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徽、黨徽、會徽/陳師孟

413

      看到這個題目,你或許會暗罵一句:「又是國徽、黨徽什麽的,你有完沒完呀?」不怪你,我在上個月已經連寫兩篇文章,指出蔣介石的中國國民黨與希特勒的德國納粹黨,用盡奥步變黨旗為國旗、變黨徽為國徽,真的是黨國不分的難兄難弟,值得泛藍陣營警惕,也值得其他所有台灣人永誌不忘。這一次不是要炒冷飯、打第二劑加強大家的「免疫力」;請注意,題目中多了一個「會徽」,所以別錯過。

      這一段日子的新聞焦點都在「東京奥運」,台灣選手屢屢得牌,令國際刮目相看;但許多朋友看到頒獎台上升起「中華奥會」的「梅花旗」、聽到「中華台北」的「國旗歌」時,都混身不自在,我們台灣被迫套上的「國名、國旗、國歌」都是刻意「去台灣化」的外來種,連一些國際媒體都搞不清楚怎麽回事。眾所周知,眼前這個情況主要是國際體壇接受中國政權霸凌所致,也是兩蔣悍然拒絕「一中一台」所致,以致「中華奥會」在1981年3月23日與「國際奥會」簽下了〈洛桑協議〉(Lausanne Agreement),雙方約定我們日後只能用「中華台北」(英文名稱的正確翻譯是「中國的台北」)代替國名參賽,在同日,也審核通過以「中華奥會」的會旗代表我們的國旗。只不過會歌卻莫明其妙遲至1983年6月1日才另行提交通過,乃是以國人耳熟能詳的「國旗歌」曲調,做為選手得牌升旗時的背景音樂。自1984年洛杉磯夏季奥運起,台灣參加國際體育賽事就必須忍受這個「列強」訂下的「不平等條約」,直到今日。

      日昨在「新頭殼」(2021.08.01)上讀到呂秋遠律師的臉書貼文,指出奥運會場上播放的只是1933年黃自作曲的「國旗歌」旋律而已,其實國際奥會通過的歌詞,是1983年由中華奥會秘書長張彼得自行改寫而得,都是些歌頌奥林克匹精神的字句,與1929年梁得所先生作詞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歌〉毫不相關。可見當年會歌版本是因為歌詞的政治色彩被刁難,導致延後兩年重寫才放行,反映出兩蔣的一意孤行,使中華民國由世界五強淪落為國際孤兒的政治現實。這個解釋另有兩個佐証:首先,在中華奥會官網上有關會歌部分,只列出作曲者、編曲者、與演奏者,作詞者則「被消失」,如果私底下你要唱「山川壯麗、物產豐隆,⋯⋯」,不是我們的意思。其次,本屆東奥另一個以該國奥會具名的代表團「俄羅斯奥會」,也有類似的會歌爭議,該團原先以一首二戰時期的俄羅斯民謠「葛茱夏」(Katyusha)送審,內容是一位俄羅斯女子寄語從軍的愛人要為偉大祖國犧牲奉獻,與〈青天白日滿地紅歌〉異曲同工,是一首標準的愛國歌曲。結果被國際奥會以「歌詞直接指涉俄羅斯」為由駁回,不得已改用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yotr Tchaikovsky)的第1號鋼琴奏鳴曲為會歌,只有旋律、沒有歌詞,這才過關。

      但呂律師除了無奈地說:「好了,不要再說奥會播放的是國旗歌了;那不是國旗歌」之外,緊接著又說:「那也不是國旗」,順便帶過的這句話其實更有值得玩味之處,也是本文的重點。

      沒有人會誤認中華奥會的「梅花旗」是國旗,但是仔細瞧瞧這面會旗(圖1),外緣的五瓣梅花除了包容奥運五環之外,另有一個眼熟的標幟,就是「青天白日徽」,也就是中華奥會的「會徽」。我們在前文已經詳細考証過,中華民國國旗上的「國徽」與中國國民黨黨旗上的「黨徽」也都是「青天白日徽」,兩者大同小異之處只在十二道白色光芒的長度不一,國徽的光芒矮胖、只到藍底過半之處,而黨徽的光芒瘦長、觸及藍底的邊緣(圖2)。詭異的是,中華奥會官網上展示的會徽既不是國徽、也不是黨徽,因為白日光芒的長度明顯介於兩者之間。


(圖1/中華奧會會徽。 圖2/中國國民黨徽)

      我們知道,國徽與黨徽所以長得像雙胞胎,因為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顯性基因;那麽中華奥會的會徽難道是給人寄養的「老三」嗎?答對了,不客氣地說,一直以來中華奥會都是國民黨一手掌控的「附隨組織」,只不過政黨輪替以後,中華奥會也不得不採取低姿勢,力求改變形象。你或許會為它叫屈,當初會徽選擇使用「青天白日」,應是為了保留國家的意象,與政黨無關。答錯了,我們只要看看〈洛桑協議〉的原始文件,就知道在1981年時會徽中「青天白日」的真面目(圖3)。圖中上方是會旗、下方是會徽,十二個白日光芒的三角都清楚觸及藍底邊緣,當年送審通過的會徽是如假包換的黨徽,黨國不分的事跡又添一樁。


(圖3/〈洛桑協議〉原始文件,連結:由此去

      現今使用的會徽究竟何時被偷天換日,中華奥會當然不會敲鑼打鼓、昭告天下。我們在該會官網上的「會旗」說明中,注意到幾句話:「請注意,白色三角形尖端未碰觸藍色圓形邊緣」,似乎在說,好佳在我們這個離黨徽還差一點啦;如果你不懂「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這就是。如果你像我這種英英美代子,無聊到再去查閱中華奥會的維基百科,又會發現一段突兀的提醒:「須特別注意的是,依據1981年中華奧會與國際奧委會所簽定的〈洛桑協議〉,國際奧委會承認的會徽中所使用的青天白日徽,白日的比例並非中華民國國徽標準,亦不是中國國民黨黨徽標準,而是介於兩徽之間。」但原始的〈洛桑協議〉中,分明就是畫好畫滿的黨徽,不容睜眼說瞎話;何況即使光芒真的半伸半縮、可長可短,會徽也似忽胖忽瘦、非黨非國,但專用曖昧模稜來唬外行人,正是中國國民黨從來的賤招,害我差點把「維基百科」也當做該黨的「附隨組織」。

      2017年台灣舉行了一次「東奥正名公投」,結果反對者居然過半,小英總統和民進黨的消極坐視當然無可卸責,但也可能有部分原因是,大家以為中華奥會使用的會名、會歌、會旗、會徽等,多少反映了台灣的國家地位,不幸,真相往往是醜陋的。呂律師文章末尾大力呼籲國人下屆奥運支持台灣正名,並更改會歌會旗,近日報載紀政女士也宣示要推動另一次奥運正名公投,這才是唯一能徹底打破國人「自我麻痺」的正確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