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後韓時代的台灣民主/金守民

105

      六月六日罷韓的結果證實,韓國瑜政治生涯結束是遲早的問題。而國民黨正如金恆煒老師所指出,「來日不久了」。此時,民進黨總統大選勝利、台灣政府防疫可說世界最成功、口罩外交促進台灣的國際交流與聲望,今天台灣人國家認同意識提升、綠營鞏固政壇勢力、可望長期執政、享受光榮勝利的時刻,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我們不能否認韓國瑜現象對台灣民主是個極大災難,造成政治體系結構上破壞、社會意識的傷害。之前在綠逗跟讀者提起了韓國瑜現象為一種台式「大眾威權」(populist authoritarianism),而一個民主體系一旦公然的被威權意識侵入,它不只對民主勢力有威脅,還會影響到民主勢力本身的意識型態與運作。

      當大多數台灣人慶祝韓國瑜登不上大位、連個首長也不能再瞎搞,台灣民主面臨的危機才將要開始。「後韓時代」來臨,對台灣是浩大的挑戰,不只要應付韓國瑜現象的後遺症,還得在惡劣的政治環境中繼續正面發展民主政治。

      韓國瑜現象給台灣政治帶來的負面影響,例如評量政治人物的標準何在?「做得比韓國瑜好」是正面稱讚,還是莫名侮辱?因為早上能夠起床上班,有為國家人民做事?做什麼事?批公文?「專心」開會,都沒有打嗑睡?白天眼睛張得開、四肢運作正常,問十題答五題,這就叫搞政治了嗎?公然爆粗口只是偶然、歧視女性「而已」 — 人家連柯文哲也會嘛 — 粉絲整天網路上汙衊、羞辱、顛覆是非及傳假新聞,沒有恐嚇威脅殺人的地步,就算文明了?挺罷韓的名嘴說柯文哲是一大早就去上班的:真的好不一樣喔!沒有說謊成性,只在關鍵時刻瞎掰一下,就感謝他了?政壇的水準淪落到這樣的地步,還把柯當標準來譴責韓,台灣的民主沒有退步嗎?

      2018年底韓國瑜及鋼鐵韓粉是大眾威權現象在藍營崛起的表現,國民黨衰敗的命運就此定調。引用希伯來聖經(基督徒所謂舊約聖經)何西阿書八章7段:「種風的,將收獲暴風」 (“For they have sown the wind, and they shall reap the whirlwind”)。以為長期對基層民眾灌輸意識、製造對立,使得基本盤僵硬化,有益於選舉操作,卻導致向來順從高層的藍營基層韓粉化,不願意當韓粉的離開藍營。基本盤縮小、鋼鐵化、只跟隨民粹人物,大眾威權的集體殺傷力超越老派的官僚服從,大老們的時代已不再。

      注意!這對綠營並不完全是好消息。健全的民主政治架構應有正當對手,不同政黨相互批評、制衡、提出多元意見與促進正向的多方妥協。當你的對手擺明了拋棄民主,要經營民主就是辛苦無比。駱駝死了仍比馬大,國民黨在台灣經營的歷史、基本盤長期擁護、內部複雜的階級機構、財務及權勢關係,它的敗垮肯定帶來台灣社會各方面困擾跟動盪。當時我曾經在綠逗呼籲無論如何,要以選票阻擋韓國瑜登上大位,因為韓國瑜現象雖然最終拖垮國民黨,可是一旦它搞上整個台灣,恐怕整個國家都要陪葬。接下來幾年,國民黨結構上瓦解、藍色族群板塊移動與社會亂象,會帶給台灣內部非常大的變數,政壇上算計相對更複雜。

      我相信國民黨內部了解,從當選高雄市長,韓國瑜就一步步接管黨內的人事、權勢及利益,罷韓過後這步驟不只會持續,還有可能會加速「國瑜黨」接手國民黨的命運。不要以為韓國瑜顛三覆四,說話不算話,不上班、不負責任、吃香喝辣完全不遮掩及讓人認為不可靠等等,該歸咎他本人的個性。事實上,韓國瑜的所作所為都有算計的,所有的算計都是為了絕對的權勢,為了登上大位。去年說不選總統,要由國民黨徵召,最後變成參與黨內總統初選,韓國瑜跟國民黨內的拉扯,他每次的反覆,反而是削弱大老們的勢力,黨內越多人加入韓陣營。只有忠韓愛國瑜能得勢,而且本性被認為比較溫和的,想要在中間安撫韓粉的,就被淘汰。韓國瑜總統敗選後,臨時取消國際記者會,去吃汕頭火鍋,也是種權勢的算計:架著552萬選票,韓粉心中不服氣,韓等著看黨內誰膽敢批評他,進一步的掌控整合。

      民主體系一旦公然被威權意識侵入,它不只對民主勢力有威脅,它還會影響到民主本身的意識型態與運作。好比惡煞侵入純樸的村莊,當地人為了自衛,在態度、行為上也會有所改變:從原本單純的農民,變成武器不離身、精神緊繃、脾氣暴躁、到處看到可疑就準備要開戰的一群人。雖說還是一群正派的人,可是在惡劣的環境下,變成忽略農作正事、只忙著應付社區當地的髒亂、這個社區的素質已經變了,生產力降低了,不是嗎?

