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民主路─人民作主影像展/文:諾巴弟 詩:吳佳容

405

文:諾巴弟 詩:吳佳容


晨曦初現
你如常起身
一室寂寂

      某些看似平凡,卻已延續成為傳統的團體行為模式,就已具備成為「儀式」的足夠條件。(維基百科:儀式具有一定的時段、特定的場合,與個人或團體判斷有關;可以由個體、群體或團體組織主持和組織進行……)

白衣黑褲
你從氤氳水氣走出
名牌把胸襟別上
斗笠頂天
雙腳隱沒在巷弄的樹影裡

      與一般所謂的「慣性」不同之處在於,「儀式」不僅是一群人希望共同堅守的信念,也是一種「價值」,它凸顯了這個團體的「精神性」,更將其昇華至某種「神聖性」。當然,首先要件是要這個團體的組成分子都能夠自發性的嚴肅看待、並尊重這個「儀式」。比如「花道」、「茶藝」等學問,如果少了過程中的種種嚴謹的「儀式」,那麼它可能就與一般平常插花泡茶無異了。

      因此在我心目中,人民作主自一九九四年開始延續了二十五年的團體行動模式,應該也已成為一種「儀式性」了。

晨運公園不是你的方向
從成為志工後
街頭便成了你的舞台
八點準時開演
發送傳單的志工就位
一式服裝靜默成隊
晨陽吻熱了值日領隊的臂章
出發的歌聲響起

      當來自全國各地,穿著白色長袖制服與深色長褲的志工們陸續抵達之前,補給車及後勤人員已更早將物資就位。等志工來到後,一切「行禮如儀」:先簽到、登記午餐訂餐與否,然後各自找到寄放的斗笠。職責在身的團長、領路志工與交通維護志工,則是趁出發前,就本日路況及注意事項進行行前溝通與提醒。一旦帶唱志工幾首充滿精神鼓舞的運動歌聲響起時,已是接近出發的前奏。可以走了嗎?還沒。還有值日志工帶領整隊、整理服裝儀容:上衣是否紮進褲腰裡?個人識別名牌是否掛好?在這些都就緒後,由當日領隊講述行踏的目的、意義、還有期許,以及路線規劃人就當日行踏路線大致說明……念完行動公約,歌聲再次響起,在第二遍〈我愛台灣〉的歌聲中,隊伍開始行進。

路過的車輛有人按了喇叭
轉過身更多的是
冷漠無感的人群
你皺了皺眉頭
左腳才剛踩過混亂街市的上午
右腳便招來日正當中
長袖上衣在汗雨中貼胸低問
入口的鹹味何時回甘
蒙灰的公義何時抖落塵埃

      隊伍行進間,除了身負行踏隊伍安全的交通服務志工,得隨時眼觀八方,不敢大意外,隊伍兩側,還會有2~3位志工向路人分發傳單。因為行踏全程是靜默不語的,是由發傳單的志工擔負起替團隊發聲、傳達理念的任務,他們像傳達福音的天使般,溫和謙卑地向路人發送傳單,不時地還要跟好奇者反覆講述理念,有善意的認同者、也有當面回絕的人。路上行人看我們行經的反應,有的比出大拇指為我們加油、也有反對者對我們大聲喝斥的。面對這多元民主的面貌,一如所行經的各式風景,我們靜默前進,唯在心裡期盼,理念不同的人,彼此之間還是能夠相互尊重。

      人民作主行踏過程的服務志工,還有一項工作值得一提,那就是背著相機,時而跟在隊伍後面、時而又跑到前方,休息時還不時捕捉志工輕鬆小花絮,將志工行踏身影嵌入歷史印記化作永恆的「攝影組志工」。他們所拍攝的影像,會在每一次的行踏結束,與志工分享的記錄文章搭配,並刊載在臉書粉專以及官網上。因為我們認為文字與圖像,都是「溝通」的工具,即便能夠用最精準的文字敘述讓民眾對「行踏」有完整的印象,卻仍受到閱讀者將文字「轉換」成畫面的誤差,這時,「影像」就是幫助民眾能更融入情境、最認識人民作主行動的工具了!

