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1987六月光州事件一段轉型正義的故事與插曲/鬼島生

256

位於大韓民國首爾市西大門區的延世大學,校園內的廣場橫豎一塊巨大石碑,碑石上一行醒目的主標1987.69.75.79.22,這個數字記錄著大韓民國第五共和(即全斗煥時期)最後一個夏天的一位犧牲者。這個密碼般的數字也提醒人們:犧牲者必須活在人們的良知裡。

沒有不流血而能得到民主,如果有,那叫做戲⋯⋯

      1945年8月,日本敗給美國,朝鮮半島上各政治黨派立即浮上檯面,政局混亂,盟軍也難以承認作為黨派之一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之合法性。1945年12月英、美、蘇三國莫斯科外相會議發表有關朝鮮半島託管方針。一時「反託管」聲浪遍即整個朝鮮。此時期主要的勢力有呂運亨所代表的資產階級左派與朝鮮共產黨聯手成立的「朝鮮建国準備委員会」。而不滿共黨路線的另一批資產階級右派則由金性洙代表,他與「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領導人金九,於1945年9月另組「韓国民主黨」(韓民黨)。1945年10月美國一手扶持的李承晩回到朝鮮,他衡量各派實力後與極右派韓民黨結成「獨立促成中央協議會」(獨促會),利用「反託管」運動先收編金九、金奎植等人的舊有組織轉化為「大韓獨立促成国民會」,並在在美國支持下成立了「民主議院」。1948年5月10日舉辦制憲議會選舉,選出李承晚擔任制憲國會議長,8月15大韓民國宣告獨立,李承晚當選總統,平壤方面拒絕承認,並認為李承晚毀約,因此於9月9日以金日成為首的北朝鮮臨時人民委員會也宣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成立。

      李承晚上台後開始剷除其他的競爭勢力,特別是在總統大選中居第二高票的金九在1949年6月便遭暗殺。1950年6月至1953年7月朝鮮半島陷入戰爭。戰後李承晚繼續擔任總統,繼續以各種手段剷除對手、限制新聞自由,並脅迫國會通過廢除總統最多連任兩次的限制,1960年因選舉舞弊引發抗爭,示威學生金朱烈遭催淚彈擊中腦部死亡,金朱烈之死引起419學運,與大規模的全國性抗爭,4月26被迫下野,5月29流亡夏威夷。大韓民國第一共和結束。6月由國務總理許政暫時領導行政機構進行民主憲法改正,策立第二共和国憲法。不過1961年5月16,這個短暫的第二共和就被陸軍少將朴正熙、與陸軍中佐金鐘泌發動的軍事政變所結束,從此開始長達16年的軍事獨裁統治(1961,05~1979),1972年朴正熙自己又發動另一次政變,解散國會結束第三共和,成立維新憲法開始第四共和,直到1979年遭自己的心腹金載圭(大韓民国中央情報部部長)在餐桌上當場開槍擊斃。

      這一年的12月12日,原本也是朴正熙親信的全斗煥少將利用「朴正熙遇刺案」夜間強行逮捕他的長官陸軍參謀總長暨戒嚴司令鄭聲和上將,並派空降部落與坦克包圍首都圈,由盧泰愚、鄭鎬溶等軍官控制軍方,逮捕數位高級將領,從此開始全斗煥的第五共和時代(1980~1988,02)。1988年2月依改正後的第六共和國憲法策立第六共和一直至今。但民主是甚麼?只是國會與總統雙直選嗎?大韓民國的社會至今仍以「拼命示威」的方式在尋找;至於本島,至今仍「酣於劇場式選舉」,沉迷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紅綠燈遊戲」中。

經濟發展迅猛的展覽性成果,能否為威權主義作掩飾?

      嚴格說起來,大韓民國每一輪政變的發動者起初都有一套有關富國強兵的觀點、宏願與計畫,抓到時機時他們認為「換我來肯定比你行」,不過受財閥愛載的統領往往都採取高壓手段而引起。例如朴正熙雖然收拾了李承晚留下在經濟方面的爛攤子,終李承晚在位的11年間,經濟上始終不敵擁有日本留下各種重工業基礎設施與豐富天然礦藏的北朝鮮,然而朴正熙解決了李承晚時代無法達成的目標。他在位期間實行計畫性經濟發展重工、大興基礎建設、商業銀行國有化等政策使韓國的GDP從1961年的82美元增加到1979年的1644美元,韓國從一個貧窮的農業國發展成為中等已開發國家,不過這是以無情地清洗政敵、打壓勞工為代價而得到的展覽性成就。全斗煥亦然,他在位期間穩定物價,改善收入分配,遏制房地產投機,嚴格制定公寓購買制度,並優化經濟產業結構較扶植電子、半導體、汽車等產業迅速發展,迅速壯大中產階級,不過同樣無情打壓政敵、苛刻勞權、擅改憲法、獨厚財閥企業、家族貪汙,而且他是靠著鎮壓1980年5月的光州事件、控制軍方、控制選舉而從中將成為總統的。

