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如一位大學生/陳師孟 

1365

      日前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在記者會中,對著媒體怒嗆台灣人在網路上用歧視性語言攻擊他,罵他是黑人、甚至黑鬼,而且連續二、三個月之久,讓他這個沒有政治立場的人忍無可忍。

      很遺憾的,在場的各國記者沒有反問他指控台灣的証據何在,也沒有質疑他遲遲不願宣布武漢肺炎是全球瘟疫(pandemic)的理由何在,更不必說他對中國隱瞞疫情百般維護、把台灣在去年底對WHO的提醒置之不理。

      讓我們眼睛一亮的是,一位正在英國留學的台灣學生林薇,立即自動自發地錄製了一段給譚德塞的公開信,放上網路流傳,質疑他對台灣人的指控,根本是「不實且不負責任的污衊,…,應該向我心愛的國家和人民道歉」。憑良心說,從一月底譚德塞開始一連串的「舔中」行徑以來,這位年輕人短短4分鐘的一席話,毫不客氣直指譚德塞的信口開河才是問題所在,最能讓人看見台灣人的骨氣。

      相較之下,更早立法院在2月21日開議當日,通過了〈支持台灣參加WHO共同決議文〉,但內容仍不外要求政府應積極謀求參與WHO及WHA,又呼籲WHO作為最重要的國際醫衛組織,應將台灣納入共同防疫,最後再譴責中國以政治理由,損及台灣全體人民的衛生及健康權利云云。儘管這次是以較高規格的「決議文」代替「聲明」,但其內容竟然不脫年年向WHO遞交的「遊說文」,這種四平八穩的老調,官員帶隊親自組團送達該組織都沒有用了,何況這回是在台灣內部「講爽的」?全新的立法院在開議第一天祭出「決議文」,是一件大事,應該要有強烈的企圖心,以引起國際的重視為目標,而不是拿來當作民意代表對選民交待的動作。事後可証,立法院這樣的「起手式」,即使在國內新聞的版面,也只有一天熱度,可謂枉費了一次「決議文」。尤其目前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正提供台灣一個對外發聲的大好機會,立法院如果是以「台灣國會譴責WHO秘書長」為決議文主旨,詳細臚列譚德塞在疫情中的荒誕言行與玩火後果,並由院長召開一個國際記者會,傳達台灣國會代表全體國人對無恥官僚的憤怒,這種針對性的指控只要有憑有據,不僅容易誘發後續的國際報導與呼應,成不成功也不需要看別人臉色,絕對勝於泛泛的道義訴求。

      蔡英文總統對譚德塞公開指控台灣也有所回應,但比起那位學生直截了當要求對方道歉,則顯得矯情而無力。她認為譚德塞的失言「主要是因為他不瞭解台灣」,所以想邀請他來台灣感受一下,「台灣長期被別人歧視排斥,比誰都知道被歧視和孤立的滋味」。這番話被英粉們誇讚是「不卑不亢」、「有高度」,但其實大有問題。一方面,蔡總統明明知道譚德塞對台灣的污衊不在於他「不瞭解」台灣、不知道台灣長期遭受WHO及其他國際組織的排斥,而在於他自始受中國扶植,出賣職守、背棄人權,任憑中國黑手污染純淨的國際醫衛領域,所以蔡總統的說法等於在替譚德塞的惡意中傷找藉口、留餘地,掩蓋其見不得人的暗黑動機。對這種人溫情喊話,值得嗎?給他台階下,他就會幡然悔悟嗎?假設小英總統是用「反諷」的語法,連我們都聽不出來,何況是翻譯成英文?二方面,小英總統以台灣實際領教到的國際歧視與排斥,來對照譚德塞虛捏被台灣歧視的處境,更是不倫不類、自貶形象,這好像在懇求譚德塞將心比心,不要冤枉了台灣,悲情台灣是不會歧視別人的。做為台灣的最高領袖,面對一個國際認証的下三濫,有必要這樣動之以情嗎?對這種垃圾口出惡言,會耽心失去總統的高度嗎?連要求對方道歉都說不出口嗎?台灣應該有覺悟,儘管再如何卑躬曲膝、低聲下氣,在不講道義的強權世界裡仍不會獲得同情,所以像林薇一樣,對霸凌台灣的中國走狗踩住他的痛腳、掀開他的真面目,正面迎戰,當頭痛斥,才是正解。

      最後為譚德塞起個底。上月底,「美國之音新聞網」(Americasvoice.News)的「班農戰疫室」(Bannon War Room Pandemic)節目,播出一段前白宮安全顧問班農與政治評論家麥克希(Jack Maxey)的對談,後者明白揭露譚德塞是「衣索匹亞醫衛界的毛派(Maoist)頭頭」,信奉「毛主義」(Maoism),所以不惜泯滅人性,也不敢得罪中國,要對習進平言聽計從。這令人想到,近代中國對全世界有兩項惡名昭彰的「輸出」,不但沒有造就全球一丁點福祉,反而造成了全人類莫大的災難:一是在20世紀中期輸往世界各國的「毛主義」,再來就是這次的武漢病毒,兩者都在全世界各地─包括中國本身─害死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譚德塞因為過去感染了「毛病毒」,成了意識型態上的長期帶原者,難怪現在明知中國共產政權為害世界,他不僅不加譴責,反而顛倒是非地吹捧,還要大家「感謝中國對世界做出了重大貢獻」,十足的狗腿。生為台灣人,我們應該隨時記得,「災難」才是近代中國的本質與外銷品,中共政權絕沒有任何事情值得世人感恩。

      所以如果你認為這篇文章透露出對譚德塞的歧視,我也同意啦;不過弄清楚,不是因為他的膚色或族群,而是因為他是一個腦殘的毛派。

作者:陳師孟於202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