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2020大選的近史文脈:ROC Taiwan對PRC代理公司?(下) /Birdy Bird

376

台灣獨立建國的夢,曾始於選舉,但也敗於選舉即使不至受PRC統治

      撇開所有現實上行之已久的暗盤不談**(既無法公開,也不被承認的內緒),謹如讀者日常所接收到的訊息:政黨選舉或分類鬥爭時,必使用「台灣」一詞作為社會輿論操作──就算是國民黨本省籍候選人也使用台灣人(lán Tâioân lâng)鬥民進黨──然而在法定事實上,無論承不承認「中華民國」,這四個大字仍大剌剌印在身分證、護照、選舉公報、投票用的票根、候選人宣誓任職的對象、外交部的正式國交關係、各行政機關,法定正式名稱……換言之「中華民國」的法定國籍,就是對本島行使一切支配權的權力機關。且須提醒,即使今年10月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法規手冊,在〈歸化證書〉部分新增「台灣護照持有人在填寫N-400入籍申請表時,原國籍可以(用詞 may沒有強制性)填寫台灣」的註記,然而對此改變,外交部僅稱:「注意到美方有關入籍的措施,這是美國政府內部事務,我方表示尊重。」試問對「台灣正名」不領情的是哪家?

      將目前的現實體制呼作「選舉」也好,稱「民主」,當政治菁英們或媒體龍頭用盡各種奇門淫技為「選舉」營造票源結構、形塑支持者群象、重鑄候選人神像時,考慮的從不是「如何營造台灣國」,而是在中華民國這個最大公約數下如何「贏得選舉」所必須的條件──更奇的是自稱獨派的各小團體,竟也理所當然地同意「最大公約數」體制,而參與支持,理由有二:①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或通俗稱「爛蘋果、毒蘋果」擇一論)、②如果不支持次要敵人,就會被中國併吞。若單純將選舉機制比喻為市場競爭,做為贏的策略,固然沒甚麼好非議的,問題是贏了之後是否嘗試過為營造「台灣國」打地基,設法打造具體的基本法為台灣國的催生做準備,沒有啊!單就反併吞而言,是否該以「為維護本島社會主權的最高性,終止兩岸統一的主張,並予廢除」,而不是甚麼「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這種修法根本上只是在鞏固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對台灣獨立建國沒有任何正向的價值,台灣只是一個以中文對社會內部喊話用的語法裝置,甚至不是賓格(accūsātīvus),而只是地方格(locātīvus)。

      「想像共同體」並沒有在本島社會裡為「台灣建國」發揮功能,反而所屬「政黨」、或所信奉的「政治偶像」取代了「國民=Nation」體制而發凝聚力。現實上以「選舉」為由而訴諸「中華民國台灣」作為最大公約數;理論上以「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不必再談「獨立建國」作為藉口;意識形態上以「多元群族」為武裝,拒絕以「台灣憲法」做為「想像共同體」的政治實踐。無怪引發基本教義派的失望而慨歎:如今的「獨派」已成了各為黨利而追求「中華民國是獨立國家」的「華獨」!

2020大選中新中華民國(台灣)境遇下的「獨統」話語的逆轉

      國民黨指控民進黨是台獨,事實上是毫無現實根據的「輿論」操作。李登輝花了12年的力氣,裂解國民黨將法統派掃出,把國民黨轉化為「本土國民黨」把中華民國「本土化」,這本來讓「華獨」後繼有本有源。不過,馬卻又用了8年把國民黨改造成替中國開門的「統派」,幾乎讓人忘了,國民黨兩位蔣東家長達38年的「鎖國時期」裡,替中國開門曾是唯一死刑,而曾是「統派共匪」眼中的法統派黨國鷹犬,瞬間變臉,不僅容共通匪甚至急著出脫「中華民國」的股權,讓渡給中華人民共和國。2020年大選,國民黨如果大敗,那便是敗在將「和平協議」列入黨綱、承認九二共識為北京一中背書、及堅持貫徹「被」中國「統一」的主張。國民黨提出的不分區立委安全席次與這個三合一意識形態一致,足見國民黨有多想終結「中華民國」而投向中國習大帝的懷抱,懇求習大帝教訓「台獨」分子,然後再把「中華民國」執政權送還國民黨──聽起來像笑話,不過這個黨的行動邏輯,目前看來就是如此。

