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與韓的民粹DNA—如何對付大眾威權:過來人觀點/金守民

208
編按:金守民老師專題《如何對付大眾威權:過來人觀點》系列,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向台灣人解釋大眾威權,跟讀者強調台灣現在的危機,並探討對應可能,希望台灣人能研發出自己的一套。

      去年年底九合一選舉過後,我曾經在綠逗跟讀者談起,選舉的結果證實了大眾威權(authoritarian populism)來臨台灣這回事。雖然來自不同國界、無論政治意識,柯文哲、韓國瑜、川普、意大利前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都有共同的民粹DNA,他們來自於同一種政治宗族:都是以操作民眾意識經營威權的人物,他們所謂的「大眾魅力」(populism)建立在系統性的喚起社會上的仇恨、幻想、跟根深蒂固的階級意識,而一旦崛起,他們的勢力就靠著硬如鐵塊般的基本盤在運作。

      雖然我不是政治圈內人,我可是大眾威權的過來人,它是我從小在美國成長時期就很熟悉的現象。希特勒不只是公民課的一課,而是殺害我的同學的家人的屠夫。而見識過貝魯斯柯尼跟川普,就了解柯文哲跟韓國瑜。

      根據媒體報導,韓董說謊、騙人、貪財、跟中共/黑道掛勾,甚至有賣國之疑、是個草包、韓粉暴力、不理智、水準低,名嘴說因為這樣子,他民調明顯下降、走上總統之路有困難,他有受到大大的打擊嗎?從去年年底一直打,剛開始說不選總統、不初選,再來個戲劇性變化,到他現在要選總統了?!有注意到嗎?爆料越多、批判越多,似乎越打越壯,離總統大位越近,不是嗎?

      這幾個月來,我每看到媒體上反對韓陣營的發言,就好像看到提油救火的行動,因此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向台灣人解釋大眾威權,探討對應的可能。認真的研究大眾威權,將來要是台灣還在,就有許多博士論文、學者研究計劃,從政治、歷史、文藝的觀點,來研討台灣 2006 到 2028 至少這二十多年(要是只有二十多年,台灣人算很幸運)民粹發展的威權現象,在此我不能全面的解釋。只能跟讀者強調台灣現在的危機,希望台灣人能研發出自己應付的一套。

      大眾威權在任何國家都是個大浩劫,一旦搞民粹的政客登上大位,他們沒有正當的「執政」,而只會盡量把現有的民主法治體系跟歷代執政者(包括戒嚴時代)建立的規則和程序(protocol)搞垮。我這幾個月來的觀察,大眾威權對台灣的威脅極有可能比其它國家還大,因為不只將會制度損傷慘重,而且即然內部結構要把它鬥垮了,對岸的力量就會很輕易的趁機侵入。我憂慮最主要的原因是不只台灣,還有整個漢文明,歷史上不曾見識過大眾威權,今天在台灣爆發,整個社會沒有「抗體」(antibody)來抵抗這種現象。

      幾千年來的漢文明領教過暴君跟反抗的傳統,但是從未見識過暴政竟然是小老百姓積極參與、支撐著的。民粹在西方歷史常見,演變到現代世界就是大眾威權。台灣人長年戒嚴被國民黨統治,再來解嚴後發展民主機構,不曾看過已經全面發作的民粹,我看到檯面上反民粹的勢力似乎不太懂應付,台灣整體正陷入極大危機。中文民粹這字眼是從西方歷史引入現代漢文明,台灣人連民粹英文怎麼說都不知道,都錯誤的引用 populism(大眾魅力)這字眼,其實(demagoguery)才是正確字眼,古希臘人幾千年前就有此概念了。而把大眾魅力講成民粹也顯示出台灣人的民主還不夠成熟,政治階級普遍還是不信任老百姓(不信任就會讓民粹問題更嚴重)。以前綠營對國民黨的競選策略有效,自從去年同一套對付韓國瑜,我的觀察,都沒有什麼用。換句話說,台灣人懂得怎麼抵制國民黨,因為老藍男長年怎麼運作,大家都熟悉了。如今大眾威權的崛起已經替換了(replace)老藍男的傳統官僚威權,台灣人還不知道它是什麼東東,它的病毒就已經侵略國家的心臟了。

      大眾威權人物短時間捲起的氣勢,許多人會認為那是個人天生的特質,好像這個人就是有一股很神秘、不可抗拒的魅力。其他的政治人物看到他高人氣,認為有票就跟著走,但是,除非你就是跟他一樣的走大眾威權的不歸路,跟他合作的政治人物不但沒有加分,反而有可能被基層唾棄,永遠離開政壇。

      大眾威權人物個人並沒有天生迷人、無法抵擋的魅力。但是他懂的操作人自我意識的「一口氣」、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分感覺,他知道怎麼放大這「感覺」。只要是人,只要是活著,就有感覺,甚至「理智」也是要從感覺(perception)來的,不是嗎?自我意識的感覺一旦在社會大眾心中放大、增強,就是一股很強的氣勢。大眾威權人物就靠這股能量在政壇上猛闖硬幹,遇到遊戲規則就殺、砍、廢除,這樣子的展現本身極強的自我意識,一方面來反映民眾心中對傳統統治階層的不滿,另一方面來擴張自己在政壇上的威權勢力。一旦登上了大位,大眾威權人物似乎一切所作所為不用負責任,他的政權靠著民眾的一股氣撐著,只要是人民對他「有感」,他就可以掌權,直到有一天民眾對他失去感覺,民眾(要是到時候還有選票的話)就要求他下台。

