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台灣中國人/潘啟生

338

      「我是台灣中國人」。在族群歸屬仍顯紛亂,國家認同亦呈駁雜的現今台灣,其實呈現了某些部分的事實。現階段這種自外於台灣或是將台灣歸屬於中國概念之下的身分認同情緒,確實存在於部分人心中。像是,佛光山星雲和尚在中國時報發表評的論《我是台灣中國人》,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發表的演講《我是台灣人、就是中國人》,這樣的認同傾向實有其脈絡可循。在長遠的國民黨大中國思想教育下,他們當了一輩子的中國人,至多是生活在台灣的中國人。然而在台灣民主化之後,經過幾番政黨輪替,就要他們改變身分認同,從中國人變成台灣人。這對他們而言,這是一種身分認同的摧毀,也是一種刨根背祖的行為。難怪他們有人會信誓旦旦,堅持不願放棄中國人的身份歸屬。

      這種身分認同的衝擊在筆者求學時期也曾遭遇。 1980年代,初入大學之際,系上歸國就學的僑生為數頗夥。同學聊天,最常觸及的是海外中國人在當地的處境。一聽到「海外中國人」一辭,韓國歸來同學會倒一肚子苦水,遍數當地中國人受到高麗棒子的種種限制與歧視;來自英國殖民地的港仔大半聳聳肩,對是不是「中國人」不置可否,因為他們拿的是港英護照;可是從東南亞來的同學,不管是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或是印尼,大多會跳起來義正辭嚴地告訴你:「我不是中國人,我是新加坡人」,或是「我是馬來西亞人」,了不起後面再加個「華人」。國家認同跟民族分際,我那些同學分得一清二楚。

      1980年代初期,高雄美麗島事件剛剛落幕,國內政治氣氛仍然肅殺。國民黨政府運用強勢的教育、媒體系統灌輸塑造國人的中國法統圖像,根本未曾遭到任何公開質疑。在中國民族主義薰陶下,當時的台灣學生天經地義自以為是中國人,碰到滿屋子自海外歸國卻自稱不是中國人的僑生,常有數典忘祖,一至如斯的感慨。

      其之時,黨國威權體制宰制台灣已幾十年,大中國的國家想像也水銀瀉地般地充塞在絕大部分國人腦中。然而在1980年代後期,看似巍然不可侵犯的動員戡亂體制卻在東風吹、戰鼓擂的民主浪潮中一夕瓦解。台灣解嚴,蔣經國逝世,刑法一百條修訂,台獨主張除罪,萬年國會走入歷史。台灣人的自我認同意識歷經幾次全國性大選鼓舞,也逐漸昂揚站立起來。

      轉變有數字為證。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自1992年起對台灣人民的自我認同態度進行調查:當時自認為是中國人的高達26%,自認為是台灣人的只有18%,另外有46%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這種自我認同的傾向在此後的二十幾年間有極大轉變。到了2019年之際,國人自認為是中國人的民眾降到了3%,自認為是台灣人的則高達57%,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則佔36%。從這些調查數字可以看出,台灣民眾在不同時期的確存在著不一樣的國族想像,而且也慢慢呈現與中國身分認同切割、逐漸向台灣依靠的趨勢。

      二十幾年間,國人認同台灣人身份的從18%遽升到57%;中國人身份認同者則從26%下降到了3%。台灣民眾自我身分認同的轉變之所以如此急遽,其實跟國際形勢的轉變、中國的持續打壓以及台灣民主的深化有相當程度的關連。

      現實的國際政治形勢是,中國這個名銜及席位早在1971年就已經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中給搶走了。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力的提升,國際影響力的擴大,當前國際上只要一提到中國,指涉的當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到中國人,當然是指其治下的十四億龍的傳人。絕對不會是我們的中華民國,當然更不會是我們這群吃台灣米、喝台灣水的台灣人。可是遺憾的是,在中國國民黨大中國意識遺毒下,仍然有人堅持要台灣遵循一個中國原則,將台灣變成中國的一個地區。部分政治人物、媒體負責人也刻意地操弄模糊語意,兩邊通吃地高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甚至有總統候選人還露骨地強調「自己是純種中國人」。這種刻意將國家認同與民族想像相互混淆的做法,無疑是當前台灣國家力量凝聚最大的阻礙。

      當台灣脫離中國獨立自主運作七十年之後,仍然有政黨、媒體深陷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幻覺之中,仍然有民眾沉溺在「我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之下。在這樣的中國認同泥淖裡,我們何時才能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國家認同、民族歸屬?這是島國的一大難題。而造成今日台灣人民將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混淆一器的局面,國民黨政府在台灣近七十年的國族思想教化,無疑居功厥偉。

      1949年國民黨政權潰逃來台。除了以軍事統治穩定政局外,在政治控制上更是不斷地強調反攻復國目標,強化其中國政權法統,以維繫其獨裁統治地位。在黨國體制下,我們不容置疑地被國家教育機器灌育成了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中國也理所當然的成為台灣人民認同的國家圖像。自此我們的國家就被形塑成星雲所說的「是五千年中華文化孕育的歷史中國、文化中國、全民中國,是民族血肉相連、不能改變的中華民族。坦誠地告訴大家,我們都是炎黃子孫,這是無法改變的歷史事實。」

      然而國際上的現實情勢是,自1971年以後,中華民國就不能代表中國了。生活在中國之外的台灣各族群民眾在國際認知下當然也不是中國人。從外交部所提供的資料可以得到印證,目前世界上給予台灣國民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的共有 151 個國家或地區;而中國卻僅獲71國家的免簽、落地簽優惠。在國際上,台灣人、中國人,大部分國家辨識得清清楚楚,有些國家甚至還給予台灣護照快速通關禮遇。海峽兩岸,各有國際網絡、各有生存空間。可是很遺憾的在當今的台灣,卻仍然有部分政黨、民眾沉陷在「一個中國」、「我是中國人」的國族陷阱之中。

      李登輝執政時期有句話說得很清楚,中華民國與中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中華民國不是中國。事實上,中華民國跟新加坡一樣都是以華人為主體的主權獨立國家。居住在這塊島嶼上的各族群同胞是中華民國國民、是華人、是原住民、是新住民、是台灣人,但絕不應該是中國人。這個觀念簡單至極,只要大家腦筋轉個彎就能想清楚。不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到現在還跳不出國民黨在反攻復國年代所佈下的國族魔咒,還在鼓吹「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九二共識、一中同表」、「簽署和平協議」、「台灣安全、人民有錢」。幾十年來,當我們目睹西藏、新疆、香港血淋淋的慘痛經驗後,難道國人真的還不了解中國政府養、套、殺的手段?還有人會相信中國所簽署的任何協議? 「中國、西藏十七條協議」、「中、英香港聯合聲明」的殷鑑就在眼前。

作者:潘啟生
大華科技大學退休教師
前中央日報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