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最後的獨白/錢尖尾

584

      上個月,小英總統的監察院人事咨文送到立法院,引起了軒然大波,不久她就宣告要把我送進「安寧病房」等死。小英總統任命的第六屆監察院長陳菊也自稱是「末代院長」,監察院每屆任期六年,或許我還能苟延殘喘到她六年後卸任吧。

      我的「預知死亡紀事」來得很令人錯愕,但蔡總統卻說那是執政的民主進步黨長久以來的主張。我想大家都知道,真相是小英提名一位中國國民黨籍的無良人選搭配陳菊擔任副院長,以致所有的英粉媒體與網紅都不知該如何硬拗、執政黨自家立委也在群組罵翻天,小英只好倉皇祭出「廢考監」以求息事寧人,若非如此,我的存廢哪會點燃朝野大亂鬥?最令人無奈的是,小英還一再公開表示,提名不當之事她要「負起全部的責任」,但結果真正「被自動」扛起全部責任的,就是我這個倒霉的替死鬼。

      再說,「廢考監」真是民進黨長久以來的主張嗎?蔡主席在7月19日的全代會上重申民進黨要堅持憲政改革,順勢把矛頭指向我:「在野黨也同意要推動的廢考監,可以優先進行」,言下之意,似乎怪罪在野黨過去不配合民進黨,所以我才能苟且偷生到現在。但是仔細翻閱該黨的〈黨綱〉,好像不是這麽一回事:自1986年11月第一屆全國黨代表大會制定以來迄今34年,〈黨綱〉修訂或增補了10次,包括1995年的〈行動綱領〉、以及其後膾炙人口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與〈正常國家決議文〉,直到去年9月第十八屆全代會通過的〈社會同行世代共贏決議文〉,通通算在〈黨綱〉內,有誰見過「廢考監」這一項?

      就〈行動綱領〉而觀,要廢的可多呢:廢山禁、海禁(第23條)、廢〈國家總動員法〉(第33條)、廢蒙藏委員會(第36條)、廢省(第49條)、廢煙酒公賣(第60條)、廢核電廠(第64條)、廢軍訓制度(第108條)、廢考三民主義(第110條),廢這廢那,唯獨「廢考監」不見蹤影。再查一下最有嫌疑的〈正常國家決議文〉,針對第二項「憲政體制不正常」所提出的具體主張有:正名、制憲、公投、以西元紀年(籠統稱為「廢中華民國國號」吧),還有清查中國國民黨黨產(或可稱為「廢黨產」)等項目,也找不到「廢考監」。即使檢視最新的〈社會同行世代共贏決議文〉,裡面五花八門的長照托育、轉型正義、非核綠能、年金改革、婚姻平權、國防自主…等等,奇怪,還是沒說要終結監察院啊。如果這真是民進黨的長期主張,34年都悶在肚子裡不吭聲,不會得痔瘡嗎?(對不起,監察院不是醫學院,我的醫學知識有限。)

      說一句嘸輸贏的,就算在〈黨綱〉的某個陰暗角落裡,用放大鏡看見用隱形墨水寫的「廢考監」三個字,又怎麽樣?最近許多民間社團都指出:該黨〈行動綱領〉第28條明訂「建立陪審制」。結果前幾天該黨全體立委卻在臨時會連夜審查通過一部〈國民法官法〉,徹底封殺「陪審制」。試問:〈黨綱〉裡白紙黑字的可以反目不理、〈黨綱〉裡一字不提的卻成了「立斬」令牌,難道〈黨綱〉有「隱藏版」,像某些人的博士論文一樣?還是威權的一句話贏過〈黨綱〉百百條?

      或許我不應該覺得受了委屈,因為小英總統突如其來要把我掃進歷史垃圾場,還有別人更像啞吧吃黃蓮,我是說那些即將進入院內的第六屆委員們。不管他們在年初是自薦或受推薦而雀屏中選,相信總是懷抱著一份理想,要為政府努力整飭吏治。那裡知道在他們還沒開始一展身手,欽點他們的今上已經表明,他們其實是加入一個要被「優先」裁撤的機關,這會不會給人「招之即來、揮之則去」的感覺?這倒不代表他們馬上就會被炒魷魚,但卻代表他們原先以為自己受託的是一份重要的、光榮的職務,現在突然發現,在今上眼中,這其實是些早該淘汰的閒差事,沒有存在的意義。人生最殘酷的事,不就是發現自己努力的事情被認為一無價值嗎?

