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防疫:文化觀點/金守民

307

      最近台灣人討論疫情在世界各地發展,談到了許多文化議題:各國文化風情如何影響疫情,韓國有邪教、日本有僵硬官僚文化、義大利人太浪漫、中國共產黨的專制比起民主國家防疫有什麼不一樣,還有,病毒的命名是否有歧視問題、許多有關病毒的「陰謀論」到底怎麼反映了不同文化的自我意識⋯⋯。討論這些也是在比較台灣跟其它文明的異同,在此以自己了解的語言跟文化概念,來跟大家討論一些常見議題。

議題:「武漢肺炎」此病名是否充滿歧視?

      使用「武漢肺炎」,完全可以理解。畢竟,病毒在亞洲各國猖獗,台灣人用「武漢肺炎」稱呼一段時間後,才有官方命名 COVID-19。命名 COVID-19,一方面說不要歧視某國家、人種或文明,故意把名字取的「科技化」,像化學藥名或極抽象生化用詞,好像只有專家懂,普通人聽不懂,其實才是反效果。越不要病毒與中國連結,人家越會想到中國,因為發明出來的病名,沒有人懂,所以乾脆就叫「武漢肺炎」。世界各地的人都會說SARS,此命名好發音,而且它是個 acronym(首字母縮略詞,例如AIDS愛滋病),以英文單字組合(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所以世界普遍都用此病名,也容易了解。台灣阿公阿嬤會說 SARS,不會刻意的說「中國 SARS」,而且了解「煞死」很恐怖的,要小心。COVID-19相對唸起來無厘頭。要是教阿公阿嬤英文字母一字字拼,他們 C-O-VU-EE-AH-EE-還不到「滴」 就喘了,或是教他們整個名詞用英文發音,COVID 發音起來有聽沒有懂,不知啥意思。就像電視上名嘴說,COVID乾脆叫「共匪的」,比較好記吧!

      可是美國,尤其明顯的極右派人士用「武漢肺炎」這名詞,的確是在操作歧視。台灣老人家搞不懂 COVID,相對的,絕大多數美國人,尤其我長期居住的川普國,搞不懂武漢在哪裡,也不知道武漢在中國,有的知道武漢是中國城市,卻連世界地圖中國哪裡都不知道,只知道是邪惡的黃種人、也就是共匪的國家。你教美國人拒絕英文名詞, 堅持叫「武漢」,的確是有歧視。台灣人或許認為歧視又怎樣,中國是個邪惡的國家,越痛恨他們越好。可是在美國住了許多台灣人、台裔美國人,許多美國白人是分辨不出中國人和台灣人,甚至其他東亞人和亞洲人,黃種人會受到歧視與傷害。

      美國極右派堅持用「武漢」,因為用英文發音,聽起來就是個外國地名。我自己的美國朋友,比我年輕,「武漢」用英文都拼錯,發音奇奇怪怪的:Woo-Hong、Wa-Hon、Wa-Ho-An、Wa-Ha、Wa-Hang⋯⋯。我的朋友心中沒有歧視,只有語言障礙,可是許多老一輩的美國人,遇到語言障礙,就引發了心裡的歧視。簡單來說,「武漢肺炎」此詞,就是操作了美國人許多對黃色人種的歧視:這名詞發音奇怪,就表示古怪國家的東東,讀不懂、聽不懂、搞不懂,非常的詭異,肯定就是罪惡的外來人種帶來的病。

      在美國,因為官方病名COVID-19難唸,我的朋友跟我談起疫情普遍用「(新)冠狀病毒」、「中國來的冠狀病毒」,可是美國至少過半的人(不是川粉的)對川普用「中國病毒」這字眼是很不屑,認為只是在操作白人討厭中國的意識來轉移焦點,讓人家不去注意到他根本沒有做防疫:白宮本來有,針對全球疫情大流行,包括生化武器侵入的防疫中心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Directorate for Global Health Security and Biodefense),可是川普上任不久後,把這中心關了。美國人本來就都對中共專制很有意見的,可是我的朋友們都認為,川普不能說只利用這點,來遮蓋自己的錯失。中共跟川普互嗆上媒體,美國人把它當做兩邊政治鼠輩在叫囂,沒有在理他們。許多高雄市民心中在算,還有幾天,可以投票罷免市長,而許多美國人心中想,在武肺大流行倖存後,今年十一月他們要換個總統,誰都好,就不要鼠輩政客。在台灣,姓韓的可以每天一大早去高雄市府上班,在美國,川普可以天天辱罵中國,但是人民心裡已經決定了他們的去留。

議題:「武漢肺炎」是不是「阿共的陰謀」,從P4實驗室製造出來的?

      我先從語術的角度來看這議題:當我們現代民主國家,針對疫情跟中共有爭執,指控它不應該隱瞞疫情,不給我們有關病毒起源的一些事實狀況跟背景,我們要怎麼定位這個病毒?正就是因為我們對病毒起源沒有具體充足的資料,我們該把它定位是「阿共的陰謀」、還是個自然發展的現象?

