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聽不懂阿公阿嬤的語言/芬紛聊天

167

      Liv班上的好朋友小維是來自愛沙尼亞的移民,雖然是在芬蘭出生長大,但在家中爸爸媽媽和姊姊都是講俄語,因此她和Liv每個禮拜會一起上芬蘭語加強課。

      她雖然是愛沙尼亞人,但卻完全不會愛沙尼亞語,原本我以為她是俄裔的愛沙尼亞人,因此家裡都講俄語,不過小維說,她的阿公阿嬤都是講愛沙尼亞語,而她都聽不懂阿公阿嬤在講什麼爸爸媽媽雖然會, 但卻沒有教他們,因為平時已習慣用俄語,這代表了她並非俄裔,只是完全不會愛沙尼亞語。

      查詢愛沙尼亞的語言歷史,1940年之前,在民族獨立時期,愛沙尼亞語當然是普及的國語,但被蘇聯佔領後,蘇聯大規模推動俄語單語主義,俄語地位迅速提升,發展成為強勢語言,擁有較高的社會地位,愛沙尼亞語淪為一門受歧視、沒有前途的語言。

      1991年,愛沙尼亞獨立後,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以恢復愛沙尼亞語的國語地位,甚至曾規定在蘇聯佔領時期後移居到愛沙尼亞的俄裔人民,必須通過愛沙尼亞語言能力考試,才能取得愛沙尼亞國籍。在愛沙尼亞大力推廣母語後,目前愛沙尼亞語在當地的普及度已經相當高,雖然還是很多人會俄語,但平日用愛沙尼亞語溝通的比率已提升到非常高(甚至有意識的不喜歡用俄語),而就連俄裔的年輕族群也有超過八成的人會講愛沙尼亞語。

      不過以小維的情況來說,爸媽在十幾年前就已移居芬蘭,爸媽還在愛沙尼亞時受到的都是俄語教育, 在沒有特別維護母語的意識下,自然而然的就只跟小孩講俄語了,但這也造就了孩子沒有辦法聽懂阿公阿嬤的語言,想想這是多麼令人傷心的事啊!

      看到這,大家是否覺得似曾相識呢?

      中國國民黨來到台灣後,推動國語政策,為鞏固權力,製造出了「國語」、「方言」的對立,導致在社會上說國語與說母語存在「文明」與「野蠻」的價值觀對立,最終導致許多說母語者因為自卑與歧視而放棄原有的語言,改說所謂的「國語」。

      雖然近年來開始漸漸重視本土語言,但本土語言瀕危也是不爭的事實,儘管不知道何時台灣才能像愛沙尼亞一樣獨立建國,但恢復母語是可以從現在、從你我的生活開始做起的。

      一起和孩子講母語吧!讓孩子聽得懂,也會說阿公阿嬤的語言,讓我們優美的母語與文化一代一代傳下去,我已經開始努力在做了,希望你也一起來!

作者:芬紛聊天
一家三口追逐夢想遠赴芬蘭求學, 開始北歐生活與教育觀察的紀錄。
臉書紛絲專頁—芬紛聊天:芬蘭逐夢上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