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知道的翁啟惠蒙塵經過/張德欽

661

      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因於2016年2月浩鼎生技公司新藥OBI-822疫苗解盲時,以技術創作人身分發表解盲觀點,認為有效率達80%,「單純從疫苗研發的角度來看,因為只要病人有產生抗體免疫反應,它就算成功的。」然而特定媒體卻惡意解讀為「解盲失敗」,翁是為浩鼎護航。這個消息不但造成浩鼎股票連續下跌,更使翁被疑涉嫌受賄並炒作股票。2017年1月翁遭士林地檢署以「違反貪污治罪條例」起訴,同年7月監院引用檢方未經公開辯論的起訴內容,通過彈劾並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現改為懲戒法院)。

      由這段經過可知,翁案的起源就是那次的疫苗「解盲」,而所謂「解盲失敗」,則明顯是特定媒體蓄意誤導視聽的。事後我們慢慢得知,該OBI-822疫苗經「世界腫瘤學會 (ASCO)」試驗結果,施打後有產生抗體的病人呈顯著療效。以下我們轉載監察院的「彈劾案文」中,翁啟惠在解盲前後的發言部分,「解盲」是否真的失敗應不難判斷:

2016年2月21日下午,浩鼎公司發佈重大訊息:OBI-822臨床試驗解盲初步數據顯示,雖本試驗尚未達到主要療效檢驗終點 (primary endpoint),但證實施打該疫苗之後,有80%以上的人能夠產生抗體,且對能產生抗體的族群有非常顯著的臨床意義。

翁啟惠在解盲前受訪指出:「如果解盲失敗,也別急著灰心,設計疫苗的途徑有很多種,科學理論上可行,只是設計疫苗的方法上還需要調整,醣分子治療癌症仍是大有可為。

解盲後再指出:「試驗結果『非常成功』,對於OBI-822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對抗乳癌的治療疫苗仍信心十足。根據臨床試驗數據,有超過八成的病患有免疫反應,是前所未有的,各界應正面看待。」

      約一週後,翁啟惠再度提出說明:「個人對於疫苗臨床試驗解盲的發言,其目的是在傳遞正確的訊息給民眾,並非特別挺某一家公司」;又說:「我沒有購買浩鼎的股票,而是單純從疫苗研發的角度來看,因為只要病人有產生抗體免疫反應,它就算成功的。」

      所幸2018年12月,士林地方法院以檢方草率起訴、且事件查無對價關係,判翁啟惠及浩鼎張念慈等無刑事責任,全部無罪;俟後士檢亦自知理虧,放棄上訴,翁遂無罪定讞。

      翁既獲法院在其「刑事犯罪」部分還其清白,乃再就其「行政違失」部分向監察院提出申訴。2019年3月「監察院訴願審議委員會」針對翁有無「未依法據實申報財產」,議決翁之申報義務不及於子女財產,故無財產申報不實之情事,並撤銷「監察院亷政委員會」對翁的行政裁罰,國稅局隨而亦撤銷翁的「逃漏贈與稅」罰鍰裁定。

      惟司法院公懲會仍於同年4月以翁「借名持有浩鼎股票」,認其確有「財產申報不實」。復以翁「未揭露中研院技轉利益衝突」情事,判決應予「申誡」。之後翁兩度向公懲會提請再審,皆一再遭駁回。

      回頭看翁「借名持有浩鼎股票」的罪名,必須慎重釐清真相。翁啟惠本人未有浩鼎股票,但女兒的確持有,也因此檢方一開始指控,股票係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為取得中研院授權醣分子疫苗技術,做為行賄翁啟惠院長之用,這成為檢方以貪汙罪嫌起訴翁的主要理由。此事繼而又被監察院查案委員認定為翁「借名持有」,故有違「公務員財產申報辦法」,而成為翁被彈劾申誡的主要理由。雖然最後法院與監院訴願會都已經判定各該理由不成立,照說翁的名譽應可立獲洗刷。卻因翁先前以創作人身分發表OBI-822疫苗解盲的見解時,曾公開表示他自己沒買浩鼎股票,但未指出他女兒擁有浩鼎股票,以致翁的誠信受到質疑,經有心人士煽風點火,社會大眾不求甚解,監察院及公懲會更見獵心喜、推波助瀾,成了不折不扣的「曾參殺人」。以下轉載翁在法院「刑事陳述意見狀」有關女兒如何持有浩鼎股票的說明,對事實真相就一目瞭然:

