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虎豹豺狼,決鬥還要姿態優雅?/朱孟庠

949

      游盈隆教授對中天撤照做了民調,立即被中天拿來做看板,引起台派討論。基本上游教授是絕對的台派,於其臉書回應:「為什麼我說十月二十六日 NCC公聽會比美麗島軍法大審還糟」?他強調:「中天關不關台?不是我這幾天發言的重點,我只是提醒政府要關中天可以,但是要有具說服力的好理由,過程要能為大衆接受。如此而已。」游盈隆其義為:撤照就要撤的中天心服口服,整個公聽會的程序需更精緻細膩,為免落入專制口實。中天於是斷章取義、移花接木⋯⋯這就是中天,過去種種惡行惡狀不勝枚舉,基本上中天不算媒體,它是中國在台灣裝的喇叭,為中國統戰的宣傳工具,怎能不拆呢?

      游教授是太善良了?面對財狼虎豹還講斯文?撤照需要姿態優雅?旺中蔡衍明是何方「神聖」?需要一介書生來幫他「捍衛」言論自由? 其背後是中共啊!周圍替他們妖惑者儘是黑狗、白狼、黃虎之流時,書生會是他的對手?能不有所警惕?過去台灣已經浪費太多資源在縱容這些第五縱隊分化社會製造亂象,該下架即下架,該開鍘就開鍘,勇敢做。內部輿論真不必高舉民主,讓賣台者繼續危害台灣。

      跟中天還需談言論自由嗎?手法或可再精緻些?游教授的耿直,面對狼虎,只能說用錯對象和地方,浪費自己的正能量。最重要的大原則是:絕不可縱容消滅民主,做專制政權走狗的統戰工具在台橫行。維護國安,是政府的責任和義務,當然要放手去做!才能保護多數公民。不能拿美麗島時代比擬,今已是言論自由的台灣,而敵人就是以此為幌子,大棘棘地、橫柴入灶的要併吞台灣,對在眼前將吞噬我們的狼虎,還需姿態優雅?

      國安之前,沒有為匪宣傳的自由。既是國共聯手制獨的的傳聲喇叭其一向目空一切,從不在意任何新聞實證,也不可能心服口服,因為有北京撐腰,擺明就是在台作亂,惡意抹黑本土政權。當然公聽會的過程,也只是他們鬥爭的工具、說詞。不管程序做的再完整,他們都可以找到謬論來反駁,例如把蔡總統比毛澤東、拿鄭南榕捍衛言論自由作為中天為敵宣傳的幌子⋯⋯他們不服的不只是中天撤不撤照,更是骨子裡、腦袋裡覺得台灣人應該是中國人統治下的奴。

      百個儒生也抵不上一個蔡衍明的能耐,台灣人真不用浪費自己的正能量,在中天的一根汗毛上。中天撤照,絕非言論自由的層次,還有國安、社會價值等層面,再強的體質,也經不起任由病毒擴散。國安第一,毒瘤只有盡早切除!而生死決戰關鍵,還要講究姿態優雅地決鬥,敵人可沒那麼君子,該撤就撤!

作者:朱孟庠
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