中國的敵後政工顛覆是玩真的。7/21晚間香港元朗爆發的「白衣人無差別暴力襲擊市民」,顯然就是中國在港特工操作的,這在本島也很常見,舉凡101大樓、西門町、北中南主要城市都可見五星旗車隊遊街,在所有反中國的示威場合裡,都可以看見黑幫前來挑釁的身影,而社會上也都非常清楚,這些都是中國特工所策動的,明明連頭子是誰、金流也偷查證到、部分甚至也遭臺北地方檢察署以違反《國家安全法》審理,結果,這些人不僅還能以各種方式參政,甚至也高票當選市議員──習五條固然是2019年元月2日的聲稱,不過中國特工在本島的布局已十餘年,不同的只是,過去先收買政商名流、電視台,晚近則是販夫走卒宮廟幫派毒販等等。

      目前已通過的國安五法是《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國家機密保護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兩岸條例增訂第五條之三修正案》、《國家安全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及《兩岸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這些修正主要是將中國、港澳及境外敵對勢力增列為外患罪的適用範圍,並加重退離職涉密人員的罰則,將網路空間納入國安範圍,大幅提高「為敵發展組織罪」刑責,及退將赴中管制等。法律罰則有了,不過對現有的「統派」勢力產生效果了嗎?當然,可以等,但中天、旺中、與正活絡化的統派組織並不打算等,它們正以「民主」、「憲法」、「人權」之名,去捍衛另一個「反民主」、「反人權」、掌權派系凌駕於憲法的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急著想併吞民進黨一心想捍衛的「中華民國」。民進黨在1990年代中期後,就已成為不折不扣的中華民國黨,反之,國民黨與宿敵左統結盟為「泛統派」,它們恨不得早日結束「中華民國」,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台灣成一個中國,周錫瑋只是有樣學樣,馬與洪兩主席不正是這股將「被本土化的國民黨」再度逆推成「中國民族主義化的國民黨」的推手嗎?這些都是它們的公開主張與喊話──「國安五法」在怎麼縝密,也辦不了「統一」的主張,為什麼?

      前述第一標題已破,憲法保障「統一」,民進黨‧不支持‧台灣以國家之名獨立!這是所有獨派運動圈所週知的事實,統派與國民黨為了選票的配置,策略上一定要用力將民進黨分類為「台獨」這樣才能替「泛統派」拉開最大票數。

      在這個基本的盤局裡,就算通過「中共代理人法」,請問立法設計者,看中天或旺中的人,不知道它是中國支持的媒體嗎?蔡衍明集團併購中時後整個報刊改替中共做政策宣導,這並不是今年誕生的新聞,2012反媒攏運動起,這些事包含背後金流都早已被揭露,請問立法者,那些支持統一高喊挺九二、那些口中說著「兩岸都是中國人」的阿五阿六,不知道它們看的新聞與政論是統媒嗎?它們非常知道,而且還會反諷我們這些「台獨吉娃娃」才是被民進黨洗腦的──無論你罵它們無知還是腦殘,我要說的是,如果只是在電視螢幕在報刊上標示這些媒體是中國購買的廣告,事實上,沒有半點用,因為我們處在一個很根本的格局裡「中華民國憲法保障統一」,這使它們有很大的灰色空間可以對你反唇相譏,「憲法保障統一」──周錫瑋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不就這麼說:「在我們的憲法裡,只有一中政策,其中包括大陸、台灣、香港和澳門」、「我們的法律和憲法裡寫著,我們希望和平關係,我們希望統一」。

     《國安五法》、《中共代理人法》立意都非常好,本文也非常樂見其能發揮效果,假如檢察機關或司法機關裡沒有「中國殭屍」的話,筆者相信應該可以看見成效。這些有關主權、或與政經自主性的防衛性法條在正常的國家裡,照理說是天經地義,這是因為任何再民主的現代國家背後都有一套「國民主義= Nationalism」制度或總綱──除中華民國外內在拒斥台灣人(Tâioânese)之外──用以將「民主」轉化為一套可施行、可操作的具體法律*(亦即權利與義務可施授的對象須符合國民資格,謂之國民主義)。許多人批評若林正丈對台灣的分析是從上往下看的視野,但就30年來及至現狀的分析,若林是正確的,是「中華民国台湾化」,而非台灣國取代了中華民國。這意味著,想以《國安五法》、《中共代理人法》達成「防共」(或堵中)的目標,就條件上缺乏一塊最基本且關鍵的拼圖,至少得設法把憲法增修條文或相關的「統一」之規定給廢掉,如果民進黨很愛很愛中華民國,不捨得將它變成台灣國,那麼至少也得把「統一」條文永久廢除,並增列「反併吞」條款,那麼至少民進黨很愛的中華民國,才守得住吧。

作者:早見憂
小時候在表演藝術圈搞種種劇像實驗,破產後靠寫廣告維生,2006年後躲起來做古東南亞史與海域亞洲研究,變成一個沒甚麼出息的普通大叔,現在不知道在幹甚麼,只好靠點翻譯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