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讓學生讀扭曲的歷史/潘啟生 

316

      近日有歷史教師投書媒體表示,開學後最新面市的108課綱國二歷史課本被大砍,「三國消失,武后不見」;歷史人物幾乎只提到秦始皇,漢武帝等人匆匆帶過。《史記》、《漢書》、三國、魏晉南北朝、貞觀之治、楊玉環與安史之亂統統不見,課程簡化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統計:6個章節講述商周至晚清3600年,每章正文僅1500字卻要講600年。「凌亂、不知所云、沒有時序、沒有前因後果」吳昆財說,「破碎」就是蔡政府中國史教育最大特色。

      這樣的抨擊其實是黨國教育體系學者必然的反應。半個多世紀來,台灣人民被國民黨虛構的國家、民族、建國神話、歷史榮耀所洗腦。多少人當真以為巍巍中華擁有五千年輝煌歷史;中國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唯一未遭滅絕的國家;中國四大發明遙遙領先世界各大文明。凡此種種,培育了中國治下人民無限榮耀卻又無比自卑的心態。

      20世紀的中國統治者,不論是國民黨或是共產黨,都意圖利用法統、歷史、文化、文字這些工具將東亞大地上版圖大小不一,存續年代長短不同,而且相互殺戮取代的帝國串聯在中國這一條扭曲又荒誕的國家脈絡上。然後宣稱這個國家已然存續五千年未曾斷絕,這個民族擁有燦爛輝煌的文明,中國自古愛好和平從不擴張侵略外邦。希望透過這樣的歷史誇飾手法為這個飽經傷痛的國家及人民撐起一點點虛妄的臉面。然而逐漸遠離中國魔咒的我們必須冷靜地告訴下一代,「中國」這個顯辭是國、共統治者所創造的歷史建構。

「中國」、「中華民族」其實是20世紀才被炮製出來的國家和民族

      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革命黨人推翻滿洲人的大清帝國,新的國名是章太炎先前提出的,叫中華民國(不過孫文也說是他首倡),梁啟超建議簡稱為「中國」,「中國」 這個國家才橫空出世。而生活其上的各個民族他就創造一個充滿政治意涵的嶄新民族「中華民族」來含攝。

      然而仔細耙梳歷史,在東亞大地上,歷來存在的帝國從來都沒有以「中國」做為正式的國家名稱。大秦帝國、大漢帝國、曹魏帝國、大晉帝國、拓拔魏帝國、宇文周帝國、大齊帝國、大隋帝國、大唐帝國、大遼帝國、大宋帝國、大金帝國、大元帝國、大明帝國、大清帝國,有哪一個叫中國的?我們必須說,以前史書上所謂的「中國」 充其量只是一些地域名詞。而這些大大小小帝國的締造者有來自西戎、漢族、匈奴、鮮卑、 契丹、黨項、蒙古、女真,又有哪一個叫中華民族?

      所以中國是一種後設的國家概念。國、共兩黨都承襲了這種歷史演繹手法,用一個20世紀創造的國家概念去虛構整個國家的歷史、疆域、民族與榮耀。進一步用以塑造這個國家的共同記憶與想像。

      前幾天中國國民黨黨代表大會的還我故宮提議,正好可以釐清中國虛構的國族歷史的虛妄。因為台灣故宮裡的寶物,最主要的搜集、珍藏者是滿洲的大清帝國皇帝,也就是孫文所說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裡所要驅逐的韃虜。所以故宮裡的文物跟中國國民黨有什麼鳥關係?正確的說法,這些故宮珍寶是東亞大地上不同民族人民在不同帝國時代所創作出的歷史文化遺緒。經過韃虜(孫文說的)大清帝國皇帝的蒐羅(主要是清初三帝)才有現今的規模。因此,現實上,誰能夠對這些文物做最理想的保存、研究、甚至推廣、發揚,誰就有資格保有這批文物。從現狀看,台灣就是這批東亞珍貴文物的最佳護持者。

      而台灣的歷史教育如果不揭穿中國國族建構的歷史謊言,不重新正視東亞大地是由大大小小的不同帝國佔據、 不同民族崛起建國的歷史事實,台灣土地上的人民就難以從虛構的法統、歷史、疆域、榮光中脫身, 也就無法誠實面對自己的國家地位與前途。新編就的國中歷史課綱應該是台灣教育下一代學習面對自身定位的開端。

作者:潘啟生
退休大學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