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華台北」到「中華台灣」─ 疫情中的省思/張德欽

465

      由於病毒傳播不分藍綠,防疫如同作戰,過程中個人無法獨善其身。歷經 COVID-19病毒的肆虐,讓生活在島國的 2350萬人民,終於體會到「群體免疫」的重要性,從而凝聚出「島國一命」超越藍綠的群體意識。

      當大多數人民堅信「中華民國/台灣」(各表)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也醒悟島國才是家人,親友安身立命之所在。則如何消弭各種病毒於國境,如何戳破「一中謊言」於國際,將成為島國人民一致的使命。

      觀之前幾個月,本土疫情出現破口,確診人數飆升,進口疫苗緩不濟急,國產疫苗信心不足,讓中共見到「以疫謀統」的機會,於是在國際上極力阻擋我國疫苗採購,在島內透過親中勢力,抹黑日本捐贈的 AZ疫苗,並質疑國產疫苗的效力,企圖逼迫政府採用中國製造的疫苗。眼見民心浮躁,社會秩序岌岌可危,所幸政府內外相關主管機關,將士用命,日本、美國、與立陶宛及時贈我疫苗,並在疫情指揮中心有效的控管下,疫情已經緩和下來。同時間又在政府授權民間愛國企業與團體,遵循國際貿易規則,透過地區總代理,向德國原廠購得 BNT疫苗,穩定民心,最終未讓中共計謀得逞。此一關鍵的「戰疫」,又讓吾人體悟出,當人民的生命安全為國際政治因素所困時,只要人民的意志夠強,企業的影響力夠大,是可以讓大國霸權知難而退的。

      當下 COVID-19變種不斷出現,各國疫苗研發如火如荼進行著,國際地緣政治情勢亦悄悄在改變。台灣位居民主陣營的前線,又具備強大的半導體供應鏈,已經成為全球民主聯盟不可或缺的一員,卻也因此而成為中共一直虎視眈眈的目標。台灣已被推上地緣政治的浪頭風尖,必須乘風破浪、勇往直前。我輩台灣人多數從未經過戰爭的洗禮,這回碰上世紀病毒,有如遭遇第三次世界大戰,對台灣的命運而言,既是危機也是轉機,就看台灣人民如何選擇自己的政府,並監督其應做的。政府力有未逮的,就先由民間來推動,這其中包括所謂的「正名運動」。

      由於「一中謊言」長年以來已經積非成是,國際社會講究個別國家利益;強國無意跟中共翻臉,弱國無力拒絕中共的利誘。因此在國際現實上,「一中原則」非我政府主觀所能否定,只能因勢務實結交友我國家,以俟時機破解。

      然而在等待時機之時,還是有些動作是可以操之在我的。首先,政府應該立即去除所有涉及「Chinese」、「China」意涵的名稱與符號,以免混淆國際視聽,同時經由公民投票決定新的名稱。雖然使用「台灣」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事情,然而囿於總體國民不同年齡層之間,在成長背景、文化素養、民主經驗等各方面必然存在的「代溝」,當前全國國民所能發揮的「世代能量」或許仍有待培養統合,立即以「台灣」做為國名,恐怕難以一蹴而及。

      吾輩若要善盡世代責任,現階段宜於積極推動以「中華台灣」(Chung-Hua Taiwan) 代替「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參與國際組織與賽會,才能期待獲得多數國人的共識;有了強大的民意當後盾,才能抗衡中共的阻撓。蓋「中華台灣」一則呼應〈奧林匹克憲章〉第四章第30條之規定:各國家奧委會名稱,必須實際反映其國土範圍及其傳統,而「中華」可以反映我們的文化傳統,「台灣」就是代表我們的領土與人民。再者,「中華民國台灣」當下已是國內最大公約數,是以用「中華台灣」取代「中華台北」立足國際舞台,是恰如其分、阻力最小。最後,島內外部分人士口口聲聲「中華民族復興偉大」所隱含的「中華中國」概念,改以「中華台灣」亦能在「去中國化」之餘,給予適度回應,因此應是過渡期我們「維持獨立現狀」的最佳選擇。

      提出這個意見,是想善盡吾輩台灣人在理想與現實無法兼顧下的「世代責任」;至於未來世代若要制憲為台灣正名、完成國家正常化,或在中國民主化之後與對岸共組「中華邦聯」,島國人民有權透過民主程序決定之,是無庸置疑的。

編按:本文為作者個人意見, 值得提供讀者參考討論。

作者:張德欽
永遠支持台灣主體為立場。來自台南東山,東山一帶原屬哆囉嘓社群(平埔族之一),千百年來活動的地域,荷蘭人來到台灣之前,族人樂天好客,喜愛飲酒唱歌,每每追逐著梅花鹿群,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作者無限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