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回饋「台灣如何成為一個國家?」/王泰澤

622

      本短文寫作有二個面向,一是介紹美國紐約福丹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法律學院江永芳教授英文近著《一個中國政策:國家,主 權,和台灣的國際法定地位》(The One-China Policy: State, Sovereignty, and Taiwan’s International Legal Status by Frank Chiang, 2018, Elsevier Asian Studies Series)。二是趁九月二十一日綠色逗陣辦的「台灣如何成為一個國家」座談機會,以同一題目,簡述書中相關文字,以書面方式與在座會眾分享讀書心得。

      經過十七年的研究,江教授根據學理與國際實例探討,結論是:目前「台灣不是一個國家」。這恐怕是目前台灣政界許多人不能接受的觀念 。因此,他的期許是,讀者須先從瞭解而相信目前「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進而探討主題「台灣如何成為一個國家」,才有意義。

      江教授的理論基礎,建立在「政府」和「國家」的分別。他強調,孫中山於 1911 年推翻滿清政府,建立共和(「滿清政府」是筆者小學學到的稱謂。目前網路上可見到「踏入 20 世紀,『中國』仍然由『滿清政府』統治」的敘述)。孫中山建立的是一個新政府,名叫「中華民國政府」;他並沒建立一個名叫「中華民國」的新國家。「滿清政府」被「中華民國政府」取代,國家的名字仍然叫做「中國 China」— 秦始皇早於公元前 221 年就已建立,這個「中國」以帝制(monarchy)繼續存在二千二百多年,直至孫中山推翻滿清政府,建立共和,中國的政府才終止帝制,肇始共和體制。

      國共內戰蔣介石戰敗,他的中華民國政府於 1949 年流亡到台灣,是「政府」的流亡,不是「國家」的流亡。1949 年至今,在中國取代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政府」的是,毛澤東新創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華民國政府」流亡台灣後,至今未曾宣告成立新國家。1952 年《舊金山和約》生效時,日本放棄台灣主權,但未明定台灣歸屬,其後台灣的領土和主權,至今不再隸屬於任何國家。

      在台灣,李登輝和陳水扁前後任總統在位時,都做了有爭論的主張,即主張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 ROC)是一個國家。這個爭論,已在聯合國總會於 1971 年通過 2758 法案「中國席次的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非法佔據聯合國席次的蔣集團及其所屬組織」的條文中,有了正式的澄清。

      至於「台灣如何成為一個國家?」國際法上,一個據有領土、人民和外交能力的政治實體,必須以宣告的方式建國。 這個結論是基於兩個理由。一是國際慣例:第十九和二十世紀建立的國家,沒有一個不是經過宣告而建立的; 二是國際法法理:國家如公司是無形的。 公司依登記而成立和存在。可是,一個政治實體要變成(成立)國家,不能用登記方式成立,必須向國際宣告而成立國家。 江教授主張「台灣必須由政治領導人或人民代表宣告建國」。他不同意先「制憲正名」而後建國,因為主張制憲來建國,建國會遙遙無期。所有的國家是建國以後再制憲。例如美國十三殖民地 1776 年宣告獨立而建國,到 1789 年,也就是 13 年後才有憲法。日本更久,網路上記載,傳說日本於公元前 660 年 2 月 11 日建國,幾經改制,至明治維新後,1889 年才宣佈正式制憲。而「正名」的暗函是,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只要改名就可以。但是,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未宣告,只改名,對於建國來說,是空洞而無意義的;制憲正名成功,並不是建國成功。

      筆者也認為,從民間日常生活的角度看,台灣要建國,首要條件是「少青老綠」應有建立「一個新國家」的共識。民間同心協力而外,有靠執政黨在政治教育上,正面積極教導。政府和民間,兩相呼應,台灣建國方可望排除萬難。


【謝誌】 感謝江永芳教授的指正與友誼。

作者:王泰澤
化學博士,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綠色逗陣永久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