      世界上許多弱勢的國界都有「病毒陰謀論」說。巴勒斯坦人認為愛滋病就是美國人去抓帶病源的猴子來陷害非洲人、中東人。SARS 是人造生化武器,世界上許多人或許也相信。台灣人長年是中國暴政的受害者,台灣人許多也認為,從中國來的病毒就是「阿共的陰謀」。

      除了台灣的醫療專家質疑武漢病毒有可能是「人造」之外,美國也有專家提起「人造」病毒的可能,可是同時間美國也有專家譴責「陰謀論」說,表示這病毒不可能是人造的。台裔美國病毒專家何大一談此議題他說:病毒不是人造,可是確定是從武漢起源。

      爭執到底是不是人造的,其實是轉移注意力,模糊焦點:明明不可質疑的歷史真相,病毒的第一個案例就是在中國武漢,可是一旦提起「人造」說,便會落入陷阱—病毒起源不一定在武漢。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實驗室投入各式奇怪病毒「研究」,中國的病毒專家已跟西方的病毒專家長年交流,而且近年來傳出有中國人從西方實驗室偷取東西。談到「陰謀論」很輕易將事實越編越黑、越亂,如果是人造的,可能不一定是中國人造的。但是我們要站定立場,提出具體真相,病毒就是中國武漢起源,無可否認!

      病毒陰謀論反映出來的,其實,也是一種變態的「人必勝天」心態。「人必勝天」是相信人可以透過理智、科學,克服大自然的障礙來達到有益人類的事,而病毒陰謀論是負面的,以為人可以透過機智、科學,利用大自然來毒害別人,換取己方勝利。然而自然有沒有這麼好利用?自古以來,反而是人類無時不刻在破壞著環境,歷史上流行病大傳染,跟微生物打仗人類也是死傷慘重,這難道不是自然界的反噬嗎?為了防止微生物傳染病,人類文明發展開始講究衛生習慣及公共衛生。微生物天不怕地不怕、金錢不能收買、刀槍不入,不管中共領導者、美國總統、英國皇室或者日本天皇,不分階級只要是人,一不小心就會得病。中共跟世界上許多大國確實都在實驗室裡搞生化武器,但是在沒有具體可證明的資料下,把疫情爆發當成在執行陰謀,更可能落入中國大外宣的陰謀論陷阱,一潭清水越搞越渾,更容易錯估事實。

      中國人近期散播假新聞、攻擊台灣,越來越惡劣,讓人生氣。稱說病毒是美國製造、或台灣起源、還是穆斯林地區(伊朗傳到新疆)發展的,小粉紅囂張辱罵台灣網紅、中共軍機不停騷擾,台灣內部又有紅媒/政客配合,大家不應該反擊、生氣嗎?中國這樣子,因為不做白不做,即然都染上了致命病毒,臨死之前放個屁。中國是個公信力破產的國家,經歷過武漢肺炎,更是國際認證聲名狼籍的政權,本來就沒有人聽它胡扯,但凡有一個腦殘的聽下去,就算他賺到。這些向外挑釁的動作,主要目的不是要傷害中國以外的國家,而是演給中國境內的老百姓看,維穩內部人民轉移話題。

議題:為什麼歐美人不戴口罩?

      有許多複雜的歷史跟文化原因導致歐美人不戴口罩,不可否認,其中一大因素是種族歧視。前陣子有名嘴在電視上點出:歐洲許多國家為了反恐立「反蒙面法」,所以人民普遍不戴口罩。

      歐洲人不戴口罩跟西方國家極右派近幾十年來一直提倡墮落的意識型態有關係:把人的自由、尊嚴當成是身體外觀的特質,尤其是西方人的特質。「自由」、「尊嚴」是抽象的理念,人在精神上的條件,可是西方極右派人士把他們當成肉眼可以看、外表可以分辨,歧視異國族群的藉口。在西方,有這種意識型態的人,他會說,外表不遮遮掩掩的,是真正自由人。

      表面上說為了捍衛民主自由,反對恐怖分子,其實就是在仇恨特定族群,打擊多元跟文化差異(diversity and difference)。這種意識型態衝著穆斯林族群,例如穿著遮掩、行為保守的伊斯蘭教婦女、包頭巾的男女、看起來「兇兇的」中東人,不時的提倡歧視:這些遮遮掩掩的「人種」,他們的「本性」、身體、外觀,就是不懂自由,沒有尊嚴。歐洲國家有「蒙面法」,有的海灘甚至禁止女性泳裝上穿外套。其實,世界上許多包頭巾的人不一定是穆斯林,像有的是錫克族、印度族、不同基督教派,包括天主教修女還有癌症病人。

