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地位的演化與展望/張德欽

271

      民進黨政府外交部只能主張: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兩岸互不隸屬,卻從未說明為何中共無續用「中華民國」之名義,無法說服各界且無力反制中共的「一中原則」。值得國人關注的是,2020年10月25日,中共竟然跟國民黨兩地同步慶祝「台灣光復節」,企圖連結當時的「中華民國」政權,以達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台灣」的正當性。法理上台灣在1895年以後,已不是舊中國(1912年創立中華民國)一部分,所以今天不可能是新中國(1949年創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台灣主權至今未定論

      近代台灣法律地位演變要從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說起。二戰日本投降後,盟軍指派蔣介石(中華民國)軍隊,接收台灣。1945年10月25日蔣介石指派陳儀來台,代表盟軍接受日本投降,但陳儀旋即(非法)擅自宣布,台灣已經成為中國的一省,為所謂「光復節」的由來。依據國際法理,直到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以前,台灣還是日本的領土,且日本於該和約只有宣布放棄台灣澎湖的主權與領土,並未聲明交還給哪個國家。又1946年起中國開始內戰,1949年10月,中共建立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政府12月流亡台灣。當時台灣並非中華民國領土,中共(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無權繼承台灣。國、共兩黨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主要依據1943年中、美、英三巨頭的〈開羅宣言〉以及1945年的〈波茨坦宣言〉:宣稱戰後日本需將台澎交還中國。實際上,由於當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反對,以致〈開羅宣言〉無人簽名,何況日本當事國也沒有參與 ,因此戰爭時期兩個片面的「宣告」,其法律效力遠不及戰後1952年49個國家參與的〈舊金山和約〉。另一個理由,1952年在〈舊金山和約〉生效之時, 中華民國另與日本簽訂〈中日和約〉(台北和約)。台北方面雖然要求台灣應當交還中華民國,唯該和約受限於舊金山和約第2、25、26條的規定,日本也只能宣布放棄台灣,無權再處分台灣的領土與主權。這有外交部「對日和約案件」第54冊載明:「舊金山和約僅規定日本放棄台澎,並未明定其誰屬,此點自非本和約所能補救」。〈舊金山和約〉生效之後,台灣的法律地位本應依據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結束軍事佔領,退出台灣,由台灣住民自決,或自治或獨立。但中華民國已經無國土可歸,只能繼續滯留台灣。另一方面韓戰爆發後,世局劇變,形成東西冷戰局勢,美國乃默許中華民國繼續軍事佔領台灣。雖然1949~1971年間中華民國領土只剩金門馬祖,在美國的力挺下,仍然能夠代表中國參與聯合國,因此有人主張,那段時間台灣應該屬於中華民國,然而其間並無任何「台灣領土轉移」的國際條約,也沒有經過台灣人民的授權,因此台灣現況實為被中華民國繼續軍事佔領而已。

      台灣法律地位未定關鍵在於韓戰,美國當時決定「台灣不能被共產集團奪走」。在1955年美國與中華民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參議院批准時,特以「但書」聲明:該協約僅於保護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當局,不能改變〈舊金山和約〉關於「台灣」的法律地位,亦即不能解釋為:中華民國擁有台灣的領土主權。再者,1971年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只表明「中華民國」的席次將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並未涉及台灣的歸屬,因此美國再度聲明,台灣不屬於「中華民國」,中共無權繼承台灣。1972年中共美國共同發表〈上海公報〉:美國承認(recognizing)「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代表 ,中共並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卻只 表示「認知」(acknowledge)而非「承認」(recognizing)。

以住民之力自救運動強化民主進程  朝向正常國家

      台灣法律地位由未定到已定,主要源自於1978年12月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另以〈台灣關係法〉取代之前所有與中華民國的正式關係。隔年1月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共同發表〈建交公報〉,再度確認〈上海公報〉內容  ,因而對台灣朝野造成極大的震撼。於是執政的國民黨政府痛定思痛,對大陸實施「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對內勵精圖治,同時起動各項重大建設,全面致力發展經濟,厚植國力,革新保台。另一方面,台灣島內歷經1971年「蔣介石代表團」被逐出聯合國的挫折、1978年12月被美國斷交的衝擊,受彭明敏師生(1964年)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啟發,台灣長老教會(1977年)發表〈人權宣言〉,呼籲「台灣應該建立一個新而獨立國家」,種種激勵之下,黨外民主前輩展開台灣自決自救運動。

      美麗島雜誌社1979年12月10日在高雄舉辦「國際人權日」宣傳活動,由於政府部隊「未暴先鎮」,因而引爆「美麗島事件」,震驚海內外,此事更加喚起台灣人民的覺醒。從此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 ,前仆後繼,有志之士紛紛結合海外台灣同鄉會、台獨聯盟等組織的力量,積極投入各項選舉,藉機宣揚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並在1986年誓死創立「民主進步黨」,逼迫國民黨政府1987年宣布解嚴,解除黨禁、報禁。1989年4月7日鄭南榕先生為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自焚而死,感動許多有良心的知識分子走上街頭,與台灣人民併肩作戰,反對軍人干政,要求廢除萬年國代,呼籲黨政軍退出老三台。1990年3月的野百合學運,加快了民主進程,終於在1991~1996年期間,陸續完成停止〈動員戡亂臨時條款〉、廢除刑法100條、國會全面定期改選、總統直選,1999年民進黨發表〈台灣前途決議文〉:主張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2000年民進黨籍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第十屆總統,等於台灣人民已經間接接受「中華民國政府」的管理。總結戰後台灣法律地位的演變,從〈舊金山和約〉生效後的未定論 ,歷經退出聯合國,台美斷交,台灣人民化悲憤為力量,在20世紀最後的十年裏,經過「有效自決」的民主程序,朝野共同完成中華民國的本土化以及台灣的民主化、國家化。其乃依循〈聯合國憲章〉的住民自決原則,亦符〈國際人權兩公約〉宣示:所有人民有權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有權自由謀求經濟、社會、文化的發展。進入21世紀,經過多次政黨輪替,台灣人民終於共同創造一個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的主權獨立國家。

