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有特效藥嗎?—如何對付大眾威權:過來人的觀點/金守民

175
編按:金守民老師專題《如何對付大眾威權:過來人觀點》系列,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向台灣人解釋大眾威權,跟讀者強調台灣現在的危機,並探討對應可能,希望台灣人能研發出自己的一套。

      要如何對付大眾威權?最好對付的方法,就是不要有大眾威權。一旦爆發,大眾威權極難對付,因為你不只是在打擊一位政壇上的人物,而是你每次罵了民粹人物,就可能得罪了好幾百萬個選民。韓國瑜跟韓粉的「心靈連結」,可是,你不能打韓變成打選民,這會更讓社會大眾認為你就是不民主。任何打韓的勢力說韓國瑜立足政壇是不正當,提名/選舉結果不正當,都只會傷到自己,讓民主勢力最終在台灣消失。假如你真的認為反正韓粉都是瘋子、都拿人家錢的,都只是被韓天台洗腦,你要不到他們選票,你繼續打韓順便也打粉,那我真的認為你潛意識裡就是不喜歡民主,也不尊重選民,你執政,民眾也是對傳統政治集團怨氣沖天。

      這不表示任何民粹人物都應該自由自在在政壇上亂搞。每個政黨有義務拒絕提名/拔民粹人物,要是已經縱容他到政黨自己沒有力量擋他登上大位的企圖,政黨必須要切割此民粹人物。台灣人最好對付大眾威權的方法就是不要縱容民粹,不要為了一次勝選,引入了大眾威權人物,而分化了自己的力量,這種做法非常沒遠見。要是一旦大眾威權己經立足政壇,你就是要以更加民主的方式對付它。想要以任何歪步、不法、不道德的方式打敗大眾威權,只會讓它在政壇上更有正當性,因為你這樣子做表示自己也變威權了。

      媒體上,看起來是一連串攻擊韓國瑜的新聞,其實是在打防衛戰。這種爆料是講給討厭韓國瑜的人聽的,所以打擊韓國瑜,其實是在顧守自己的基本盤,堵擋韓流的擴散。問題是,韓粉不只崇拜韓國瑜,他們看到你攻擊他,怨氣越旺,也越愛護他,整個韓陣營就氣勢越壯大。

      這幾個月來的政論節目,提起韓國瑜多麼不堪的事,有明顯的影響到他的氣勢嗎?針對爆料,韓粉們無動於衷。他們知道,關在牢裡的不是犯罪者,而是沒有權勢的人。有權有勢的人,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都還好好的,穩坐大位。韓董有做壞事,那又怎麼樣?指控韓國瑜的人應該自己照照鏡子。打韓國瑜錢的問題,對韓粉來說,這招國民黨跟民進黨都用來打擊政敵過了,不稀奇。藍綠兩陣營都有貪汙案,韓董又不是歷史上第一位。你說韓董有婚外情,可是台灣政治人物有小三的很多,就只為了不讓韓國瑜登大位,才打擊他?藍營的大砲,全台首富,自己曾經說「民主不能當飯吃」,今天怎麼了?要「賺大錢」、「人民有錢」不行嗎?為什麼自己可以用金錢的議題來藐視民主,人家想要富有就不行?你可以做「中國夢」,別人就不可以?韓董做過壞事,卻沒得到懲罰,韓粉們才是很佩服呢。很多台灣人不是這樣嗎?無論如何,就一定不讓別人看「衰小」,才最重要。

      我這樣子分析韓粉的意識型態,你看的出來,不同陣營的台灣人都會類似這種想法嗎?或許你認為你自己陣營這樣想是有道理的,韓粉沒有理由這樣想,你要知道,別人怎麼想,你是控制不了的。只要是有自我意識,就有這種傾向。遇到自己陣營的醜聞就編理由,對方的醜聞就繼續打,大家不都是這樣子?韓粉懂的這道理的。綠營的人想自己綠色怎麼做都比藍色的好,藍營反過來也一樣。要是你自己堅持這樣子對立下去,那國家一定分裂,對岸就要攻過來了,民主勢力在台灣就沒幾年了。