日頭已經漸漸傾斜
剛泡好的碧螺春香味傳來
是哪戶人家茶桌上的芬芳
一旁的街燈拉長志工佝僂的身影
有人想起曾經站在黑板前的三十個年頭
如果沒有一支支燃燒自己的粉筆
又如何點亮
民主台灣的夜空

      自從2014年擔任攝影志工以來,參與行踏拍攝已逾百回,常會有志工問:「仝款一陣人,仝款的穿插,仝款的動作,翕來翕去,啊毋是攏仝款?」我的回答是「當然不同!」對我來說,每一次的行動,都是一個充滿新鮮樂趣的探索。看似同一群人,相同的白衣斗笠,同樣的行腳動作,但是,時間不同,地點不同,氣候不同等因素,都讓這個看似重複性的行為變得充滿趣味。

      所謂的「時間不同」,就有幾個值得玩味的因素在其中。首先,「季節不同」,即使在四季並不分明的寶島台灣,還是會因為某些植物的生長狀態因季節變化而讓周遭景物也呈現出不同的樣貌,比如,時序進入九月底至十一月初,許多地方的台灣欒樹便陸續從綠轉黃、再從黃變成紅,這個轉變的節奏還會隨著由南向北有所不同。於是,這幾個月的行踏畫面,成了記錄欒樹花開的浪漫旅程。

      此外,季節限定的路邊風景,還有冬末春初,無預期地在街頭巷尾與綻放的櫻花相遇,就這樣,一抹粉紅春意便走進了我們的畫面中。

      其次,一天當中的「時間點不同」,拍攝出來的效果也不同,比如行踏隊伍在日出前等待朝陽升起、靜觀旭日東昇;正午之前,行踏隊伍在烈日當空下一整排被烈日拉長的身影;夕陽西下前,隊伍向著照耀大地的金色暮靄逆光前進的剪影;入夜後,仍未停歇的隊伍幾乎隱沒在在街燈漁火閃耀之中……一天之中呈現了多種不同行踏樣貌。

      另外,就是「地點不同」,為了向台灣人宣揚落實民主的理念,行踏隊伍走遍了台灣,甚至離島綠島,從車水馬龍的熱鬧大都會,走到人跡罕至的純樸鄉間小鎮,景觀從水泥叢林到山林曲徑,當然少不了的還有藍天碧海的漁港碼頭。至於「氣候不同」,天氣晴朗時,是藍天綠樹,是光影清晰,是標準白衣斗笠的隊伍樣貌;陰天的時候,色調因為少了光線而顯得灰黯沉重;下雨了,志工們身上多了件透明的輕便雨衣,雨滴落在斗笠跟雨衣上所顯現的水紋及光影交錯,路面的倒影讓畫面呈現出晴天所沒有鏡花水面般的詩意。

      以上所描述的,不論是行踏隊伍的「儀式」,或者行進當中的時地情境,就是這次「迢迢民主路──人民作主影像展」的大致展出內容。

      很珍惜能夠擔任人民作主攝影志工的每一次機會,它讓我得以用一種旁觀者的視點觀看行踏隊伍,然後透過鏡頭記錄志工們的行踏軌跡。對我而言,它早已超越單純拍照記錄的原始目的,而提升成為一種「創作」,這樣的心態轉變讓我在每一回的拍攝行動都充滿了熱情與期待,就跟負責將理念透過傳單發送的志工一樣,我也期望能夠竭盡所能地利用鏡頭「詮釋」出夥伴們對腳下台灣這塊土地的熱愛、期待與奉獻,進而讓更多未能即時參與其中的人們了解、感動,並認同我們的理念,一起投入深化民主的實際行動,這也就是為何要舉辦「迢迢民主路──人民作主影像展」的原因了。

      礙於展覽空間有限,我們只能在數萬張的相片當中,挑選出能夠盡可能呈現團體樣貌與精神的畫面展出,其他更多歷年來的行動畫面,我們則用擺設於展場的電視螢幕以投影片的方式呈現。希望能用靜態藝文展覽的方式,讓夥伴們重溫走過的那段光榮的行踏人生,也期望能招喚更多新朋友共同加入追逐理想的浪漫旅程。我一直認為,理想、熱情、付出,再加上一些美感,那就是人世間最浪漫的事了!

      「人生沒有夢想,就像花園裡沒有花朵。」人民作主的志工投注了二十五年的時間心力,開墾一座充滿理念的夢想花園,現在花園裡已經逐漸開出朵朵芬芳美麗的花朵,竭誠邀請您入園分享。

展覽資訊敬請參訪人民作主志工團網頁:〈人民作主,歡喜行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