      至此台灣理應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承認,然而讓人遺憾的是,台灣人民目前為止,仍然只能沿用舊中國的國號「中華民國」,此一國號只能在國內使用,無法踏入國際社會。主因有二:一為國民黨政治菁英一貫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最典型的各表就是「Chinese  Taipei」(起自1981年洛桑協議),國民黨政府譯成「中華台北」欺騙國人,無法蓋過國際社會的普遍認知為中國台北。至於中共的態度就更不必說了,2015年馬英九沾沾自喜的「馬習會」,早就被中共定調為「中國國家領導人與台灣地區領導人的……」。二為,民進黨精英在1999年承認台灣國家的名稱為「中華民國」,之後又有陳水扁,蔡英文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從而民進黨自陷「一中泥淖」,跟國民黨同樣具有「一中情結」無法自拔。

      總之,「中華民國」對外是法理不通,寸步難行。而台灣事實上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之所以尚未能以「台灣」的名稱,被國際社會普遍承認,則是地緣政治因素以及國家實力問題。台灣能繼續深化民主,鞏固國防,壯大經濟,對外提升「台灣價值」,對內強化「台灣主體意識」,則台灣「國家正常化」必有可為。

成為獨立國家尚有舉步維艱的未竟之路

      雖然依據國際法〈蒙特維多國家公約〉、〈聯合國憲章〉、〈舊金山和約〉、聯合國「友好關係原則宣言」,〈國際人權兩公約〉等等,台灣事實上是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憲政國家。然因國際政治現實,無法獲得多數國家的承認,也無法以「國家」身分參加國際社會組織。因此追求台灣國家正常化,領土主權不容侵犯,有權參與國際組織,是所有台灣人共同的目標。

      台灣之所以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有著國內外歷史因素與政治現實。因此吾人必須從失敗的歷史——不接受「一中一台」建議,而被逐出聯合國;不接受「台灣」名稱,而被迫以「中華台北」參加奧運——找到方向,從社會運動「野百合運動」、「太陽花運動」找回自信,方能早日成為正常的國家。

      首先,暸解國際社會的歷史認知與政治現實。中華民國自1949年12月中國大陸流亡台灣,一直到1971年退出聯合國的22年裏,挾持著台灣人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爭奪「一中代表」的事實,已被國際社會認為台灣與中國同屬一國。1972~1982年中共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總統尼克森、卡特、雷根等陸續簽訂三個公報,內容一致載明:美國承認(Recognizing)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代表,同時也認知(Acknowledge)中國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此一來,國際社會自然認同,中共全面封殺台灣的外交空間可謂「師出有名」。中共在兩岸之間則虛構「台獨稻草人」,訴諸民族大義,限期完成統一大業。2005年並制定所謂的〈反分裂法〉,無止境的文攻武嚇,使得台灣人民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

      其次,要認清中華民國「接收」台灣之後的歷史經過與現實困境。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從大陸帶來百萬軍民,並長年灌輸「台灣人」不實的黨國歷史,以致造成錯亂的國家認同。眼前「中華民國」已經無法走入國際社會。但是,每當為了區別「台灣的」與「大陸的」,而必需處理「中華民國」的意象時,立即引起藍媒、紅媒齊聲譴責—綠營搞「台獨」,造成社會對立、國家空轉,可見當下推動「正名制憲」有其困難。吾人認為「正名制憲」必須迂迴前進,先透過「奧運正名」公投運動,即以「台灣」為名,申請參加國際奧會,一屆又一屆的推動。回想2018年的「東奧正名」運動,在綠營宣傳不足, 藍營成功反制的情況下,獲得將近500萬的贊同票,雖然沒有過關,卻是值得努力的方向。歷史記錄就在1960、1964、1968連續三屆的奧運,中華民國奧委會被要求以「福爾摩沙/台灣」(FORMOSA /TAIWAN)的名稱參加比賽(紀政可以為證)。可惜的是,1971年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以後,蔣介石惱羞成怒,再也不願意接受「台灣」名義參賽。又到1976年,蔣經國也是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退出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此後台灣的體育選手與奧運無緣。直到1981年,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達成〈洛桑協議〉,雙方同意以「Chinese  Taipei」(中國台北?中華台北)參加奧運。此一名稱也被爾後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所沿用,也因此造成「Taipei 」至今一直是「Chinese」 一部分,如此怎能向世人說「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呢?

      最後,以「台灣」名稱參加奧運,更是呼應國際奧委會(IOC)憲章的基本精神:「不被歧視原則」與「實際體育轄區原則」,可謂名正言順,天經地義。

作者:張德欽
永遠支持台灣主體為立場。來自台南東山,東山一帶原屬哆囉嘓社群(平埔族之一),千百年來活動的地域,荷蘭人來到台灣之前,族人樂天好客,喜愛飲酒唱歌,每每追逐著梅花鹿群,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作者無限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