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歷史觀點(下)—台灣絕對不容許「一國兩制」的侵犯/金守民

150
作者:最近跟教我歷史的教授詹姆斯 · 馬爾登(《民主自治之根基》的作者)談到香港「一國兩制」的議題,我們師生兩位頗有共識。我把我們討論的資料做了一些整理,在此以我表達的方式來提供此資料,也加入自己對文化跟歷史的淺見。雖然這是我跟老師長期討論後的看法,在此要先聲明,因為是以我表達跟看法為主,文章所有瑕疵屬我個人。

上篇請見:《一國兩制:歷史觀點(上)》

      台灣絕對不容許「一國兩制」的侵犯是我根據歷史觀點的看法,可是我認為執著西方政治倫理,忽略中國強權的現實面,也有盲點。畢竟,中國不是西方國家,它的歷史發展跟西方國家不一樣。二戰後,西方國家一個個決定跟中國建交,有外交跟經濟利益上的考量,可是它們長年堅持走交流政策,縱容中國侵犯弱小國界的惡行惡狀,也是出於西方國家自己的盲點,在於:「認為自己的民主體系就是最棒的,中國人也會嚮往,最終也會達到。」尤其,到了今天,還在主張開放資本經濟總有會一天開放選舉人權的,中國的具體實例完全反駁這種說法。市場經濟不但在中國沒有帶來民主自由,中共仍利用市場經濟在破壞民主國家的法治跟多元,台灣多年就是這種以錢腐化民主體系的受害者,美國人最近也領教過人民幣的墮落。籃球教練一句為香港加油,就要籃球明星多句、更多句,遮掩中共的罪惡,還要遭到中國消費者揚言要懲罰言論自由,就為了美國籃球界在中國經營的商機。

      我並不是認為中國沒有民主就是因為中國人就是這副德性,還是中國人都有專制的基因。我不認為這種種族DNA之說法有什麼用。要是說中國人都有專制DNA,那不就承認他們沒有錯,他們就是天生的專制,不能改變,不是嗎?生來就沒有良心,怎麼以沒良心在法庭上定罪呢?但是,我認為,西方國家多年的中國政策,今天來說,至少是太天真,而且就是有錯誤的。不能以為自己曾經這樣子發展,別人也一定會這樣子發展,畢竟環境、條件、經歷不一樣。所以台灣的發展跟中國的發展不一樣,是一點也沒錯,因為不同的土地、條件、跟經歷。血液、DNA、「亞洲價值」、「東方文明」(這些模糊的文化標籤沒有具體的意義),這些都不是因素 (determinants)。

      「一國兩制」其實是很惡劣的中共式「分而治之」(Divide and Conquer)的帝國主義。世界上所有的帝國都操作「分而治之」,可是世界上唯有中共是以中央絕對專制在操作:地方有分歧,可是中央都是一至的暴政,「分而治之」就更加惡劣。現代中國帝國的各方面都在學習專制政權的階級意識。號稱以偉大的漢文明統一中國,「中國人」可是階級分明、自我意識型態就是以種族仇恨跟歧視在操作:圖博人、維吾爾人任中國屠殺;香港人「反送中」運動顯示出「一國」是永遠甩不掉的,「兩制」正在消逝中;而內地的中國人知道,無論自己多窮、受到多少專制的壓迫,他們永遠佔在帝國階級上端,因為這些特殊區域,都是中國人的所有物,任中國政府逮捕、砍、殺。這跟身上留的血液沒有關係(香港人也是漢人,不是嗎?),但是族群的階級意識已經形成。

      我記得川普剛當選,有篇在紐約時報中文網上狂傳的文章《華人在川普國:媽媽支持他,我怎麼辦?》,是一位出生在美國的華裔年輕人寫到她跟她母親談到川普,理念不合的故事:她不了解為什麼她的母親,一位從中國搬到美國的移民人,支持川普。川普鼓舞美國白人對中國人的憎恨、煽動白人以暴力打擊新移民、有色人種,對這位美籍亞洲人來說,不是極端的可怕嗎?而且從這篇文章,我的觀察是她的母親並不是特別對民主自由有理想的人,她並不是那種希望川普當選可以施壓中國改革的異議份子,她是希望川普上任可以「賺大錢」的人。對我來說,並不難想像 2016年許多美國境內的中國移民族群很熱心的投票了給川普,因為他們來自的國界長年教育他們,人是有分種類、階級,權勢的地位決定命運的一切,所以就是要踩在別人的上面,認同越有權勢、越高尚富貴的族群,才能繼續運作往上爬的力量,不是嗎?

      香港人追求民主法治的保障,雖然有的中國人也響往這方向,我認為極有可能香港本地的能量往民主走,而中國內地的專制卻更加的牢固跟深化。大多數的中國人會更討厭香港人,而且認同專制:香港比中國內地還開放、自由,卻每天抗議,不知感謝中央的好意。中國帝國裡,階級的意識,跟族群的仇恨,就這樣子每天的形成,中共政權也這樣子在鞏固。所以我不認為會有中國人「布拉格之春」,還是「中國之春」(對比「阿拉伯之春」)的現象,因為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下,區域是有分別的,香港的正面能量不會擴散到中國內地。

      這並不是我要唱衰民主,而是我要強調,民主不會像夢幻般似的,今天專制,明天自由。民主的發展是結構性的建立、鞏固、維持制度,是人們集體長期努力、研發、玩政治遊戲來一步一步的取得的。雖然香港跟台灣同樣的追求民主,在「一國兩制」的分化下,台灣跟香港的立場也是有分歧的。香港人追求的民主是在「一國兩制」的條件之下,而台灣有自己的國格,台灣不能接受香港任何一方的「一國兩制」的條件。雖然香港只是個地方政府,台灣有國家的尊嚴,面對中共也是各有不同挑戰。今天的香港民主運動其實是在追求「實質」的「一國兩制」:可以維持共產專制跟民主制度共存在同一個國家。可是中國對台灣的威脅,不只是制度上的威脅(專制壓迫民主),而且還是帝國對小國的威脅。藍綠兩陣營的台灣人可能都不喜歡我這麼說,可是從歷史觀點來說,即便實行民主,中國還是一個帝國,它對台灣還是有威脅的。台灣面對中國的立場,如果要支持中國內部有改革的話,是支持可以有穩定、系統化、長期正面的變化。要是中國本地有一夜間發展起來、革命性的改朝換代,我認為這不一定對台灣有利:因為它巨大革命的能量會甘擾到台灣本島體系,要是新的政權又是巨無霸的「一引擎」中央政府,台灣人集體要有偉大的智慧來對付,才可以逼免遭到侵犯的下場。中國政權來到台灣,你認為,在中國歷代長年的族群階級意識形成下,台灣人會被擠到哪層次?

      再來的幾年,「中國問題」將是國際社會一大議題。一個世界大國,公然屠殺自己境內的公民、壓迫國內民主多元的發展,一方面在國際社會尋求至尊的高位,另一方面還要顛覆人權多元跟國際法治次序。我不認為其它世界大國跟中共打仗對世界民主是正面的發展,合理推測西方國家未來幾年與中共交流的政策將慧面臨「方向修正」(course corr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