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夜鷺客棧/陳玉美

361

      從基隆車站出發的南下列車,駛離車站不遠,左手邊西定河畔,有數叢綠樹,其中一棵似乎特別得到候鳥的眷顧,每年三月初,夜鷺開始拜訪、停留,之後陸續有其他鷺科水鳥到訪。隨著時間推移,還可見到鳥兒們彼此領域的競爭與變化。小時候印象極深的是樹上停滿白鷺鷥,整棵樹近乎白色。之後,不知是否因西定河污染嚴重,白鷺鷥消失不見了!直到數年前才重新有候鳥停留,成為一景。

      從基隆到南港通勤的無數日子,西定河邊大樹上的候鳥,或是大雨隔日八堵鐵橋下飽滿洶湧的基隆河水與七堵車庫旁的小瀑布,都成為通勤路上令人開心的盛宴。這個日常,卻在最近有了意外的變化!某日乘車往南港,循例看向窗外西定河畔綠樹所在的方向,赫然發現綠樹不見了!當下以為自己看錯位置。隔日搭車,仔細確認,沒錯,那棵受鳥兒們眷顧的大樹,真的消失了!!一台怪手旁躺著被支解的大樹破碎的身影!這實在是一個讓人無法理解的狀況。

      河畔有大樹,樹上有鳥兒,多麼養眼與養生,到底發生何事,要進行什麼工程,必須把長在河岸數十年的綠樹砍除?數日後,參照地圖摸索到現場,發現現場已經以鐵皮圍籬圍住,外面立了工程說明圖。原來是「旭川水質淨化場工程」。旭川乃日治時期將西定河下游改道與南榮河合流而成的運河。戰後1970年代晚期,旭川加蓋並在上面蓋了三棟大樓。創造了住商空間,卻未思河川維護,旭川乃成為一下水道,成了城市之瘤。從天然河川到城市之瘤,何其諷刺,令人唏噓。

      為了探明究竟,避免做不公平的評論,於是參閱該工程相關的計畫書——經濟部《全國水環境改善計劃》「旭川河沈砂池二期水環境改善計劃」整體計畫工作計畫書。這份2019年4月提出的計畫書,申請執行機關為基隆市政府。仔細閱讀之後,發現工程進行之前確實做了相關的環境影響評估。該計畫書第5頁,與生態相關的部分,調查者做了如下的建議:

生態關注區域及保全對象
此區經調查後旭川河沈沙池調查範圍兩側雖多為人為擾動區域,大多區域為人為建物,然仍可於鄰近發現數株胸徑較大之榕樹,…,若後續相關工程導致此區樹木需移植時,其作業較繁複且移植成活率較低;另此數株榕樹冠層中可見數種鷺科鳥類在此群聚之情形,包含夜鷺、黃頭鷺、小白鷺等物種,部分個體可見築巢、育幼等繁殖行為,鄰近亦可觀察到鷺科亞成鳥於巢位附近有活動之跡象,故此區之數株大胸徑榕樹可為陸域生態保全對象,以減輕人為開發對於本區陸域動植物之影響。

生態環境衝擊評估
…,開發行為可能會破壞本區鳥類之棲息場域或導致其繁殖行為改變,後續臨水施工作業則將對水域生態產生較明顯之影響,也可能影響陸域動物之覓食行為。

      也就是說,調查者確實針對工程對環境可能造成的衝擊作了建議,提出環境衝擊最低的最佳方案是保全大榕樹。施工單位或許會以造成施工困難、需追加工程費用等等作為理由。不過,在這裡,需要問的是你、我究竟想要何種居住環境?何種生活品質?

      在台灣,因工程砍除綠樹,小小綠色肺泡消失的事件,時有所聞。常見國人出遊歐洲、日本,讚嘆當地的青山綠水,卻不見台灣天生的好山好水,以工程之名,以方便之名,不斷惡化!?這也讓我想起一件往事。初到劍橋念書的第一學期,寄宿房東家。房東是一位蘇格蘭出身的女士,曾在大學擔任兼任講師,個性慷慨。初見面時,她對台灣的印象有二:一是當時市面上很多 MIT產品,二是她的教會教友訪台的照片。見面時,她說「喔,台灣是座水泥城市」。老實說,我大吃一驚,沒想到自己的國家在他人眼中竟是如此的印象。當時心中不服,做了一點說明。雖然第二學期就搬到學院宿舍,不過與我的房東Mrs. Duncan一直保持聯絡,她也因為我這個房客而開始對台灣感興趣。這已經是將近30年前的往事,如今回首,當看到母校台大與任職的中研院,綠地不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高樓時,Mrs. Duncan當時的評語就像是預言,台灣已經逐漸步向水泥島!

      十七世紀台灣淺山處處可見的梅花鹿,19世紀末西洋傳教士描述的淡水河口滿天大捲尾,只能在夢中。

(工程前西定河邊大樹)


(工程前西定河邊大樹)

本文寫於2020年01月02日

作者:陳玉美博士
中研院研究員,專長台灣考古學、民族考古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