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晃一招的司改:捨英美法系陪審制,棄民主法治的真諦/朱孟庠

353

      近日欣賞50年前的黑白電影〈12怒漢〉,詮釋了陪審制的精義。 少年究竟有無殺父之罪,從11比1多數認定有罪,到這一位無罪認定不妥協的陪審員,慢慢抽絲剝繭說服了其他11位陪審員,陪審制要全體陪審員有一致的看法才終結,詮釋民主法治的真諦。在台灣這個非正常國家在長期黨國司法宰制下,陽光照不進黑暗的司法體系,唯有改用英美法系的陪審制,才可能找到民主法治的真諦。

      大陸法系的參審制是有罪推論,檢察官起訴你,你要自己找證據證明你無罪,必危害弱勢。而英美法系的陪審制是無罪推論。參審制是讓國民法官為恐龍法官背書,未來職業法官「有權無責」,國民法官「有責無權」。民進黨捨英美法系,卻要通過過去國民黨所主張及目前中國所使用的「參審制」,不是退步嗎?當然有論者認為德、法、日也是大陸法系,但他們都有長久深厚的民主根基,而台灣的司法有80%的公民不信任,必須以英美法系的陪審制才能削弱恐龍法官的威權。然嚴肅的司改似乎已經在參審制裡冠冕堂皇的「國民法官」口號下,匆匆完畢了?

荒謬!兩黨角色錯置,竟只剩一言堂

      民進黨的黨綱是陪審制,但立法院臨時會,民進黨卻以多數優勢, 連續三天不斷電方式,通宵強行表決通過參審制,何以捨黨綱陪審制?在沒有充分的討論下匆匆立法?游盈隆教授稱為「民主被糟蹋,可恥的一天!」主導陪審制的鄭文龍律師則認為此次通過的國民法官法,完全是假改革。

      更讓人民感到荒謬的是:民進黨立委粗暴通過的是國民黨過去主張的「參審制」,而國民黨委員則努力的捍衛的是民進黨行動綱領主張的「陪審制」,這兩個黨角色竟錯置?更痛心的是:民進黨籍立委中還有誰支持黨綱陪審制?只聽到柯建銘總召說:上面的意思。61席等於1席?難道執政黨立委們皆已成了表決部隊?民意調查九成二的民眾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參審制。而司改團體也已退一步提出「不如參審制和陪審制都先試用」然後再檢討決定。何以蔡政府不願充分溝通?

自棄法治真義,這黨還剩多少價值、理想?

      今日所謂的「司法改革」,卻仍延續威權時代的司法體制,捨英美系具民主真諦的陪審制是注定失敗的,未來職業法官「有權無責」,國民法官「有責無權」。然,當民進黨公然違反黨綱,硬推參審制時,全黨竟無一人跳出來秉持良知,要求與司改團體充分對話,或為捍衛自己的黨綱陪審制發聲?由此可以看出這個黨還剩多少價值和理想?誠信對民進黨而言已不存在?如此民進黨宣稱已完成「司改」,只是虛晃一招?

       「司改」已經結束?易名為「國民法官」的「參審」拍板定案。蔡總統出席民進黨全代會驕傲宣佈當前「四大任務」時,已閉口不談「司改」,鄭文龍強調:據他研究,台灣參審法官所坐位置,竟與中共參審制度一模一樣,「我們從審判形式和外觀已經和中國統一」,民團也批民進黨抄襲中共制度是荒謬。

      在威權體制時期選擇服從的領導人,再次選擇向威權體制下的司法服從,這是開民主倒車。當多數公民根本不瞭解、甚至没聽過什麼是「國民法官參審制」?一個全民高度關注的重大司法制度的變革,怎就在三天裡草率通過,將民主政治最可貴的「議論」過程閃掉,是自棄民主法治的真諦。

以改革之名打假球成為慣用手腕?

      人民想要的是陪審制,以改革之名打假球難道已是執政後民進黨拒絕改革的手腕?近日立院通過護照、華航正名公決案,事實上只要行政命令就能處理的事,何以要在立院來個「公決案」?什麼是「公決案」?沒有強制約束力,只告訴行政機關加強台灣辨識度。 行政院於是說飛機機身圖樣加強辨識,可以想知未來護照也只是台灣大一點,ROC小一點,這叫正名嗎?魚目混珠而已。

      參審制在蔡總統下達指令下,完成三讀,可見蔡總統想做的事就能作成(如同婚制)因此真想正名制憲、去除威權符碼、改革黨國司法等轉型正義的實踐其實並沒有那麼難,端看有沒有決心、意志。今全民關注的司改草草行之,令人不解的是,在賴副總統全力輔選背書的諸立委中,竟全面一言堂地選擇服從「上面的」指示,延續黨國體制的威權司法,偏離創黨核心價值。看來蔡政府「 維持現狀」的國策很透徹,全面執政也改變不了什麼,只剩利益分配而看不見國家正常化的願景。「司改」不過就是虛晃一招而已,交差完畢了?心痛之餘,尚盼有良知的政治人、知識人,追隨為民主奮鬥犧牲的前輩們,勿忘初衷!全民一起監督政府!

作者:朱孟庠
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