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旗與國徽」?「黨旗與黨徽」?(上)/陳師孟

326
編按:本文下篇連結,請點選:《「國旗與國徽」?「黨旗與黨徽」?(下)》

      去年底,民進黨立院黨團提案修訂〈政黨法〉,禁止政黨標章與國旗國徽相同或相似;中國國民黨隨即駁斥,指出該黨「青天白日」黨徽出自清末革命家陸皓東之手,國民黨在1919年成立時就已採用為黨徽,而國徽則是1928年才制定,所以是「先有黨徽,才有國徽」,要求改黨徽是「缺乏民主素養」。或許因為黨徽先有也是事實,今年一月,時代力量黨的立法委員則提議要求內政部評估「更改國徽的必要性」;這次國民黨當然依舊反對,但理由是:「民眾對政治人物利用政治符號操弄的作法,早已疲勞」。國民黨經常把民主、民眾掛在嘴上,真讓人噁心。

      雖然這兩案的關注都放在國徽和黨徽的「雷同」,但放大些看,其實更直指國旗和黨旗的「抄襲」問題。現行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根本是把中國國民黨的「青天白日」黨旗縫在一角,毫不掩飾地進行「黨國一體」的視覺洗腦,何嘗帶有一丁點「主權在民」的理念。加上這面國旗當年得以取代民國元年就制定的「紅黃藍白黑五色旗」國旗,並沒有依循變更國旗的法定程序,而是逕由中國國民黨的「中央執行委員會」越俎代庖,在1924年6月30日擅自宣布廢止早先臨時大總統袁世凱與臨時參議院所通過的五色國旗,通令全國改掛綠營暱稱的「車輪旗」。如此猴急,甚至等不及一年後就成立的「國民政府」來正當行使職權,這難道不是做賊心虛,想要生米煮成熟飯嗎?以致現在大家都說「國旗是黨旗」,一點沒錯,不但因為兩旗的圖像上「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也是因為黨旗得以「麻雀變鳳凰」,搖身一變成了國旗,從頭到尾都是國民黨一手自導自演的。

      前幾年收拾先父的一些遺物,發現一張浙江大學的畢業証書,是1936年頒發給他的(見圖1)。拿出這張老古董,不是想証明先父沒有謊稱學位,而是要証明中國國民黨的黨國不分:最上緣孫文像的兩邊各有一面旗,右邊是國旗,左邊呢?中國國民黨黨旗!國立大學又不是黨校,為什麽要讓黨旗來湊熱鬧?如果需要黨旗增添光彩,為什麽其他的合法政黨,例如中國共產黨、青年黨、民社黨等連邊都沾不上?所以中國國民黨自始就是一黨專政、黨國不分,又增加一個証明。


(圖1/作者提供)

      1928年國民政府為了補強車輪旗的合法性,又頒布〈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條文中特別訂出國徽與國旗的形狀與各部份的尺寸比例,附帶的用意似乎是要辯解:黨徽與黨旗在圖案上雖然也都是國徽與國旗上的「青天白日」,但有不盡相同的尺寸比例。也就是,國徽中的白日光芒是「五短身材」,不似黨徽中的光芒延伸觸及青天邊緣(見圖2),所以若把國徽和黨徽視同一物,「需要調整老花眼鏡度數」(這句是我加上的「假訊息」)。我最近請教一位專利權專家:如果國徽與黨徽分別是兩家企業的商標,但差異這麽小,會不會引發兩造互告剽竊侵權?他說不回答假設性問題。可是我還是期待有朝一日,中國國民黨勃然大怒,把「中華民國政府」一狀告上智財法院,指控國徽與他們黨徽的設計有99% 的相似度、國旗的局部畫面與他們的黨旗也有99% 近似,涉嫌嚴重抄襲。這樣一來民進黨政府「不得不」修憲改國旗,不是歪打正著、皆大歡喜?(怎樣?有夢最美不行嗎?)

(圖2/國徽及黨徽比較圖)

      經過〈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的合法化之後,蔣介石對這面國旗不太光彩的過往可能還是耿耿於懷,要進一步鞏固其正當性,想到乾脆把這面國旗入憲綁定,以絕後患。所以1946年底藉由國民政府的「制憲國民大會」,在《中華民國憲法》第6條明文規定:「中華民國國旗定為紅地,左上角青天白日」。且不論這面國旗「先上車後補票」的案底,即使其後將國旗的款式入憲,但對台灣而言,這部憲法本身不比國旗好到哪裡去。該次制憲大會的代表總共 2,050人,選自「台灣省」的只有18人,台灣「民意」的比重不及百分之一,這樣的憲法及其所規定的國旗能有多少正當性?更荒謬的是,這部憲法自始只有在台灣選擇性實施,這面國旗如今也只能在台灣拋頭露面。從蔣介石敗逃來台,已經超過七十年「見不得世面」,還要「ㄍㄧㄥ」多久呢?

作者:
陳師孟 於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