      但是比起「大仁哥」,這些末代委員還算「比下有餘」。大仁哥被蔡總統指定接掌本屆「監察委員提名審薦小組」的召集人,就在今年2月中旬召開第一次會議時,小英總統還到場表示:「這次監察委員的人選一定會受到很大注目」,勉勵他們「多多費心,挑起重責大任」,讓監察院「推動善治及人權保障的功能更完整」。大仁哥帶領審薦小組在「如雪片般飛來」的申請者中精挑細選,還以為在盡力為國舉才,對總統的託負有所交待,殊不知道這些人不過是末代監委,要做的是讓監察院自我了斷,哪有什麽值得「很大注目」?

      但是大仁哥的委屈還不只如此:從2016年他就擔任「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召集人,籌設與國際接軌的「國家人權委員會」,以提升台灣重視人權的國際形象。然而該會要「棲身何處」一直眾說紛紜、爭論不休,開了近40次會議,好不容易於去年底擇定將該會設為監察院內的獨立機關,全稱為「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7位委員全由監委兼任。為此總統府與監察院陸續提出兩個必要的對應法案 ─〈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及〈監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讓第六屆新監委有執行保障人權業務的法律依據。萬萬想不到,前一個法案還沒有正式實施、後一個法案更是還躺在立法院待審,而「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宿主」已被宣告不久人世。不幸兩個法案都冠有「監察」兩字,所以最慢六年一過,大仁哥審定的這兩個法案就要隨著監察院一起報廢。如果蔡總統早把「廢考監」的意圖透露給大仁哥,「國家人權委員會」應該可以省去未來「換東家」、「換頭銜」的麻煩。大仁哥,你怎能不生氣?(如果你認為我在挑撥離間,就算是吧。)

      我不想否認,即使民進黨沒有把「廢考監」正式列入〈黨綱〉,監察院一直是「顧人怨」,還有人謔稱我是「煎茶苑」,但這對我不盡公平。即使在兩蔣高壓統治時期,有些正直的監委不怕殺頭大禍,毅然為孫立人將軍的兵變案件平反,也把權傾一時的行政院長俞鴻鈞彈劾懲戒,這些「逆中正」的英勇事件,難道都不能証明我的存在價值?另外,由於〈憲法〉明訂監察權可以適用於違法失職的司法官,監察院歷年來彈劾法官126件、檢察官68件,其中不乏涉及「法律見解」或「審判核心」的案件,是當前沒人敢碰觸的「司法禁地」,除非小英總統的司法改革是喊假的,否則這還不夠証明我有特殊的憲政功能,符合時代需要?

      是的,我如果就這樣不名譽地與世訣別,心有未甘,至少我要讓大家瞭解整件事背後隱藏的一個陰謀:要把我逼上死路的乃是台灣司法體制中的黨國遺緒。我前面說過,聽命於小英的執政黨立委,以一部掛羊頭賣狗肉的〈國民法官法〉粗暴排除了民間提出的「陪審制」,為什麽?因為西方民主國家都採用的陪審制,是唯一能夠抑制法官枉法濫權的制度,可以把裁判的權力由黨國恐龍手中交還給人民。但是這樣還不足以讓這批司法敗類安心,因為只要有我在,只要讓監察院依〈憲法〉賦予的職權繼續發揮制衡司法、糾彈法官的功能,他們依然有如芒刺在背,不能高枕無憂,所以當然饒不得我這個天敵。也因此,「陪審制」被殲滅、不但代表司法獨裁的反攻勝利,也預示了監察院的覆亡。

      有道是:「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以上的獨白是善是惡、是對是錯,就由大家良心判斷吧。

於 2020.07.25

(作者錢尖尾,自稱與陳師孟有很深的血緣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