      我強調藍綠白、左右中間選民心中都有這股氣,每個人自我意識感覺不舒服的時候,就有一股憤世嫉俗的怨氣。人的自我感覺是不分政黨派系的,所以不同政治色彩的大眾威權人物都懂的操作這股氣。他們鼓吹的意識型態跟推銷的形象,無論藍綠紅白、統獨、親中、反中,都是在為了自己造勢,讓民眾的怨氣沖天,這股氣送他們上大位,而一旦掌權,他們一定會繼續操作這股氣來鞏固政權,所以意識型態只會越搞越極端。在台灣,綠營許多民眾喜歡川普因為他嗆中國,還是喜歡柯文哲因為他在台北市打敗國民黨傳統權貴。藍營的韓粉討厭川普因為他嗆中國,可是他們喜歡學川普那一套的韓國瑜。柯/韓跟川普其實都有同樣的民粹DNA,都是為了騙票來包裝自己,就看你愛什麼形象而已:你要烈酒、特效藥、還是仙丹,他們都賣,講的天花亂墜的,產品都是假的,裡面包的只是不同口味的安慰劑(placebo)而已。

      就拿8月1日金恆煒老師專欄文章《韓國瑜「憑什麼」?》,一句話「憑什麼」可是搞民粹政客最喜愛的字語,我相信韓國瑜知道使用「憑什麼」就可以喚起多少社會大眾心中自我意識的怨氣。這三個字可說是去年他選高雄市長所有的訴求。「憑什麼」可以用來表達不同政治立場,可是結構上語義(semantics)一定是以自我意識框著:「自己(人)對立他者」(us vs. them)。例如:「外來政權憑什麼統治我們!」這句話很有力量。還是,「你民進黨/國民黨,憑什麼?」藍綠都會用這句。要是有個小朋友跟媽媽說:「你憑什麼叫我做功課?」你就知道這小子不尊敬自己的媽媽,因為這句話充滿了階級意識,他年紀小小的就已經有感覺。一方面對別人不滿,另一方面也顯示,我就是看不起你我才嗆你,所以連媽媽都敢這樣子嗆的小朋友,肯定很叛逆。

      要是你認爲,台獨、反送中人士說你中國人「憑什麼」是有道理的,而統派、大中國用「憑什麼」只會被反嗆,我要提醒大家:講出「憑什麼」就是自以為有道理,但是純粹靠這一句只有自我感覺的運作,並沒有道德理念的基礎論術,所以民粹人物才這麼喜歡用。韓國瑜:「你民進黨憑什麼掌大權?」這句話肯定有用,因為在台灣,不是英粉的人,很多都聽得懂。要是他進一步說,「你們憑什麼一直講台獨?」,就表示他在探人民的反應,這句話比前一句弱,因為太多的台灣民眾不抗拒台獨,他這樣子說反而會引起反感,即然很多台灣人認同台獨,所以「憑什麼」這樣子用恐怕沒效果,台灣人心裡就會想,「我就是要,你怎樣?」

      要是他更進一步說,「你們綠營憑什麼指控中國政府活摘器官犯了反人類罪?」一講這句話力氣就消失了,因為人權議題沒有「自己(人)對立他者」,人權是個普世價值,就好比罵人家憑什麼看到犯罪行為去報警察,很莫名其妙,因為人人都應該這麼做的,這麼做不是為了自己舒服。所以要阻擋綠營人士談中國人權醜聞,韓陣營會以「假新聞」來降低對營的聲量:沒有犯罪,幹嘛報警?一旦人權醜聞的消息掩蓋不住,韓陣營會以「不要太過份」來應付抗議。這時候,綠營就可以指責他在替獨裁政權找藉口,不民主。

      同樣的道理,川普嗆中國,大家叫好:「你中國,憑什麼?」這幾年來台灣人聽的可是多爽。川普這樣子說,因為許多美國人,跟台灣人一樣,討厭中國人。可是要是川普說:「你中國政府憑什麼違反人權壓迫人民?」這句話就不對味了。這樣子說就好像問人家憑什麼犯罪,也莫名其妙,好像犯罪是種特權似的。一點也不驚訝,川普本人從不打擊中共反人權這點。最近消息,川普認為香港反送中運動為「暴動」,他不會介入,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你認為台灣人街頭抗議韓國瑜簽和平協議的時候,川普會認為那是正當的行動,而香港送中運動才是「暴動」嗎?我認為他會說,「暴民反對和平極不應該」。

      民粹崛起不是因為社會太民主,選上超有人氣不做事的人物,而是因為不夠民主,歷代統治階層玩弄族群意識,選舉當做民意操作,法治人權便宜行事,一方面放縱意識型態,另一方面引起民眾對傳統統治「菁英們」極端的不滿。台灣的政治人物多年以揭發弊案來打選戰,打了這麼多年了,官商勾結的現象有改善嗎?要真的打貪汙,歷代政府要有系統性的策略來達到法治跟官場結構性的改善,不能只為了選舉。要是民眾長年來看不見任何改善,只看到選舉就抬出弊案,這會造成民主制度很大的傷害:因為只會導致民眾對政府不信任、絕望,對當權者的憎恨。所以,不分藍綠,在民粹崛起的時代,你就會發現,反對跟支持大眾威權的選民都對傳統統治階級極端的不滿。

作者:金守民
老台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