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末代院長」的願望/陳師孟

718

      上週二,內定第六屆監察院長陳菊原本要在立法院發表政見並進行詢答,卻因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在議場的集體胡鬧而喊卡。當天稍後,陳菊將她原本要做的口頭報告內容交媒體公布,意外的是,裡面看不到她對監察院未來的擘劃與期許,反而只見她承諾做個「末代院長」,任滿就讓監察院走入歷史,自己光榮退休,因為她本人一向也主張廢除考監兩院。

      陳菊在通過立院審議表決、坐上院長寶座之前,就公開表態不會戀棧、也不會交棒,或許可視為另類的「率先部署」?誠然,過去外界早已有廢除考監兩院的呼聲,而且不僅在野政黨,連許多執政黨的立委也不時對監察院口誅筆伐,陳菊提前表明自己站在同一立場,有助於澄清她的任命不僅不是酬庸、反而是肩負「廢除監察院」的歷史使命,應該獲得掌聲才對。就像2005年的末代國大代表,被稱為「任務型國代」,唯一任務是要終結國民大會,讓總統由人民直選。

      大家都同意,廢除國民大會是表示威權已遠、到了還權於民的時候,那麽今天要廢除監察院,又代表什麽憲政改革的意義呢?陳菊和任命她的蔡總統急於把監察院除之後快,只是單純出於「政治正確」、還是出於對監察權有真正的認識、不得不然?取銷監察權之後,會讓我們的政治體制更接近西方三權分立的民主法治精神嗎?監察院原與國民大會及立法院組成三位一體的「國會」,國民大會已廢、若再廢監察院,則必須把糾彈權與調查權都移到立法院,近日立委諸公的「秀底線」會讓人放心嗎?

      自1980年代,我們這一輩的知識分子有許多投入反對運動,對各級政府裡無所不在的中國國民黨勢力深惡痛絕、不共戴天。至少對我而言,「廢除考監兩院」的主張,就是因為監察院提供了老K一籮筐酬庸黨棍、籠絡地方派系、打壓異己的肥缺,根本就不需要再有任何其他反對的理由。換句話說,「造反有理」,我們從不會去檢討監察院對推動民主法治有何意義、也不曾思考〈五權憲法〉會對憲政運作產生何種結構性的作用。

      然而自從2016年蔡英文在總統就職演說,提出了司法改革的承諾,竟意外導致我的「醒悟」。演說中蔡總統指出:「台灣的司法不被人民信任,… 失去作為正義最後一道防線的功能,是人民普遍的感受。…司法改革不只是司法人的家務事,而是全民參與的改革。這就是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我突然憶起,不久前偶然翻閱〈憲法〉時,發現第95條與99條有關監察權的行使時,特別註明司法院的所屬人員與一般公務員都一體適用;蔡總統既然點出司法人處理不好自己的「家務事」、呼籲「全民司改」,監察權對不肖司法官的糾彈與汰除,豈不正可以助司改一臂之力?

      進入監察院,我推動以監察權制衡司法權的理念,主打的案子多涉及司法判決違反正義原則,約詢一些疑有枉法失職的司法官、平反若干陳情司法不公的案件、促請司法單位檢討改進。此舉不可避免踩到司法院的痛腳,司法院的龍頭許宗力院長不對「司法信任度」的長期低落反躬自省,反倒「見笑轉生氣」,不惜曲解「釋憲文325號」對「法官獨立行使職權」的說明,怪罪監察院藉「秋後算帳」製造法官「寒蟬效應」,蠻橫表示監察權不及於所謂的「審判核心」,一付黑幫老大保護地盤的拼命模樣。

      長話短說,監察院與司法院之間的競合關係,目前還有如「高爾地死結」(Gordian Knot),有待政府最高層做出合憲的裁決,從而陳菊貿然聲明「棄守」,不啻是要親手毀掉憲政體制內僅存的司法防弊機制,葬送了蔡總統司法改革的美意。

      好在目前出現了一個峰迴路轉的契機,就是民間團體推動的「陪審制」。關於陪審制如何可以防治法官濫權、如何讓人民實現自我裁判、不受公權力干預、如何打造實質的民主法治國家,近來已有相當充分的討論,不再多言。但必須指出,這是一個唯一可替代監察權的設計,許多人喊著要回復三權分立,向歐美先進國家看齊,殊不知西方民主所以不需要監察院,正是因為他們的司法裁判自始採行「陪審制」,並且明定在憲法中。法官的司法職權既然受有內部嚴格規範,外部糾錯的機制自然不再必要。

      陳菊要當末代監察院長,並且表達對未來光榮退休的憧憬,令人想到「周處除三害」的故事:南山猛虎、長橋蛟龍為害鄉民,被周處一一斬除,卻發現鄉民更害怕逞凶鬥狠的自己。於是周處放下屠刀、讀書上進,除去了鄉民心中的第三害,最後成了一代賢臣。我認為這個故事的重點其實不在周處除去第三害,因為如果周處一開始就洗面革心、棄武學文,那麽只有「原汁原味」的他才能去除的前兩害,要怎麽辦?所以周處除三害要有一定的順序,廢除監察權何嘗不是如此?在司法獨大的現實狀況沒有被制止前,在目前三權鼎立猶是空中樓閣之際,不知善用監察院對司法制衡的關鍵功能,卻輕言以末代院長為榮,是有勇無謀的表現。

      相反的,如果荼害社會正義已久、集猛虎與蛟龍於一身的司法權,得到陪審制的全面反制,法官再無恣意「判生判死」的壟斷權力,監察權所代表的「他律」由陪審團所代表的「自律」完全取代,屆時再讓監察院回歸歷史遺緒,誰曰不宜?

(2020.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