      無疑的,經濟成長從未削弱過大韓民國社會的罷工示威,也從未因「經濟成長」而鬆懈國民們對政治上的威權主義的戒心。事實上從朴正熙到全斗煥,韓國經濟確實蒸蒸日上,整體社會建設的品質遠超越「國民黨=中華民國」殖民下的台灣。然而,雙十二政變的真相與光州事件的數百條冤魂,成為推倒第五共和的潛在因素,而且必須提醒,推翻第五共和幾乎是唯一次不靠軍事政變,而由大韓民國的國民們,在那些不幸犧牲於民主運動中的冤魂對活著的人的良知的催喚下,揭竿而起的一次成功的「政治社會」革命。

活人沒資格要求犧牲者寬容,慰靈唯有堅持對不義政權的推翻與清算

      1987年在大韓民國長達40年的民主運動中又多了兩位犧牲者。「朴鍾哲」,他是首爾大學的學生,因投入反對全斗煥軍事獨裁統治的抗爭運動而遭逮捕,在該年元月14日遭水刑拷問致死。另一位是「李韓烈」,同年6月9日,延世大學學生「李韓烈」在示威中遭催淚彈擊中後腦,7月5日宣告死亡,年僅22歲。


(李韓烈遭催淚彈擊中後腦,取材自韓國六月事件轉型正義網站

      朴鐘哲遭警方刑求虐死的真相遭刻意隱瞞。15日治安本部召開的記者會聲稱「死因心臟病發作」,當時韓國社會對全斗煥的軍警機器信任度極低,16日東亞日報記者揭露遺體狀態「瘀傷、出血、胃因水而腫脹等」,官方開始感到事態不妙,為了鎮壓此事以防事態擴大,警方逮捕兩個警官當替死鬼*(事先談好條件,給兩人一筆可觀安家費封口,並答應風波平息後會盡速釋放兩人),由内務部長官鄭鎬容*(即光州事件的特戰司令官)親自坐鎮,撤換治安本部部長,並持續否認毆打朴鐘哲。不過野黨「雙直選派」人士與「全斗煥集團」一連串的攻防直到4月才從被兩位被收押在監獄中的兩位替死鬼警官口中,探得秘密真相。5月1日統一民主黨自行組成調查團追究真相。5月18日天主教正義具現全国司祭団的金勝勲神父,在明洞聖堂追悼光州事件的彌撒中公開「朴鍾哲拷問致死」事件真相,此事已紙包不住火,5月21日當29日間成為公開的新聞,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相關警官遭逮捕,但這整件事挑動了「光州事件」的敏感神經,因此僅僅7名小官僚遭起訴無法向整個沸騰的社會交代,國民們很清楚知道全斗煥領導的這個第五共和的合法性、道德性、正當性,存在很大的不可告人的祕密與問題。

      「朴鍾哲拷問致死」事件真相隨著金勝勲神父的公開,立刻成為各大新聞的重要報導,整個刑求虐死事件真相曝光,對全斗煥政府的示威潮排山倒海湧來。6月26日「全國民主憲章和平遊行」的會前會上,首爾大學體育系教授李愛珠───她是身負大韓民國無形文化財「僧舞」命脈的直傳繼承人──一身傳統棉布衣,赤足穿過群眾,走進大學裡的廣場(아크로폴리스광장),廣場人群中鼓聲漸漸明亮,一個學生且只有一個,他彷彿知道這位穿著民俗服儀的女士有備而來,而確實(後來人們才知道她是李愛珠),這位女士以赤腳憤踏「鎮魂舞」叩問當權者的良知。人們可以在家鄉的喪俗或巫儀中看見類似的舞步,因此知道女士的用意,赤腳在廣場上跳這種舞,腳掌其實是會受傷且非常痛的,但女士不以為意,因為她知道這點疼痛,比不上受盡刑求也未招共的「朴鍾哲」所承受的;更知道,此時還有另一魂魄還在陰陽邊緣間徘迴著。正因「朴」案真相曝光6月9日社會各界響應「彈劾隱瞞拷問致死‧暨憲法改正国民大會」;這一天,全斗煥政府一樣派出鎮暴部隊、一樣催淚彈侍候,這一天在延世大學正門前一支規模龐大的學生抗議隊伍也遭遇了催淚彈攻擊,延世大學學生李韓烈遭催淚彈擊中後腦失去意識,7月5日下午兩點宣告不治,死亡。整個六月、七月韓國各地都陷入大規模示威潮中,約有800多萬國民投入「6月事件」的抗爭中。

