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的滋味/難道

197

      小時候家住台灣南部,端午佳節家家戶戶都忙著包粽子,處處飄揚粽子的香味,最想念媽媽親手包的粽子。不似現在,家庭的廚房都設在外頭,今天吃Food Panda,明天吃Uber Eats,尤其 COVID-19病毒肆虐下,人們整日窩在家裡,幾乎不外出用餐,外賣送餐服務大行其道。

      台灣南部的粽子和北部的粽子不太一樣。北部的粽子是用油將米飯、內餡等一起炒熟後,將所有的內料,用竹葉包起來,再用蒸籠或電鍋蒸熟了,粽子呈現厚重的金黃色。蒸好的粽子,一串串掛著,底下鋪幾層報紙,接住從粽子上滴落的油脂。

      南部的粽子,先用生的糯米、油爆小蝦米、油爆蔥頭、香菇和著花生當基底料,裝在竹葉裡。然後,加上熟的三層肉塊、鹹鴨蛋等內餡,再覆層基底料綁好,下鍋用水煮至熟透。這種粽子,呈現糯米的白色,起鍋後也是一串串掛著,但是滴著水待涼。所以,從粽子串滴油或滴水,就可以判斷是南部粽,或北部粽。

      南部粽子黏糊糊地一團,尤其粽子冷了的時候,總是緊緊黏住粽葉,得費一番功夫,才扒得開粽子與粽葉。相比於北部粽子,南部粽子清淡無味,吃的時候得要沾點醬油、辣椒醬或甜辣醬佐味。

      而北部粽子則是味道濃郁,如同油飯包在竹葉裡。一打開粽子,不會黏粽葉,甚至散開呈炒飯狀,整個粽子油滋滋地,材料變化較多樣。除同樣有糯米、花生、肉塊、鹹蛋外,通常有名貴的食材,例如:干貝、栗子,甚至鮑魚和魚刺也有。吃的時候,通常不沾醬,打開粽葉,就可以食用。

      在台灣更南端的外婆家鄉,包粽子所使用的粽葉,不是竹葉,而是用長得低矮的月桃葉子。月桃葉子肥厚寬大,包一顆粽子,只要一張葉子,不像一般的竹葉粽子,需要用到兩張竹葉。而且月桃葉子不容易破,耐水煮。

      月桃葉子有種特別濃郁的香氣,喜歡這味道的人認為,粽子得有月桃葉味道,才是粽子,我稱為「家鄉味兒」。不愛月桃味道的人,或不習慣的人,稱為「臭味兒」,我也不反對。總之,印象中好吃的粽子,是用月桃葉包著,水煮的南部粽子,月桃葉味沾著醬料,就成了幸福的味道。

      平日吃不到自己包的粽子,市場裡也有專賣粽子的攤販。這些粽子有相同的特徵,就是粽子裡頭的花生特別少。因為花生比糯米貴得多,為了節省成本,粽子裡花生,零零星星少得可憐,吃起來總有不痛快的缺憾。

      有一年的端午節,我跟媽媽說:「我喜歡吃粽子裡的花生,可不可以花生多包一些?」於是媽媽特別為我,包了一串花生較多的粽子。這串粽子是我有生以來,唯一吃過,花生比糯米多的粽子,以前沒有吃過,以後再也沒有吃過。而且,那是月桃葉口味的粽子,我滿懷希望地打開月桃葉粽子,立刻大快朵頤。

      說實在的,這個花生含量特多的粽子,不怎麼好吃,因為花生太多了!滿口都是花生的粽子,咀嚼著都能從鼻孔噴出花生,吃多了還真有點噁。

      不太記得,我跟媽媽說粽子不太好吃後,她是怎麼的反應?反正那串花生多的粽子,全部都吃落肚腹。只是四十年後,憶起這串花生多,月桃口味的南部粽子,除了明白,凡事都當適可而止,過猶不及,也突然明白媽媽對我真好!

      小時候都覺得媽媽疼愛小弟,因為小弟愛撒嬌,常常膩著媽媽;也覺得媽媽特別疼愛姐姐,因為姊姊功課好,從小到大品學兼優,讀師範大學畢業後,當高中老師,一生順遂,從沒讓父母親操過心。

      只有自己求學時,跌跌撞撞,時好時壞,就是不曾大好過,叛逆的青春期,偶爾就給家裡,惹出點麻煩,也算刷存在感吧。唯獨這串花生多粽子,讓我在幾十年後,體會到母親對我,無條件的愛,無條件的付出,就跟上帝一樣,不論我們多不成才,他都無條件愛我們,就像有月桃味道的、花生多的、南部粽子,雖不太好吃,卻有被愛的滋味。

作者:難道
苦難世界,文以載道。
年過五旬,屏東眷村出生,高雄閩社長大,嫁在台北。 祖傳三代基督徒,目前第一代,願能用文字帶出上帝的祝福, 讓人得盼望、安慰與造就,也讓平安歸於上帝所喜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