      短時間內,韓國瑜硬如鐵塊的基本盤是不會分散掉的,但是這不表示他一定穩贏總統大選。反對他的政治勢力,要是願意為了國家大家合作,還是有阻擋韓董上大位的可能。因為他是一位威權人物,在台灣的民主體系裡他的民調一定不會過半。但是,他的人氣也不會快快消散,他的基本盤會維持現狀好幾年。在台灣,柯文哲的紀錄是四年,從2014崛起到去年市長連任,所以我會設定韓國瑜的人氣,一樣,也是從他2018年崛起,至少撐著四年,有可能更久。幾年後,韓國瑜就會跟柯文哲一樣消氣,在政壇聲望就下降了。

      貝盧斯科尼的紀錄是十多年。意大利的反對勢力,像美國人講,什麼打擊他的方法都試過了(they just about threw everything but the kitchen sink at him),還是沒有用。台灣普遍政壇上養小三、開睹場、官商勾結的民意代表,比起貝盧斯科尼,算什麼。貝盧斯科尼一進政壇不久就是總理,引入新納粹勢力(Neo-Nazis),掌握了整個意大利的國庫,可以直通自己財庫,把民主制度像屁孩一樣抓起來凌虐到昏迷不醒。跟貝盧斯科尼扯上關係的秀場舞女竟然可以參選、當上國會議員。貝盧斯科尼沒有政治勢力、財團介入媒體的問題,因為他本身就是政治勢力、財團、也是媒體最大老闆,全都包了,不是最好?貝盧斯科尼當總理,他的電視台(他是七台中三台的老闆)正好就當國營事業來運作,每天幫「老闆」來助選。跟黑道有關係,這還稀奇,好幾位意大利的大哥曾經在法庭上作證,貝盧斯科尼的政黨就是黑手黨 (Mafia) 屬意的,雙方面都「喬」好了,選舉時黑道灌票給總理的政黨,執政黨則立法讓黑手黨「做生意好賺錢」。可是多次司法調查,都查不出什麼東西來。要是你是法官、檢察官,一方面總理全面的權勢,另一方面面對殺人不眨眼的黑手黨,你能調查什麼真相?

      對付大眾威權沒有什麼特效藥。美國人兩百多年來已經多次經歷過民粹爆發的例子,民主體系跟民粹打來打去,輸輸贏贏,但是因為領教過,所以正當的政治人物遇到民粹,自然互相有默契,他們的行動會依照歷代建立起來的「劇本」(script)來做。照劇本走不一定確保選戰勝利,只是為了國家的生存要繼續奮鬥下去。

劇本

第一步:不要向民眾的怒火灌油

      任何官員的自我清白、自認為道德高尚,指控民粹人物就只是髒、低級、貪、不道德、水準低、「草包」說,只會讓老百姓對當權者怨氣越大,越想把他們 fire 掉。對老百姓來講,政府官員的這種姿態充滿了階級意識,「我高你一等」,尤其儒家傳統裡讀書人問政好像天經地義,知識份子當官是應該的,這其實就是台灣民主尚未成熟的一面。民主制度不是好人、做對事情的人、還是高明的人當選執政,而是選民認同的人。大眾威權時代,政治人物要是不懂放下身段,對民眾講實實在在的白話,還一直表達自己比別人聰明、高學歷、清廉、正直,選民正想要賞你一巴掌。古代的臣子懂得尊重皇帝,今天的政治也是有倫理的,公務人員多高級,老闆是納稅人民,所以要注意國家主人的臉色。

      請記得:國家主人做的選擇,一定沒有錯。既然人民已經投票選韓國瑜當高雄市長,政治人物應該尊重這事實。他當選沒有任何不正當。韓國瑜已經明講了,他支持九二共識,要簽兩岸和平協議,他再來就是要往對岸威權靠攏,這點可以解釋給民眾聽。可是「買票」說、「紅色支援」說,對選民來講,要有實在的證據,跟檢調一段時間的調查,總統都選完了,恐怕還沒有真象。更何況韓國瑜在高雄贏了十多萬票,你說他不正當,選他的選民不看在眼裡嗎?不會對綠營更反感?他一當選市長,要再選總統,那是他的事,選民要是不喜歡就不要投給他。你一直說這樣子不正當,恐怕選民會反彈。因為選民知道,要是綠營有一位像韓國瑜這麼神奇的人物,不拱他選總統才怪,不是嗎?