      就在李愛珠以「鎮魂舞」慰靈的三日後,迫於大規模的社會壓力,全斗煥指定接班人盧泰愚發表「629宣言」,終於答應總統、國會雙直選,不過第五共和的問題這樣就能解決嗎?軍系背景的第五共和政權仍以各種形式在政府各級機構裡運作著、與財閥之間仍持續著資金人脈的裙帶侍從關係。


(李愛珠以鎮魂舞慰靈,取材自韓國六月事件轉型正義網站

      7月9日李韓烈的送葬儀隊自延世大學本部出發,經首爾市政廳前、光州望月洞,那裏是光州事件犠牲者墓地。這天超過三百多萬市民齊上湧街頭為李韓烈送葬,整個首爾市民情沸騰,人們從建築物的高處、從罷駛的火車鐵軌、從沒有車行的高架橋上,目送李韓烈的送葬隊伍。這天,李愛珠以大韓民國無形文化財「僧舞」繼承者身分,以「驅邪舞」─「洩恨舞」在李韓烈棺木前,引領送葬隊伍前進。李愛珠的舞蹈並不是韓國人看不懂的新奇事物,因為在家鄉,人們還能看到巫女驅邪的舞踏。首爾市民看得懂「驅邪」的意義、瞭解「洩恨」之必須,這是將全斗煥第五共和與民主正義黨當成邪物,不推翻此政權,不足以慰李韓烈與朴鐘哲、及光州事件中的五百多名死者失蹤者之靈,無法撫平韓國社會破碎的傷口,要讓韓國再生,就必須有鬥下去的勇氣,兩天後全斗煥下野。

大韓轉型正義,不是知真相後原諒施暴者,真相是為了清算與推翻

      1987年7月11日,全斗煥卸任民主正義黨總裁。1988年全斗煥家族接連因貪瀆查證屬實而遭起訴入獄服刑,全斗煥也被迫辭去所有公職的頭銜,1994年全斗煥在發表謝罪聲明後捐出個人財產和剩餘的政治資金139億韓元。1996年8月,首爾地方法院以「肅軍政變」、「光州事件」、受賄罪等,判處全斗煥死刑。1997年12月,昔日政敵,金泳三總統在徵得下屆總統金大中同意後,赦免全斗煥和盧泰愚*(因為當時正經歷亞洲金融風暴),不過第五共和時期種種不法內幕,仍持續受調查與追討,其家族也都被禁止離境。

      試問在「國民黨=中華民國」殖民台灣島時期的種種不法呢?國民黨不僅可以不認帳,而且在今天還持續施行「中華民國憲法」?大韓民國至今經歷六個共和六次憲法改正,但被中華民國殖民的台灣島卻還繼續禮讓著「中華民國憲法」任由它們主張「台灣必須被中國併吞」──憲法增修條文持續以「統一為前提」,此無疑即保障台灣必須被中國併吞?天底下竟有如此荒謬的母法,也難怪當今的「轉型正義」只是說說而已的學術研究,也難怪,國民黨竟然還可以合法存在!也難怪統派還能被當成多元政治的主張!因為本島社會為了選舉可以鄉愿到允許國民黨及其財閥能擁有媒體、司法、教育等意識形態機器,繼續生產各種意識形態高唱國民黨對台灣經濟有多大的恩惠,為其不法性雄辯。在今天國民黨已成為「統一黨」,它們一心一意要快點終結掉「中華民國」,很不得2020贏的大選後立刻與中國簽訂「和平協定」,實現九二共識、一國兩制,也就是完成中國對台灣的併吞,這種政黨,這樣的政見,竟可以參予「民主選舉」?!都允許一部本島被中國併吞的憲法存在了,那到底轉型正義是在轉甚麼?只是知道真相然後代替數千死者原諒中華民國?

後記:李愛珠女士來台演出
11月1日到3日舉行的第十四屆蔡瑞月國際舞蹈節,首度邀請大韓民國民族舞蹈家李愛珠來台。
在韓國的民俗儀禮中一樣有送葬、牽亡、安魂、驅邪等薩滿巫儀,或與靈溝通的舞。舞蹈本非娛樂表演,甚至在土俗傳統裡沒有舞蹈家這個職銜,因為舞的本質一方面是與靈界溝通的方法與介面,一方面又是武士練兵的陣法,同時是常民生活的祭告儀式。李愛珠的舞蹈是為了緩止舞蹈持續淪為娛樂表演的工具,因此致力於恢復恢復舞蹈的傳統性──也就是「鬥性」、一種如波蘭導演 Jerzy Grotowski 所強調的:「喚起人們的良知、喚起人們對政治事務的關心進而採取改變現狀的行動──不斷地向觀看者、向處身的世界叩問,喚起觀看者的鬥魂,撫慰人們的傷口,為受傷的人再次創造他們的夢想,讓他們恢復起勇氣為生存持續戰鬥下去。」對李愛珠而言,舞蹈比起滔滔雄辯的語言是更加真誠而不假修飾的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