我由於研究及公務繁忙,而且對於投資不很熟悉,因此我接受多年友人及在美創業夥伴張念慈之建議,於98-101年間,陸續以家庭信託基金委託張念慈,為女兒購買1460張浩鼎股票。之後在浩鼎興櫃前,母公司 Optimer釋出浩鼎股票,當時張念慈希望包括我在內的三位 Optimer創辦人各認購3000張以示支持。由於創作人購買使用自己技術公司的股票,在美國是常態,且我國「科學技術基本法」也不禁止發明人擁有被技轉公司的股票,再加上認購價格與其他100多人─包括浩鼎創辦人及員工─完全相同,我認為他的建議非常合理,也覺得應該支持。而由於我當時已經擔任中研院院長,擔心由我投資會造成股市話題,所以才將此認購機會讓給我女兒,並協助居住美國的女兒開戶並與太太接受女兒授權處理其帳戶。在資金的來源上,原本可以出售家庭信託資金之前所購買的 Optimer股票來支付,但當時 Optimer與 Cubist公司商談併購,為了避免有內線交易的嫌疑,不便處分 Optimer股票,加上時間緊迫,因此由張念慈協助先墊款給女兒繳付,但也很快於102年1-3月間,即處分原本替我以家庭信託基金投資的浩鼎股票舊股來清償這筆支出。詳細金流及買賣過程,張念慈、周朗秋等證人已說明非常清楚,絕對是合法的事實。

      翁啟惠深覺公懲會不能還其公道,改向監察院陳情,蔡崇義、王幼玲、趙永清三位監委乃以「翁案原彈劾事由已有改變,但原查案委員發函公懲會並未包括新事証在內」為由,重新撰寫新版調查報告,至2021年3月10日獲監察院「司法及獄政委員會」通過,表示監察院自2019年起,訴願會已經三度確定翁「並無不實申報財產」,廉政會也二度確定翁「並無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當初受到監察院彈劾、移送公懲會申誡的基礎確實已經改變,翁可以再向懲戒法院聲請再審。詎料之前彈劾翁啟惠的唯一跨屆監委王美玉居然發表不同意見,指翁並非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而是違反〈中央研究院科技移轉利益衝突處理原則〉,未揭露技轉業務可能發生的利益衝突情事,這種「沒魚蝦也好」的套路,一聽即知是「欲加之罪」,但對唯我獨尊的懲戒法官而言,卻深獲其心。

      因此翁之後雖然依據其他監委的報告向懲戒法院聲請「新事証」再審,最後仍在2021年5月19日遭駁回。針對王美玉監委指翁違反〈中研院科技移轉利益衝突處理原則〉,事發時擔任中研院智財技轉處長的楊富量博士,曾於2021年7月7日出具陳述書一份,說明當年中研院技轉浩鼎公司案的承辦者為中研院智財技轉處、決行者為副院長,證明翁從未參與整個授權技轉過程,何況翁也未從業者浩鼎取得任何有形或無形的利益。如前所述,翁的女兒持有浩鼎股票是在2012年,係翁啟惠用家庭信託基金,以 Optimer股東認購 OBI-822技轉案衍生的浩鼎公司股份贈予女兒所持有,此與2014年中研院技轉浩鼎的時序顛倒,可見所謂的「未揭露中研院技轉可能的利益衝突」,根本不存在。此外,浩鼎的股票內線交易案,經士林地院認定檢方證據力不足,判決浩鼎高層五人全部無罪,高院亦維持原判。此案翁雖非被告,但結果亦可佐證翁啟惠並無利用技轉案炒作股票。凡此種種足以証明,翁啟惠係遭受特定媒體、少數檢察官、個別監察委員、甚至特定政黨高層等一連串的迫害,不但傷害了翁個人的身心與名譽,也重創了台灣的生技產業,是國家的一大損失。

      最後,翁啟惠為了自己的清白,2021年6月8日再度以「新事證」向懲戒法院提呈再審上訴狀,要求法院傳訊當年負責「中研院技轉浩鼎」的智財處處長楊富量出庭作證。翁並於7月2日向監察院提呈「陳述書」,監察院乃於7月26日發函給懲戒法院提供其參考,謂「在法制上自應使上訴人得透過司法救濟程序,破除因該彈劾案所受之懲戒處分」。不出所料此事又引發王美玉大表不滿,指控其他委員「干涉(她獨佔的)翁案」,而其幾次函覆懲戒機關時,均以不利被彈劾人的口吻,提醒:「監察院訴願委員會雖然撤銷翁的財產申報裁罰,但公懲會判決並不受訴願決定效力之拘束,請公懲會本其權責依法判決」,表面很懂法律、很重法治,其實深怕懲戒機關會改判。如此濫權行徑,顯示其毫無知恥自省的能力。

      吾人真誠希望懲戒法院能夠依據新版監察院報告所稱「原確定判決的基礎確實已不存在」,秉持法治國原理,毋枉毋縱,作出合情合理的判決,註銷翁的「申誡」,讓翁以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台灣科學家身份,角逐舉世尊崇的諾貝爾獎。

作者:張德欽
與翁啟惠院長為南一中的同屆同學。永遠支持台灣主體為立場。來自台南東山,東山一帶原屬哆囉嘓社群(平埔族之一),千百年來活動的地域,荷蘭人來到台灣之前,族人樂天好客,喜愛飲酒唱歌,每每追逐著梅花鹿群,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作者無限嚮往。