      美國民主政治非常忌諱這一點:不要以為自己做對的事,要好人打壞人,而達到反效果。所以我也看不懂為什麼要罷免韓國瑜市長的位子。他罷免了,還是可以選(上)總統的。要是罷免不成功,有的選民會認為綠營就是比韓國瑜弱,打不倒他。而要是罷免成功 — 他才在等綠營罷免他呢。一旦罷免,他可以向選民訴求他是「綠色恐怖」受害者,被政治迫害,蔡政府就是他當選了硬不讓他執政 — 想起當年戒嚴時代不是也有黨外的當選不能就職的嗎?— 他可是會有同情票的。

第二步:絕對不護短

      自己人的醜聞,一定要重罰。這樣子做讓民眾看到代表民主勢力的陣營尊重法治跟社會公平正義的價值。不只是自己人貪汙要重罰。大眾威權時代,民眾尤其敏感的是欺負弱勢的事件:性騷擾/性侵害、虐殺孩童、等等。要是自己陣營有類似醜聞,一定要重罰。不但如此,要是類似社會案件發生,政府一定要積極處理,而且警檢調必須公開跟人民說明辦案的一切過程,讓民眾看到欺負弱勢的人受到法治最嚴格的懲罰。在大眾威權時代,執政要講究強而有力。這樣子做會讓人民看到執政當局的確有能力堵止迫害。

第三步:支援所有弱勢跟受害族群

      反對大眾威權就是要支持人權為普世價值。撐著反對勢力的就是在威權統治下所有遭壓迫的人。所以憎恨韓國瑜的綠營民眾也要了解,要是討厭同性戀,但是自己也將遭受到壓迫,大家就都要站在一起,一至抵制威權。因為長年受種族歧視跟壓迫,歷代的美國黑人族群的生活型態其實非常保守,都是安分守己、勤苦耐勞、遵從長輩、靠教會的信仰跟精神支撐著,傳統黑人社區裡,因為宗教信仰,其實不喜歡同性戀者,可是政治上他們知道他們站在同一邊,都是社會上受歧視迫害的族群,所以同性婚姻合法化,他們不會抗議,投票大多也不反彈。

      在國家極端危機時期,民主勢力在台灣不只是要悍衛所有國內生活的基本尊嚴(弱勢、受害者、原住民、外勞、瀕危生物、異議份子),而民主的能量也一定要往外推廣,尤其擴張來反對中國威權。所以要支援香港人、圖博人、維吾爾人、法輪功、其他弱勢跟少數民族。民主的勢力要不是向外擴張,就是會遭到對岸的威權往內部侵入,所以策略上一定要支持他們。

第四步:捍衛國家民主法治機構

      一旦掌握權勢,威權人物不接受制衡,無視民主多元的監督跟法治次序,國家體系一定會遭到極大的破害。無論如何,愛民主的台灣人就是要堅持體系遊戲規則跟台灣人多年建立的傳統民主價值。威權人物就是要把整個系統搞垮了,他才可以心所欲得,整個國家屈服在他一個人的統治下。在這種獨裁統治下,台灣人更應該支持跟認同,無論政治色彩,專業法治人員、執行台灣民主多元價值的政府官員、跟歷代建立的優良政治機構。一定要繼續辦選舉、投票、普通人踴躍參政,熱心各方面的政治議題。

第五步:面對現實世界

      這大概是最難做的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不可逃避的一步。民主勢力自己要面對現實世界,也要說服人民面對,比登天還難,不過還是要試著做。

      我已經提起,意大利反對勢力十多年打貝盧斯科尼的邪惡都沒有用,選民完全無所謂。十多年後,唯一有效的訴求就是跟選民談感覺:貝盧斯科尼開的支票是否有兌現,選民自己有比較好過嗎?這樣子,選民才慢慢的清醒。我已經強調了,打大眾威權人物邪惡沒有用:選民知道他並不是道德高尚,但是他們還是願意跟隨他。政壇上反對韓國瑜的勢力打他貪、髒、好色、黑、紅,完全沒有用。有效的打法就是要指出他弱,隨時質疑他一副強人的形象只是假象,讓大眾看出他各方面都是個虛弱無力的人,而因為力氣很弱,沒辦法兌現他開的支票。

