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市府濫給「好心肝」疫苗的法律責任/黃帝穎

595

      今年6月8日臺北市「好心肝診所」爆發私打千劑疫苗,社會質疑特權插隊,引爆眾怒。事後柯市府調查,診所施打對象大部分是所謂「志工」、非一到三類醫事人員,違反〈傳染病防治法〉,因此開罰新台幣$200萬元,並取消疫苗合約資格,相關人員送市府政風處調查。

      「好心肝」憑何獲得柯市府配發千劑疫苗?尤其當時「台北市醫師公會」聲明尚有五千位醫護未完成疫苗接種,特權疫苗令人心寒。除了「好心肝」有法律責任,柯市府同樣也應負起法律責任。更何況,媒體質疑北市府在和「好心肝診所」簽約之前,即提供疫苗施打,如果屬實,刑責相對更嚴重!

      這不只是北市府給「好心肝診所」行政罰$200萬元的行政責任問題,因為北市府若未完成合法授權特定診所施打公費疫苗的程序,便將公費疫苗供其施打,依據〈貪污治罪條例〉的「圖利罪」規定,不論是否主管業務,只要公務員明知違背法令(依〈傳染病防治法〉不該任意提供疫苗給他人),而圖他人利益(「好心肝」獲得顯高於造冊的千劑疫苗拿去做公關接種),即成立「圖利罪」,得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柯市府相關人員涉及公務員「圖利」罪嫌,無庸置疑是刑事犯罪的範疇。

      另對「好心肝」這種基層診所而言,若未與北市府先完成法定簽約授權程序,逕行提出施打人員名冊,要求市府提供一定數量公費疫苗予「志工」施打,此行為涉犯「業務文書登載不實」的偽造文書罪,目前已有北檢分案偵查。

柯市府高層在好心肝事件的法律責任

      台北市議員簡舒培揭發「台北市衛生局line群組」截圖,指向副市長黃珊珊在「好心肝」事件的角色。黃珊珊隨即於今年7月1日召開市府臨時記者會回應,但卻留下更多疑點。律師出身的黃副市長在記者會上為己辯護,卻明顯有如下四大謬誤:

一、中間友人Ben的角色不會影響犯罪成立

      柯市府千劑疫苗圖利「好心肝」違法接種,透過中間人與否根本不影響犯罪成立。黃珊珊辯稱,去年在龍山寺參加一場活動,這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好心肝診所」的許金川院長見面,6月6日收到許金川透過友人Ben轉傳的訊息,但堅不透露Ben是誰,引起各界猜測。

      但事實上,黃辯稱透過友人轉達訊息,與圖利罪成立要件根本無關。只要明知違背〈傳染病防治法〉,仍提供疫苗讓「好心肝」拿去接種「志工」,獲取公關利益,即成立圖利罪。至於透過哪位友人轉達或本人接洽,根本無關宏旨。

二、黃副市長稱因病住院休養,致沒看手機訊息,所辯欠缺客觀證據

      黃珊珊辯稱,6月8日早上朋友又轉來許金川的訊息,指他已拿到疫苗,但當天她沒看訊息,因為6月3日至8日「身體有狀況,晚上都在仁愛醫院休息打點滴。」然而,通常辯稱無法看訊息者,應是重病或特殊疾病,並應出示通聯紀錄或手機內容佐證該時間點確實未能閱讀或接收訊息,訊息有看沒看,不是自說自話,應拿出客觀證據,否則難認可採。

三、市府衛生局長在衛生局群組截圖中點名副市長,黃辯稱不知道許院長為何要向她致謝,這種托辭違反經驗法則

      黃珊珊辯稱她有向友人表達,不明白許金川為何要謝她,她根本沒有幫忙,壓根也沒告訴衛生局,絕沒有幫忙要疫苗。但黃副坦承接到許透過友人請託,衛生局群組截圖中,局長也明指許金川要謝謝副市長,按常理,副市長如果真的沒介入,應隨即在群組公開澄清或至少向局長澄清。怎會在東窗事發後,辯稱不知道為何院長要謝她?這種辯詞明顯違反經驗法則。

四、黃副又稱她做過民代,所以不會違法,此辯詞更是荒謬

      黃珊珊辯稱說她當民意代表20幾年,事情合不合法、能不能做,「內心都有一把尺」,不會要求官員去做違反規定的事情。這種辯詞真的是匪夷所思,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擔任過民代跟會不會違法,根本是兩回事。到底有多慌亂,怎麼會如此為自己辯護?看看民代出身的馬政府前政院秘書長林益世、前馬辦主任台北市議員賴素如,均涉貪判刑入獄,民代涉貪屢見不鮮!

      綜上,「好心肝」事件已從基層公務員燒向高層。診所違法特權施打疫苗,截圖可見市府高層知情,卻將責任推給衛生局基層人員,不只不道德,更涉嫌共犯切割。至於牽涉副市長的對話被截圖流出,足認衛生局基層公務員開始自保,截圖提供給議員公開,最大的意義是:柯市府別想找基層公務員當「余文」。由於「圖利罪」是五年以上徒刑的重罪。被指示扛罪的基層公務員未來面對法律究責的話,還可考慮〈證人保護法〉第14條的「污點證人」規定,可受減免刑責的保護,這是「好心肝」案可能發展的方向。

作者:黃帝穎律師
綠逗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