      「後韓時代」綠營面對的政治現實:回不去了。想要照以往的形式經營,已經不管用。這就是為什麼我建議綠營高雄市長的人選必需徹底跟高雄市民及各族群檢討,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為什麼回不去了?尤其罷韓過後,綠營有股氣勢:2018年11月的選舉再來一次,而這次要選「對」的人。我建議,要把罷韓的行動做為綠營往前走的力量,千萬不要想著重啟或回到過去。彼時錯誤,不能抵消(undo)——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勇敢面對自己當年的失敗、了解傷害已經成立,要彌補傷害以及了解自己現在的處境,但是不能否定傷害,以為時間可以回轉到2018年。不能因為當下真的很痛苦,急著要回到過去、自己做出錯誤選擇的那一時刻,把過去的事再重做一次,以為「再來一次」,就一定會做出對的決定。所以我建議,務必要認真的評估現狀,目的不是要回到過去綠營執政的過往歷程,而是要正面改變現狀,彌補大眾威權帶來的傷害、重建高雄市民對市政的信心、加強市民普遍參與公民政治以及對民主政治的認同感:這些都不是以往歷代的高雄市長曾經面對的挑戰。下一任的高雄市長要承擔的,是解嚴來前所未有的挑戰。

      韓國瑜現象帶給台灣政壇,無論藍綠都是最壞的示範。台灣政壇各派系,不能再純粹挑起對立來經營政治。韓國瑜幾乎隔夜即可造就的政治能量,帶給台灣各方政治人士錯誤的幻覺,想以韓國瑜模式經營理念:以為只要自己是正派的人,自己的政治理念是對的,堅持到底、絕不妥協、基本盤就有凝聚力。許多政治人物以為韓國瑜最終的失敗是他理念跟行為上的失敗,可是其實他本人跟操作對立的形式是分不開的。熱心政治的人士以為自己只要理念對了,堅持自己,敢做敢當,對立所有的批評,拒絕妥協,就會曾加政治能量,可是許多堅持這樣做的人,無論藍綠,在後韓年代,最終會邊緣化。

      韓國瑜模式操作對立,製造出一股強力的政治能量,但是這能量純粹是負面的,沒有任何建設性。韓粉喜歡韓國瑜不是因為他承諾政績,而是因為他帶來的殺傷力:「要懲罰綠營」。無論藍綠陣營,這一年來,都有人要鼓舞自己支持者來幹掉對手,這種沒有建設性的正能量,會逐漸被民眾唾棄。

      不要以為韓國瑜離開政壇,韓式操作就永遠在台灣消失。藍營下一位政治領導,將會以知識藍的面孔來操作大眾威權:不吃汕頭火鍋、去批個公文、開個會,也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下一個民族救星,搞絕對的對立跟傷害。國民黨以往的官僚階級倫理已不在。黨的基層即然已經嚐到了大眾威權的重口味,也是回不去了,老式官僚專制已經被替換,警示的大老們政治生涯結束。

      大家要了解,一旦威權勢力侵入民主體系,國家在退步路上。贏了選舉,卻讓步太多。綠營在高雄市多年執政的成績,韓國瑜過後,誰還記得?民進黨高雄市長曾經做了什麼?不就是他們都有去上班、都正常人?那可是好時代啊,那時候高雄人都正常努力工作,正面經營自己跟城市。談政績已經不重要,只要求不是個瘋瘋癲癲的怪咖。韓國瑜把政治標準拉到這麼的低,民眾心中,還知道民主進步是什麼面孔嗎?以前高雄說是綠營天下,今天罷韓過後高雄選民的趨勢是「選人不選黨」,對綠營說不是退步嗎?

      我並不是唱衰綠營,而且我也相信,未來幾年,綠營領導階層必須要對政局有睿智的判斷,國民黨漸漸衰敗,每局選戰綠營將佔有優勢。我是要指出,在後韓時代政局複雜,統治階級必需隨時應變。

      國民黨基層威權化,許多有民主意識的泛藍營選民的投票傾向可能漸漸往綠營移動。有些「轉型綠意」的名嘴,很可能都是綠色觀眾在支持,他們發表的意見也會反映出粉絲們的心境。甚至藍營的政治人物也懂得要逃難離開,他們會以中間意識訴求與綠營合作或加入。綠營要迎接投奔民主的藍營族群嗎?既然民主政治是靠民意跟選票經營,我認為綠營領導階層會接受這些「轉型綠意」族群,看起來壯大綠營,可是也拉鋸綠營內部差異。第一時間,綠營會被這一股認同中華民國的能量往「中華民國」拉。台灣今年初堵住韓流進總統府,是「台灣」派跟「中華民國」派聯手的努力,所以如小英連任成功後公開表示,現在這個國家叫「中華民國台灣」。這兩面勢力,無論長年來的矛盾跟理念上的差距,為了抵抗紅色勢力侵犯台灣,他們現在是合作的。

      期待未來台灣政局,綠營內部有強烈的聲音主張要堅守法治,注重人權,支援所有島內跟島外的弱勢,堅持往台獨方面走,至少,大方向要朝著離大中國勢力越遠越好。「轉型綠意」的族群,長期也要修改中國意識,但是也會影響到台獨的定義跟方向。

      我也樂於見到政壇上許多清新的面孔,以公民的身分參選、問政及組織運動。例如罷韓「四君子」是公民運動非常成功的例子:以公民訴求的能量來推動罷免有威權意識的市長,不是政黨單獨可以做到的,而是有高雄市民絕大多數的認同和參與。他們成功不是完全沒有政治性,而是他們關心政治從公民身分出發,所以運動的擴散力很大。高雄市長補選的候選人應該要學習並做到保有彈性,與市民普遍討論,提升公民參與政治意願,才能在後韓時代創造新局面。

作者:金守民
老台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