      民主勢力要面對的現實,第一,就是自己很矛盾的處境。既然大眾威權人物已經掌權,你無論如何抵制,台灣已經往威權的方向走了,民主制度早就遭到基本結構上的傷害,所以堅持民主人權法治並不是可以再回到二十年前、或達到台獨理想。現在只求台灣民主不要退步太多,就要偷笑了。

      此時此刻,許多綠營領導階層跟選民或許很傷心,認為「應該還有更好的方法」,好像有一步,大家沒有想到的,可以拯救台灣。這只是幻想:人遇到極端艱困的情況,常常會認為,就是有神奇、簡單的方法解決。其實是沒有的。有人會說我們綠營現在需要一位偉大的領導人來拯救我們,或英明的革命家。不要再便宜行事了,以為只要有一位「民族救星」(這不就是藍營基層現在的幻想嗎?),我們就可以得到自由。

      自由是自己爭取的才叫自由,別人賜給你的「自由」,是別人的,不是你的,你留不住的。所以,美國政府會堵止台灣被統,台灣不會那麽輕易的被中國侵入,因為中國有美國跟日本在制衡,這種說法,根本就是理智不清 (unintelligent)。台灣人口口聲聲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訴求國際地位跟尊敬,現在卻自認為,大家把國家給搞垮了,別人會救你?美國是民主的典範,台灣人民選的總統,包括韓國瑜,美國人都會尊重。美國要是干涉台灣民選總統結果,才是會受到國際社會譴責的。要簽服貿的時候,美國政府有說話嗎?要是你認為,川普不一樣,他會救我們,那你可以保證他順利連任嗎?而且他連任,你能保證他只聽反中派幕僚的,而不是親中派的話嗎?單單一個白宮裡,就有多少的派系在爭權奪利,你認為川普只聽親台派的嗎?而且,川普順利連任,他下台後呢?

      有的人認為,民主奮鬥多苦,我們還是一路走來了,不是嗎?所以韓國瑜登上大位,我們再努力就好了,不是嗎?提醒大家:台灣的民主是人命換來的。你還要繼續犧牲自己的子孫嗎?有人或許認為,這年代了,抗議不會像二二八那麽的血腥,那你願意你的後代像香港的年輕人這樣子,只為了爭取基本法治就要犧牲了青春嗎?只有堅持理想,不顧現實面的人,通常對歷史的大災難是無感的。有的人以為,自己經歷過了白色恐怖也生存下來了,要是韓國瑜當選,台灣再次進入白色恐怖,家裡的小朋友會抵制的,而且會成功。有的人對「1949年寧願選擇蔣介石也不要毛澤東」無感,認為家裡的長輩當年應該留下來跟中共一起,反正文革忍耐著就過了,今天的中國人比台灣人富裕。我認為這種說法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對自己的後代不負責任。這是人常見的幻想:因為你經歷過了各年代,多麼的苦都生存下來了,自己到此為止都很幸運,你會以為你將來怎麼活、怎麼過,到哪裡都很幸運,以後也都很幸運,什麼未知因素、多大的災浩,你都會幸運的生存下來。還是有人會認為這就是命,上帝的恩惠。現實世界卻不是如此。歷史大浩劫來臨時,有人也以為他們比別人條件好、關係好、老天爺特別恩惠,但是最終還是喪命了。

      就如陳水扁前總統在電視節目提起,明年大選,將有棄保現象。我認為選民棄保投票(strategic voting)就是要以阻擋韓國瑜登上大位最重要。藍營、綠營都好,就是不能讓一位大眾威權人物掌大權。要是你堅持只要投理想,不要以選票阻擋韓國瑜,我要提醒你,韓國瑜上台了,保證不但沒有轉型正義跟司法改革,還有無數的迫害在等著上場。到時候,我們連馬英九、甚至決定解嚴的蔣經國,都會懷念,我們還會說,我們台灣要是當下有個王金平、朱立倫、還是吳敦義,任何一位老藍男都還好,都要偷笑了。不只如此,一旦紅色力量正面的引入了台灣,我們有一天都還會懷念韓總統,整天只會喝酒講些江湖話,至少他還會謊言遮蓋邪惡,而中國共產黨只有邪惡,連酒精麻痹的都不給。面臨紅色威脅,我認為,老藍男跟老紅男打高爾夫球,還比老紅男統治台灣每一角落好。

作者:金守民
老台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