      歐美的反穆斯林潮其實有利於中共擴張專制統治權,武漢病毒以前,中國因為壓制反送中不准香港人戴口罩,歐洲國家也以防恐攻之名「反蒙面」。雖然表面上國家制度不一樣,這種對老百姓外表、穿著管制就是反映著統治者的心態,把人民物化為純粹控制的群眾。這幾十年來, 中國共產黨也以「反恐」之名壓迫、屠殺維吾爾人,抹黑伊斯蘭文明,但在其境內,伊斯蘭族群是為極少數、跟中東恐怖組織毫無瓜葛的!西方民主國家或許不喜歡中國共產黨專制,可是在他們的文化經歷,對穆斯林的仇恨與歧視已經上千年的歷史,所以對中共壓迫少數族群默不作聲。雖然中國是獨裁國家,可是中國人很有錢,中共也會表態他們反恐,從歐美國家疫情發展看得出,西方人對人民幣是來者不拒。

      在此順便為伊斯蘭文明講句公道話。把穆斯林當成恐怖分子就好比把所有台灣人當成是紅媒洗腦的韓粉,還是把所有韓國人當成都長的像 BTS,非常的無厘頭。維吾爾人才是中共恐怖統治的受害者,他們不是恐怖分子。更何況伊斯蘭文明在歷史上是個多元、有互相包容的意識的文明。雖然現在他們的統治者許多是獨裁,中東、非洲的穆斯林大多有很好的基礎法治理念跟政治意識,都反對統治者的專制,也支持他們的國家民主多元化。伊斯蘭教導人民有堅定的法治理念,因為《可蘭經》教導人民,當人的基本尊嚴就是守護神聖的法治。

議題:大家最關心的「疫情政治」,習政權會垮嗎?

      全球政治跟經濟結構上的移動跟重造很複雜,再來世界各國一定不再唯獨投資中國工廠,所以中國必定面臨新的經濟跟政治上挑戰。

      從文化觀點來談習政權的「疫情政治」,比起政治、經濟分析,相對保守,因為文化理念講究整體的「氣勢」、體制裡內部的能量,不只是結構上擺不平或內部鬥爭。我的看法,至少,短時間內,習政權是「維穩」成功。看中國內部民意發展、習政權接著如何,有幾個點大家可以觀察:

      中國的民眾悶了、壓抑這麼久,一旦疫情過後,大家會想大大的吃喝玩樂,還是想找習近平算帳?我想人民渴望立刻吃喝玩樂的心情遠遠超過於要替死去的親人同胞報仇的心情。長時間防疫下來,人民其實不是在想政治,而是只會想到,不要再悶在家,去外面走走。更何況西方國家的疫情也控制的不好,許多中國人會體諒他們自己的政府。文化歷史上,人民一旦度過了疫情,會有個「活著,真好」的感覺:想要呼吸新鮮空氣、到戶外走走、重回工作崗位、大吃大喝,再次享受物質生活。

      長期來說,人民對武漢肺炎的記憶很重要。並不是在疫情爆發時期,有多少死傷,而是現代科技製造出來不可消除的記憶:網友錄下來,尤其在武漢地區,中共暴力的真象、醫院裡的亂相、社區裡死傷慘重的悲劇⋯⋯。再來就是中共如何「製造」有關武漢肺炎的歷史,改造人民的記憶,來壓制人民心中記著的悲傷跟不滿。未來幾年要看,中共是否可能成功的「淡化」人們對武漢病毒死傷慘重的記憶,還有人民在經濟環境被病毒重創之下,他們勞工、社運、民意上的條件。

      許多政治專家指出中共內部的鬥爭跟習近平再來面臨黨內的挑戰。我認為不要低估未來幾年中國共產黨內部無比團結的能量。面臨國際的指責、經濟關係的移動,還有國內老百姓的不滿跟質疑,中共內部有可能很自然的會啟動統治階層的集體意識。宮廷裡富貴人家勾心鬥角,可是面對奴才、草民及下人,始終如一,就是主子永遠挺主子、權勢獨鍾權勢、永遠自己高高在上、老百姓壓在最下層、統治者的利益永遠優先。或許黨內鬥爭還會繼續,但是現在中國共產黨集體一定對人民的一舉一動非常的在意,對老百姓的要求一定想要去抑制,拒絕妥協。

      當全球疫情大流行,東西方各國疫情失控,台灣國內的疫情控制良好,不只是台灣人的福氣與集體成就,而且也有世界性的意義。現在台灣是世界唯一民主制度疫情控制像樣的國家,就這一點,台灣人的責任非常的重。台灣人的任務就是要讓全世界看到,當無敵的微生物來臨,民主法治的制度可以一方面維護社會秩序,另一方面保障自由公開跟生活權益,社會各方面互相協調、角力,來帶動向前走的能量,最終讓國家平安、健全的度過非常時期。

作者:金守民
老台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