      今天的主流「獨派」(即中華民國台灣)認為,一直強調台獨將使獨派的政經社會政策空洞化,同時會嚇跑選民,使進入體制執政的機會越來越小,最後,政權將回到國民黨手上。這些人認為,形式上我們已經是獨立國家,不須把中華民國當敵人,只要獨派執政,就能阻止國民黨等中共代理人替中國開門,因此要將共同敵人設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國民黨及其統派同路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本島的代理人,所以選舉策略上必須聯手讓國民黨消失。

      聽起來有道理(make sense),符合大眾對團結的神話之想像,但為什麼不是讓「中華民國消失」?

      於理論於事實,「國民黨=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國民黨的根本黨產,必須在政治在地化的過程中將這個政治經濟債權人由「台灣國」取代,而不是由這個黨或那個黨輪流取代。明明是壓倒性席次,卻透過各種輿論技術營造出「我們是輸的一方」、「政治革新需要贏更大」的論調。這些主流「獨派」** (即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國家論)的自辯詞,倒依舊恪守基本教義的論述,不斷強調我們的政府機關各級學校法院全都是國民黨開的,國民黨從未倒,不只如此,全島上上下下都被中國滲透,所以必須全力支持民進黨?請問民進黨會清理紅色代理人嗎?政治上,公開喊話意味著chhiâu bōe hósè (喬不攏),儘管,輿論設法凸顯國民黨設法延拖「中共代理人法案」的現實──那固然是其中的一項事實,但樹已成林的史實早已埋在90年代中後期,民進黨用以「強本」的歷史裡。

      民進黨的主流怎麼會是「台獨」!一場場選舉累積下來的、所強化與提升的,都是「中華民國」在國際輿論上的顯著化──儘管本島社會期待的德國國會「承認台灣請願案」公聽會結果,聯邦議會議員Marian Wendt 公開回答 Taiwan ist ein Teil von China(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輿論操作只能營造短暫的現實,不能改變真實的處境。目前,除了美國已明確宣布允許填寫 Taiwan 做為國籍(nationality)外,Taiwan的國際地位並未被明確規範。民進黨不願去碰「主權」問題,並不是因為它耗時費力,而是因為「中華民國」這個爛殼,反而可以讓它以較省力的方式得到執政機會,而這個機會的孔隙不是別的,恰恰是在與國民黨的競爭中,民進黨可以輕易地畫出「年輕、進步、民主」的形象,而國民黨則是這個形象的相反,這個區劃是以「選舉」為軸心,再沒有比二元對反的區分更好操作的局,因為對反所以只需要象徵,只需要透過輿論營造、喊話,因為「中華民國」這個爛殼爛到底,總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說「國民黨」與「中國」滲透了所有政治、媒體、大街小巷所有機關…為了抵抗中國,唯一支持民進黨……Fuck the Loop,不終止中華民國,壓倒性勝選有甚麼意義?

      本文最後佛心一下,幫他們說出他們想說卻說不出的完整圖像吧。主權也好、建國也好,對經歷90年代「歷史終結論」的「新世代」而言,西方政治與社會理論教他們相信 Nation 始終難以擺脫各種「次政治」的圍困,Societies已被網絡(network)取代,既然世界大勢如此,為何不攻佔「次政治」的話語權,以此圍困「黨國體制」,誰都休想把 Nation 當成政治的中核,從而也使「台灣獨立建國」俱焚於公民社會多元民主路線中,當然「被中國統」也將在這種循環(loop)中也得不到實現的機會,三年一小選緊跟四年一大選,這種格局中,台灣獨立建國是否還有機會,本文無法斷言──因為中國對台灣發動軍事侵略是台灣獨立建國最後且最堅實必成的機會,中國不發動戰爭則以,一戰中國必遭內憂強鄰瞬間裂解,而那是台灣獨立建國的機會──但「民進黨=中華民國」這個組合對「台獨」而言無疑是一個反諷,「歷史是理性的詭計」這句箴言即將開啟另一段「嗆統」vs「假獨」=「中國代理人集團」vs「中華民國台灣」的劇場式選舉。

作者:Birdy Bird *(Id. B.B. in New Bl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