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及防疫回顧/戴章皇

237

      去年4月底左右,正是台灣受到武漢肺炎疫情重大影響之時。全球風聲鶴唳,經濟活動一蹶不振,所有聚會活動幾乎取消。而這一年來,我們到底體會到什麼?又學到什麼?台灣到底與其他國家醫療條件有什麼不同?該如何做?

      一直到現在,還有朋友沒弄清楚為何台灣不做核酸檢測全篩?而疫苗出來之後,是否疫情就能樂觀地看待?所以決定冷飯熱炒,簡單做一點說明。其實,為何不應全面普篩?為何疫苗出來還不能完全樂觀看待?從專業而言,絕對不難說明清楚。

      一、普篩目前使用的是可以大量篩檢的qPCR核酸檢測,但這種檢測很容易出現1%-2%機率的偽陰或偽陽。若1000萬人有1%偽陽,50萬人出現陽性,醫療資源一定崩潰。最離譜的是必須為這些偽陽者挪負壓病房,無異完全浪費醫療資源。

      二、戴口罩、勤洗手,有問題去看醫師讓醫師判斷,並全力讓外來的隔離14天並讓有病徵者進行篩檢,雖是土法煉鋼,卻是最好的防堵且不浪費成本。因為隔離14天後,即使有陽性患者,傳染力也變得很低。

      三、台灣看醫師便宜,所以有問題民眾一定看醫師,即使不普篩也能很快發現。國外看醫師沒保險可能傾家蕩產,有問題也不敢看醫師,所以只好盡可能用全篩來處理。正如上述,若是偽陽性,醫療資源崩潰當然可以預見。如果是偽陰性,就成為疫情防守的破口。

      四、綜上所述,土法煉鋼的低死亡率當然大勝普篩國家!明明台灣已經走正確的路才保有這樣的低死亡率,但去年八月份還有國民黨幾位縣市長聯盟主張要轉彎走「全篩」的失敗政策?還可以解釋成「超前部署」!

      五、其實台灣的醫療與生技研發能量不差,除了醫療體系將台灣的防疫維護得很好,台灣的生技界對於阻止病毒與人類受體ACE2結合路徑,以及在基因檢測上開發出可以分辨各種類型病毒的全自動多重檢測,而且精確度還比qPCR高出100倍以上。因此,台灣絕對不要妄自菲薄,我們的醫療與生技水準以及公衛管理比起許多先進國家是毫不遜色的。這比起現在各國只把重兵單壓在疫苗上,但是隨著變種病毒越來越多,若疫苗不同型,防護力恐怕還未得知?疫情管理又常鬆懈。台灣的各方面管理與努力方向顯然更務實。

      事實上,台灣也有不同路徑的疫苗研發,而在各國疫苗的副作用狀況尚未完全明朗前,我們施打疫苗的時間即使延後,剛好可以獲得更多疫苗的效果資訊。比較其他國家,我們的疫苗施打確實比較沒有急迫性。但疫苗仍為抑制疫情的好方法之一,只是台灣有條件沒那麼急迫,可以有「觀察權利」。

      大略瞭解了qPCR核酸檢測的缺陷,以及疫苗對於各種變種病毒的未知防護力後,我們來看看近期全球進行疫苗施打後疫情的狀況。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網站追蹤數據顯示,截至台灣2021年4月21日上午7時,全球至少303萬6100人病故,至少1億4246萬8444例確診。全球已經開始爆發第四波疫情,且感染狀況比以往都還嚴重,全球單周520萬人確診,創下歷史新高,而主要衝上新高的原因來自印度。更不幸的是印度已經出現「三重變種病毒」(triple-mutant variant),即三種不同的新冠病毒株結合形成一個新的變種,這對於現有疫苗的有效性,又投入一個難以預料的變數!

      即使疫苗很幸運地很有效,正如許多人所知,印度是世界的疫苗生產大國。然而,現在許多疫苗的原料幾乎都掌握在歐、美大國手上,且有疫苗原料出口禁令。目前印度接種疫苗人數雖然名列世界第三,僅次於美國和中國,然而全國接種率只有10%,這距離群體免疫的目標還有一大段路。更麻煩的是印度還進行選舉造勢,在管理上無異犯下大錯。

      事實證明,只要全球有國家的疫情未艾,且疫苗的有效性或者管理上出問題,各國的交流往來都無法樂觀看待且難以獨善其身。因此,短期內台灣仍應恪守進出國境的隔離管理,而在疫苗、檢測、藥物的研究上積極尋求國際夥伴策略發展,我們才有機會慢慢回到正常的全球經貿往來與旅行生活。

      我們務必珍惜台灣好不容易守下現有的歲月靜好才是。

 

作者:戴章皇
綠色逗陣監事、曾任生技公司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